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奪小金人的意義「小丑」親口說了:大家都在抗衡一件事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當我看見所有《寄生上流》的台前幕後站在台上,接獲小金人時,還以為是在看韓國頒獎典禮,殊不知這一幕確實發生了,但地點不是韓國,而是美國的奧斯卡。

▲▼奉俊昊《寄生上流》抱走奧斯卡最佳影片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寄生上流》抱走奧斯卡最佳影片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陸續續看到許多報導標題:「第一部得最佳電影的外語片」、「第一部得最佳國際電影的南韓電影」等等,突然想起了瓦昆菲尼克斯獲獎致詞中提到的一些事。

他說,有些時候我們自己選擇或是被迫選擇支持某些權益運動當兒,不管是性別不平等或種族歧視,甚至是同性戀者的權益、土著權益、動物權益,其實大家都在與一件事抗衡-「不公正對待(injustice)」

▲▼瓦昆菲尼克斯《小丑》拿下第72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瓦昆菲尼克斯以《小丑》拿下第72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寄生上流》諷刺了南韓最為普遍的階級化生活及貧富懸殊,但是這現象雖然反映了南韓該國最大的injustice問題,卻活生生地在美國,這個階級化問題比較起來沒有非常嚴重的國家,獲得前無古人預測的正面反響。黑色幽默的包裝及結尾的反轉正正戳中美國人的心,因為在推動「改革」的同時,有人諷刺了長久以來已被視為正常的不公正行為。

除了美國,《寄生上流》在其他國家都表現得不錯,正是因為雖然不同國家有不同的文化,但injustice的問題到處都存在著,而且現今人們已不像封閉時代的落後與不吭聲,我們已到了一個能為自己發聲,能為了自己信念而發聲的開明時代。

▲▼電影《寄生上流》超有感5大金句             。(圖/CATCHPLAY提供)

▲《寄生上流》對比貧富差距。(圖/CATCHPLAY提供)

《小丑》作曲家Hildur Guðnadóttir是92年來第一位獲得「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女作曲家,感謝詞中提到了不管是媽媽、女兒、姐姐、妹妹,只要有音樂洋溢於你內心,請一定要說出來。這句話我覺得很微妙,但我更期待的是不用再到處發聲,也有人聽到這話的一天。

我不喜歡奉俊昊導演被形容為「第二位獲得最佳導演的亞洲人」,也不喜歡Hildur Guðnadóttir被稱為「第一位得Original Score的女作曲家」,甚至不喜歡《寄生上流》是「第一部奪得最佳電影的外語片」,我更夢寐以求聽到的是出色導演奉俊昊得了一座小金人,Hildur Guðnadóttir的實力被奧斯卡認證了,《寄生上流》以故事及反諷抱走了奧斯卡大獎。

▲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小丑》(Joker),Hildur Guðnadóttir,希爾杜古納多提瑞。(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小丑》希爾杜古納多提瑞(Hildur Guðnadóttir)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有時候我會想,當大家追隨女權運動之時,為什麼不把範圍擴大,讓它變成平權運動,因為我一直都不喜歡該運動用「女權」冠名。是的,女性不管在哪個領域至今都還是存在著差別待遇,但是與其追隨女性該獲得的權益,不如發起讓兩性能得到公平待遇,至少想著被認證的同時,「男主外女主內」和「女主外男主內」該是相等的。

當奧斯卡製作人把燈光調暗,想要結束典禮時,所有的出席者大聲喊著「Up」,示意製作人給予《寄生上流》的大家更長的致詞時間時,令我感嘆原來電影的神聖終於在2020年的今天,超越了「字幕」。

▲▼ 奧斯卡寄生上流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寄生上流》奪下今年奧斯卡最佳影片大獎。(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Injustice是2020年很重要的一個詞,也因為injustice的存在,我們看見了真正國際化的奧斯卡。

恭喜《寄生上流》,實至名歸。

PS:恭喜瓦昆菲尼克斯!恭喜塔伊加維迪提!恭喜布萊德彼得!


本來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東森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鄭元暢還原《惡作劇之吻》經典橋段 霸氣捧小S臉...直接親下去!!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