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家家揭花3年治療喪母痛「時間是最好的藥」 用《尼尼克》向媽媽說再見

記者蔡琛儀/專訪

家家推出新專輯《我想要的I,Me, Mine》,透過歌曲自我解析,專輯分為紅火的「本我」、藍燿的「自我」、白焰的「超我」,家家的媽媽過世已3年,她第一次在台北國際會中心開唱時,身上的表演服還是媽媽親手縫製,今年9月二度站上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媽媽卻已不在身邊,如今談起媽媽她已經平靜,「我覺得時間真的是最好的藥,因為你會習慣某些她不在的時候,當然你還是會想她,但能怎麼辦,還是要面對現實。」

▲▼家家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家家透過專輯解析自我、甚至療傷。(圖/記者湯興漢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家家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白焰的歌曲《尼尼克》,正是講述失去、放下的心聲,因此歌曲不要悲傷,而是輕快的「說再見」,雖然有時想到還是會想哭,但她直到錄完這首歌,才真正覺得放下失去媽媽的痛,就像歌詞說的「聽他唱吧,跟著合啊,直到他離開,離開。」

白焰中的《回家》也是最讓她揪心的一首歌,《回家》是她翻唱金曲歌后順子的同名歌曲,細心的瑪莎請人特別從台北車站搭火車到台東,一路收音到家家的老家,包括月台廣播、火車聲、族人們的談話,讓家家錄音時,眼前的畫面彷彿也跟著聲音一起回到家,讓她忍不住在錄音室大哭。

火車聲讓家家想起阿嬤,「我小時候她常常會北上,我只要在家裡看到她穿得很漂亮,我就開始哭,我會黏著她問她要去哪,她還會跟我說沒有,因為我那時才幼稚園,我媽不想讓我去。」但小孫女的眼淚立刻融化阿嬤的心,穿好衣服就帶著她去台北。家家至今最印象深刻的就是火車上的便當,她坐在火車位子上的腳踏墊,阿嬤把便當裡的火腿捲起來餵她吃,那是她對火車、對阿嬤最深最深的記憶,「你會想念,會想念她,想她的時候,就會想到小時候跟她的回憶,後來自己長大以後 ,也會自己搭火車從台北到台東,所以那時錄音聽到搭上火車的聲音,你會開始有畫面,心裡數著『要經過玉里、瑞穗了』,看到哪裡景象越來越近,家要來了,直到到家的雀躍。」

▲▼家家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家家與家人的童年記憶很多是從食物引出。(圖/記者湯興漢攝)

除了便當裡的火腿,家家的爸爸以前在西餐廳上班,負責彈琴,餐廳外頭常會有一台賣滷肉飯的車,「小時候會很期待,因為他回來的時間都很晚,所以回家一定會帶一些吃的。」調皮的家家和姊姊們一聽到爸爸開家門的聲音,就會一起裝睡,等到爸爸進他們房間時才會假裝剛醒來,再一起享用好吃的滷肉飯、虱目魚肚湯等,童年與家人溫馨的記憶大多是透過食物的香味引出。

家家的爸爸、大姐都住台北,但還有不少親人仍住在台東老家,工作繁忙的她,以往能回老家的時間都不多,除了節日,其他時間都要工作,不過自從媽媽過世後,她深刻領悟到過去少了很多跟家人相處的時間,造成心中的遺憾與抱歉,於是某一天她剛好有了兩天的休假,家家立刻買了機票一日快閃台東,還因此嚇到阿公,「我說我回來看看你們,明天就要回去了,離開還是會有點揪心,但還是要把時間留給家人。」

▲▼家家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家家透過《尼尼克》學會真正放手。(圖/記者湯興漢攝)

►女神的秘密都在這裡!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