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之地》原文片名有寓意!刻劃你我都熟悉「父親」的故事

韓國的筆記 次長

自2013年意外收看了韓國的綜藝節目後,一腳滑入韓國的世界,透過韓國大..

文/次長

韓裔美籍導演鄭李爍的作品《夢想之地》,是一部關於他童年記憶的半自傳電影。原電影名稱,他以一個對美國人來說相對陌生的野菜Minari(미나리)-「水芹」的韓文來命名,而這種陌生的語感衝突也成為這部電影的一種暗喻。

▲▼尹汝貞《夢想之地》。(圖/傳影互動提供)

▲《夢想之地》講述一家移美的韓人。(圖/傳影互動提供)

《夢想之地》講述1980年代,由南韓移民至美國追尋新人生的一對夫妻,由史蒂芬元所飾演的父親一角,決定賭上所有積蓄、放手一搏,帶上全家人由加州搬移到人煙罕至的阿肯色州鄉下,除了移居外,生命的另一場火花則是因父母親工作無暇看顧小孩,為了省錢決定請遠在南韓的外婆來看顧一對子女。在美國出生的孩子,除了面對移民者心境上的孤單,同時還遇上外婆所帶來陌生的南韓樣貌,對幼小的孩子來說是全新的文化衝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夢想之地》(暫譯,Minari)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史蒂芬元本身就是移美二代。(圖/傳影互動提供)

男演員史蒂芬元身為移民者二代,與片中的兒子成長背景相似,在美國長大的他,英文說得比韓文還好,但他為了李滄東的電影《燃燒》飾演神秘富二代一角,那時苦練韓文,從那時立下的韓文實力,讓他在《夢想之地》中可以用韓文流俐的演出移居美國的父親角色,這點令我十分驚豔!

▲▼《夢想之地》劇照(Minari)。(圖/傳影互動提供)

▲《夢想之地》刻劃了移民者的尷尬。(圖/傳影互動提供)

再者透過《燃燒》那時的採訪,他說:「身為一個移民者,我們就是通過孤獨而連接在一起的!」而出生於南韓,生長於美國的他則坦言作為移民,其實會覺得自己不屬於任何地方而感到孤獨,「你會意識到自己是一個活在中間地帶的人,也會意識到自己是一個沒有國家的人。」他那時是在講述他如何去詮譯神秘富二代角色中的那種孤寂。

▲▼《夢想之地》劇照(Minari)。(圖/傳影互動提供)

▲移美小孩與原生家庭的文化衝突。(圖/傳影互動提供)

但放在《夢想之地》來看,我們能察覺到相通性,這些移民二代們成長於新世界,他們所認知、認同的文化,與父母的原生國家文化是完全不同的,家裡再怎樣守護原生國家的文化與傳統,但在某部分都具有陌生感,在新世界裡視為外來者,但若又回到原生國家,也因文化認知上會被視為外來者的尷尬。

▲▼《夢想之地》劇照(Minari)。(圖/傳影互動提供)

▲父親的角色也是此片描寫的重點。(圖/傳影互動提供)

本片除了要講記憶中的外婆與外婆所帶來的文化衝突之外,我們也看見父親角色的背影。特別是亞洲的傳統父親覺得自己就是家庭的天,為了讓一個家庭能有更好的生活,承擔責任與風險,投入所有的賭注和冒險,與母親為了讓一個家能安穩簡單運轉的要求,夫妻倆時常陷入理想的拉扯與爭執。

▲▼《夢想之地》韓藝璃受到好萊塢注目。(圖/傳影互動提供)

▲韓藝璃飾演的母親角色在片中有許多爭執戲。(圖/傳影互動提供)

《夢想之地》也包含了父親希望讓家能在陌生的土地上,落地生根同時成長茁壯的意涵,感覺這不單是移民者的故事,其實也會是很多人父親曾經的故事,離巢的子女離開故鄉後,如何成就家業的那種心路歷程,只是他去的地方可能會是首爾、會是台北,也可能是美國如此。

▲▼尹汝貞《夢想之地》。(圖/傳影互動提供)

▲原片名在此片有著象徵的寓意。(圖/傳影互動提供)

所以這些故事也成為美國人所陌生的Minari,那些移居的「水芹」。最後如爸爸說的,外婆選對了一個好地方,好好把韓國帶來的種籽,緊抓著美國的土與水,成長成一片美麗的水芹。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次長

自2013年意外收看了韓國的綜藝節目後,一腳滑入韓國的世界,透過韓國大眾文化認識了全然陌生的韓國。2014年末開始以「韓國的筆記」在臉書活動,當時最流行的劇就是《未生》,在100人不到的粉專裡莫名地被稱為次長。看更多請至粉絲團【韓國的筆記】►更多次長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龍山寺暗巷嫩妹排排站 辣露「渾圓雪乳+逆天長腿」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