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放浪音樂 馬念先&葛仲珊 LET’S GET HYPER

圖、文/ELLE雜誌

PHOTOS:LOKI TSAI
HAIR & MAKE UP:VINCENT WANG
STYLING:JOYCE CHIEN
TEXT:JUNE HOWELL

誰說奢華要低調?不!奢華就該高調!甫結束「高調虛華」演唱會的馬念先與「糯米糰」再度復出合體,嘶聲力竭唱出八○年代的浮華。而拿下今年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的嘻哈女歌手葛仲珊,以中英文Rap唱出自我個性與Style,男人唱嘻哈沒甚麼了不起,女人唱嘻哈才夠嗆、辣、勁!

馬念先 用音樂說故事

◄藝術家聯名系列刺繡印花西裝、長褲、黑色領結、太陽眼鏡(ALL BY LOUIS VUITTON);黑色露指皮手套(GIULIANO FUJIWA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念先的人跟音樂一直以來給人開心、詼諧並充滿趣味的印象,他認為跟自己的個性有關,水瓶座的他就是喜歡開心,他暢談自己做音樂的態度:「就歌詞內容來說,我比較習慣寫一個很完整的故事,裡面有人物、有場景、有開始、有結束,雖是小故事卻有一個中心思想要表達,我比較不會寫描述一種感覺的歌曲。」

他舉〈三八阿花吹喇叭〉這首歌為例,他說:「其實這首歌的創作靈感來自跟我年紀差不多約40歲的朋友們,無論男女還有很多人找不到另外一半,於是他們開始下班之後去練瑜伽、修佛……等,尋找慰藉豐富自己的生活,可是這些人多多少少心裡有點抱定:『可能這輩子就這樣了。』

這首歌描寫三八阿花下班後去學吹喇叭,他發現老王也會,最後兩個人因此而找到人生另外一半。」看似詼諧的歌曲,原來是有其寓意,鼓勵單身男女不要放棄追求幸福。

馬念先的父親是兒童文學作家馬景賢,姊姊馬念慈亦為作家,但他說自己很不愛看書,開明的父親也讓他盡情玩音樂。問他喜歡用音樂說故事是否受到父親的影響,他說:「多少有吧!小時候父親常說很多故事給我們聽。」

大學組BAND糯米糰玩音樂

回想第一次愛上音樂的感覺,馬念先說:「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喜歡聽廣播ICRT,開始聽一些西洋流行音樂排行榜歌曲,當時只是覺得很好聽,也不知道在唱些甚麼。」高中時買了把木吉他,拜師幾堂課之後,就買了樂譜自己開始摸索玩吉他。

到了大學時期開始大量吸收音樂資訊,當時念淡江大傳的呢大一迎新活動組了樂團表演,之後寫歌參加比賽得獎,正式進入糯米糰唱片時期,順利走紅樂壇,發行多張專輯直到2003年解散。

他談到:「剛出社會的時候,聽眾年紀跟我們差不多,大部分是學生或剛畢業的年輕人,舞台語言很能夠溝通,想說的跟想表達的事情差不多,但是大概過了30歲,就慢慢覺得自己要關心的事情跟聽眾想聽的東西已經不太一樣了,因為聽眾永遠年輕族群,慢慢覺得這似乎不是長久的生涯。」

感受到舞台有時效性,原本各自有人生規劃的糯米糰團員們就各奔東西。

不為自己設限 配樂、演戲樣樣來

樂團解散後,馬念先不為自己設限,不管是為廣告、電影配樂,或是演出電視電影,主持廣播節目,他都當成自我磨練的機會。

近年以電影《海角七號》中的馬拉桑及電視劇《光陰的故事》中的馮拍雄而聞名,從此戲劇邀約不斷,成為全方位發展的藝人。

他談到這中間的成長:「配樂跟接演電視劇給了我很大的啟發,以前比較熟悉流行音樂,因為配樂開始擴大音樂創作領域,包括:兒歌、原住民音樂……等,讓自己音樂的底子變得更深厚。

拍電視劇則讓我心胸更開放,以前台灣做影像有個潛規則,拍電影的人比較瞧不起拍電視劇的人,但是真的進入電視領域,遇到一些老導播或導演,會發現他們用影像說故事的邏輯能力很強,而且分鏡速度很快,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讓觀眾了解故事,令人佩服的功夫,讓我更虛心學習。」

去年糯米糰再次復出,成功開了一場演唱會,今年決定再辦一場,於Legacy舉辦「高調虛華,重回冷戰時代!」演唱會,馬念先談到主題發想:「因為我們都是聽八○年代音樂長大,那是石油危機之後經濟爆炸的年代,也是一個很浮華的時代。

西方流行音樂不論是搖滾、Hip Hop、電子……等傾巢而出,整個八○年代到九○年代中期,整個世界也快速成長,例如:各種高科技產品跟建設……等,是一個人類急速擴張錢淹腳目的時代,看似光鮮亮麗而高調的時代,到後來發現其實很『虛』,我們決定以八○年代音樂為主題。」

反觀現代流行的「低調奢華」一詞,但是他認為奢華怎麼可能低調?決定以「高調虛華」諷刺對應。大聲唱出「低調奢華是偽君子,高調虛華才是真鳥王!」

最後請馬念先推薦最近聽的好音樂,他推薦Mayer Hawthorne以及Justin Timberlake的新專輯《The 20/20 Experience》既流行又時髦,「如果你問我現在最想的秀,我會說是Bruno Mars『火星人』布魯諾,他的現場表演和整個編制跟規劃都非常棒!」

MISS KO葛仲珊 饒舌界鄧麗君

◄格紋蕾絲圖案絲質襯衫(EMMACOOK BY BAUHAUS)、愛丁堡系列格紋翻領外套(CHANEL)、塗鴉鑲飾造型項鍊(TOM BINNS BY CLUB DESGINER)、銀色鉚釘手環(PHILIPPE AUDIBERT BY CLUB DESGINER)、金色鉚釘戒指(PHILIPPE AUDIBERT BY CLUB DESGINER)。

今年甫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的葛仲珊,是台灣首位嘻哈女歌手,正如同她的歌曲〈打破他〉歌詞寫道:「女生饒舌歌手打破他們印象……如果台灣嘻哈有M.V.P.,我就是饒舌的鄧麗君。」

這個神來之筆其實源自一個夢,葛仲珊夢到鄧麗君又夢到他的父親,她想:「如果我是饒舌的鄧麗君,或許爸爸就會接受我,因為他喜歡鄧麗君。」醒來立刻寫進歌詞,也為自己下了一個響亮的註解。

紐約出生 偷轉學音樂第一名畢業

葛仲珊出生於美國紐約的皇后區,父母是台灣人,媽媽是服裝設計師,爸爸任職電腦產業。身為家中唯一的獨生女,父母親對葛仲珊有著極高的期望,希望她能夠當醫生。

但是她對學醫實在沒興趣,背著父母偷偷轉學到Five Towns College學習音樂,還爭氣地以第一名畢業,母親雖然開明,但是父親依然不諒解她走音樂路的決定。或許潛意識仍渴望獲得父親的肯定,才會做了一個關於鄧麗君與父親的夢吧!

堅持做自己的葛仲珊,談起自己的音樂啟蒙,她笑著說:「小時候我的保姆是西班牙人,她非常喜歡聽嘻哈音樂電台,所以我從小就跟著保姆聽嘻哈,跟其他小朋友一直在沙發上跳,讓她很生氣。」對小小年紀的她而言,嘻哈就是一個開心的音樂。

長大後,她第一個喜歡的歌手是Kriss Kross,影響她渴望創作饒舌歌曲的是知名歌手蘿倫希爾(Lauryn Hill)以及吐派克•夏庫爾(Tupac Shakur),「他們讓我知道原來嘻哈音樂可以cross over(跨界),結合不同類型的音樂,有無限可能性。」成為葛仲珊日後創作音樂的靈感來源。

發片前出車禍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2010年,原本在紐約大學研究所攻讀商學的她,休學來到台灣師大學中文。

當時慶城街百貨商圈舉辦了一個饒舌MV比賽,在朋友的建議之下,第一次以中英文創作歌曲〈跟我一起來〉,雖然當時MV只是在百貨公司隨便拍拍,畫質不好也不成熟,但是放上網路之後,卻獲得極大的關注,也意外被現在的經紀公司臺灣獨立音樂廠牌「顏社」相中,決定為葛仲珊發片。

當時母親希望她不要發片,放不下心她一個人在台灣,希望她回到紐約才有家人照應。結果,葛仲珊在籌備發片之際竟然發生車禍斷了下巴,需要一段長時間恢復。母親在那時來到台灣照顧她,極力說服她回到紐約,但是她依然很堅持跟母親說:「等到康復後再說吧!」反而得以延長留在台灣的時間。

2012年正式發行個人首張專輯《Knock Out 葛屁》,今年一舉拿下第24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她在台上高興地說:「我媽媽跟我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終於知道我的後福是什麼了!」

生活化嘻哈音樂 帶給大家快樂

嘻哈音樂情究竟魅力何在?讓她情有獨鍾?「嘻哈音樂很有動力,可以讓你搖頭、讓你跳舞,這就是我創作的出發點,希望帶給大家快樂。」

談起成長之地紐約帶給她的影響:「紐約是一個很豐富的城市,有很多人種,很容易遇到以前從來沒看過的東西。從小出門在街頭看到許多人跳街舞,有時火車上也有,一堆噴漆塗鴉,是我對紐約文化最深刻的一點。紐約影響到我保持開明的態度,接受各種文化,對我來說什麼都不奇怪。」

相較之下,台灣保留了相當多的文化傳統,不同的生活文化也讓她大開眼界,她笑著說:「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多機車,機車上不論是狗狗、大電視……等可以載很多東西,我都不知道要怎麼騎?(笑)對我來說很特別。」

她也對於台灣的捷運感到印象深刻,她說:「台灣的捷運很準時,標示兩分鐘來就是兩分鐘來,大家也都整齊排隊。紐約地鐵大家都擠入口,而且等了20分鐘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會來。」

未來如果有機會回到紐約做音樂,她希望能夠走到幕後為別人製作音樂。

除了做音樂,她也喜歡服裝設計。由於母親是服裝設計師,從小就常跟著媽媽去上班,幫忙為服裝設計圖上色,也曾獲得老闆賞識開發一條產品線。

因此她目前正積極與服裝品牌合作,不久將推出專屬的嘻哈服裝設計。最近同步忙著收歌的她,預計年底會先出EP專輯,明年再發第二張專輯。

稀有的嘻哈女歌手葛仲珊,將在樂壇創造一番新天地。

(BOX)葛仲珊獲獎紀錄:

2012年:Hit Fm DJ推薦年度十大專輯
2013年:Hito流行音樂獎「Hito潛力創作歌手銅獎」
2013年:第24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

想知道更多全球流行資訊,請上WWW.ELLE.COM.TW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