BRAND名牌誌/林嘉綺。為愛傾我至誠

▲LA PERLA 蕾絲長袖洋裝 價格請店洽 ALL BLACK 素面過膝黑靴 NT$5,980 PAULE KA 白色袖扣套 價格店洽 髮箍 私人提供

採訪&文╱Dulcie‧執行╱Shelly‧協力執行╱Candy 妝╱盧希姮‧髮╱于真‧攝影╱Blue‧側拍攝影╱Dean

「現在最好。」以前她總是等著聽,上台前,秀導倒數的聲音,如今她等著聽, 家的聲音。作為台灣少數走過國際大秀的超模,林嘉綺結婚生女後, 面對鏡頭,依然氣勢十足,眉宇間卻多了幾分甘於平凡的溫柔。

愛在為愛飛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的眼神流露,浮光都是雲。人總是在愛上一個人之後,改變自己的命運。

2011年,曾經風光地在伸展台上、走過一代傳奇服裝設計大師Yves Saint Laurent退幕秀的林嘉綺結婚了。

為什麼愛上先生Michael黃麟書?又為什麼決定嫁給他?「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時機點,那時候的我就是覺得,差不多了,我很想穩定下來,我想要當一個人的妻子、想要當媽媽了。」

因為Michael的健身器材事業領域橫跨美國與台灣,林嘉綺於是也隨著當起了空中飛人,現在他們一家人有一半的時間在美國,一半的時間在台灣,「其實我自己倒是很習慣飛行,因為長年以來模特兒工作的關係,飛行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

生命裡有幾個身分,像線一樣拉著我們,從名模走向妻子、再走向母親的角色,林嘉綺說,一切都是因為愛,「先生在哪裡,家就在哪裡,我們不會單獨離開彼此。」

在遇見Michael之前,獨立的她沒有多想,有一天會為愛走天涯,「對我來說,和相愛的人一起生活是很自然的事,但我母親確實很捨不得我。」

還沒有結婚之前,通告滿檔的林嘉綺忙碌於工作,「還記得媽媽說,就算我在台北,都很難看到我,現在我得去一個那麼遠的地方,媽媽不捨地問說,一定要嫁他嗎?」

從媽媽的女兒,到現在自己也生下女兒Kuku,林嘉綺直言,每天都很享受身為母親的角色,「我不能說我以前是一個對於人生很有計畫或是多浪漫的女人,當媽媽之前也沒有想那麼多,但Kuku真的讓我覺得很幸福。」

並沒有為女兒Kuku聘雇一名保姆,林嘉綺現在的角色是全職媽媽,「我自己帶小孩,這是我很期待的狀態,擁有一個家,是我心裡藏著很久的夢。」

外界稱她是「伊林一姊」,人前林嘉綺看起來強悍,私下她則吐露感性一面,「因為自己出生單親家庭,我渴望這一天好久了,是一種完整的感覺。」

►我希望天天都是情人節,當然現實和理想會有差距,但遇上他,我很樂意保有浪漫的心。

喜歡你這樣看我

結婚之前,林嘉綺是個樂在其中的工作狂。

「I am good at this!」她說,模特兒這份職業,帶給她很大的快樂和榮耀感,「那就是一種如魚得水的狀態,我不是驕傲,但作為一名伸展台上的女人,我有足夠的自信。」

當時,她沒排工作的空檔不多,林嘉綺說自己是那種不工作的時候可以三天也不出門的人,「我可能一直睡覺或者一次看很多的影集,我不喜歡往外跑,非常宅。」

她繼而笑著說,「因為我的好朋友們都可以在工作的場合遇見,像是化妝師、造型師、模特兒同業這些人,很多人都說我私下不好約,因為我覺得反正我們工作時就能見到彼此了。」

談起工作,林嘉綺展現十足自信的女強人姿態,但就算是名模,也曾在愛裡尋找著或者迷失著。「很欣賞他敢追我的勇氣。」

這段被林嘉綺稱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愛情,讓她決定離開工作狂的自己,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談起自己與先生的愛情故事,林嘉綺直言是個浪漫的故事,「幾年前,我們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他就喜歡上我了,但他當時很胖、工作也不穩定,他並沒有採取行動。」

後來Michael積極瘦身,同時在事業上也表現亮眼,再一次,他以嶄新的形象出現在林嘉綺的面前,「當然心裡會覺得很感動,在沒有見面也沒有交集的這些漫長時光裡,Michael總是靠著報紙還有各種媒體訊息關心著我,妳也可以說,他一直在『讀』我。」

這個努力的男人始終在角落看著他的女神,愛讓他決定要變得積極,彷彿是偶像劇的情節。

就這樣,一個從小生長在美國的陽光大男孩,打動了林嘉綺的心,在Michael告白以後,兩個人決定交往。「我喜歡他的樂觀還有開朗,就算我身邊那時候有很多追求者,他還是十分有自信。」

從穩定交往到成為伴侶,林嘉綺直言自己相信天天都是情人節,「當然現實和理想會有差距,比如很多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事情,但我很樂意保有浪漫的心。」

談起兩人之間愛的禮物,林嘉綺直言,她不在乎這些,「說真的,因為工作的關係,什麼奢華的東西我不曾看過?我也擁有很多貴重精品,對於物質,我其實沒有渴望。」

然而她還是感動於Michael日前神祕地送給她一條雙心項鍊,「他說大的愛心是我,小的愛心是Kuku。」妻子和母親的角色,讓林嘉綺漸漸放下太多自我,「具體地說,我和Michael都在學著融入彼此的世界和生活。」

►擁有一張童真的娃娃臉,林嘉綺的小臉、完美比例讓她曾在國際秀場叱吒風雲。

昨日的明日

她說自己是一個保守又好強的人,「可能很多人會覺得我很酷,但我其實也蠻敢的,所以也許還蠻表裡不一的,就很矛盾吧。」

年輕時的她,根本不知道害怕是什麼,「那時候就是衝了,隻身飛行、語言不通,什麼也不能讓我覺得害怕。」

敢愛、敢追夢,卻又有著嚴謹和感性的一面,東方郝思嘉,是她在我心裡的影像。

180公分高,細緻的小臉,相對於骨瘦如柴的西方外模,她有胸、有臀、有腿,一被發掘後就平步青雲,在台灣名模風剛興起的那個時候,走上國際伸展台的林嘉綺,無疑很風光,也被認為是台灣超模第一人,電視劇、電影圈相繼向她招手。

所謂的模特兒,曾經,沒有人去記得她們的名字或者只說這些女孩們都是幸運尤物,「我想,我們是有條件的幸運,沒這個條件,有運氣,也沒用。」

儘管已經遠離在國外奔波趕場試鏡的歲月,林嘉綺淡淡地說:「在我去巴黎之前,上一波東方模特兒熱,我沒趕上,而奧運前後中國崛起,孫菲菲、劉雯、奚夢瑤這波超模熱,我也錯過了,妳說,我幸運嗎?也沒有那麼幸運吧。」

直言大環境的政治和文化影響著秀場的趨勢,「以前我在巴黎的時候,一個秀只有兩個東方模特兒的名額,而且型還不能一樣,那時候我只要到了一個經紀公司,看到門口貼了一張和我相似的東方面孔的照片,我就會黯然地離開。」

隨著亞洲市場經濟的突出,模特兒的世界也正改變著,林嘉綺說:「很開心看到東方模特兒開始大量地出現在秀台,也很樂見西方對於美的印象和接受度有了改變。」

她繼而說,「我很喜歡當時參與Yves Saint Laurent、HERMÈS大秀的自己,這是一部分的我,然而愛,是我現在的方向,我沒辦法再去拍必須要很長時間在片廠的工作,因為我很享受女兒在睡前和我撒嬌。」

林嘉綺接著又笑著說,「其實是我自己戀棧舞台,捨不得漂亮的衣服和燈光,我先生很鼓勵我復出,我才決定要出來,但工作量不能太大。」

就像《飄》最後,郝思嘉留下這句話:「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過去的華麗記憶,林嘉綺讓它們留在過去,但她知道,如果沒有當年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她,她就不會是現在的自己,走在昨日裡,就是林嘉綺的明日。

只願隱身人群裡

拍攝這一天,天氣又濕又冷,林嘉綺一身黑衣現身攝影棚,她說自己尤其害怕太冷或者太熱,「還好現在不需要長時間工作了,等等就可以收工回去抱女兒。」

結婚以後,因為她和先生Michael兩人工作的關係,一家三口時常飛行,「我們三個人一定在一起。」

面對情人節將至,林嘉綺先是笑言天天都是情人節,「當然還是會有口角,例如我是一個比較行事嚴謹的人,他很隨性,所以剛開始約會時,我真的很不能接受他沒事先和我說,就帶我去海邊。」

然而兩人的相處模式正慢慢地相互調整中,林嘉綺坦言自己現在很幸福,「和老公說話當然要用娃娃音啊,這就是身為女生的權利。」

平時衣著以悠閒低調為主,她說黑色是自己最喜歡的顏色,「雖然我很高,但我其實很希望自己能夠隱身在人群裡、不被注意。」走出鎂光燈,林嘉綺很甘於平凡。

→更多明星專訪,請看BRAND影音專區

女友甜蜜錄下「男友水中鑽戒求婚」 轉身竟沒等到上岸...漂上一具冷屍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