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54/徐麗雯哭倒便斗旁被「打掃阿姨拖出來」 滿臉淚痕嘆:當演員好痛苦

記者李欣容/台北報導

35歲的徐麗雯,10年前曾以電視劇《桂花釀》入圍迷你劇集女配角獎,當時她才25歲,跟在婆婆身旁學做醬菜,笨手笨腳地連蘿蔔都不會切。而10年後的今天,她以《菜頭梗的滋味》小老婆張省一角入圍女主角獎,這時候的她,已蛻變成中部手腕最高的大姐頭。

▲《菜頭梗的滋味》條哥(龍劭華飾演)帶著張省(徐麗雯飾演)  。(圖/大愛提供)

▲《菜頭梗的滋味》條哥(龍劭華 飾)和小老婆張省(徐麗雯 飾)。(圖/大愛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徐麗雯在劇中穿著時髦,霸氣中又帶有點小女人的溫柔婉約,但本人,卻是個文青到不行的女子,徐麗雯露出有些尷尬的神情說,「每次演戲我都當告別作在演,因為演員除了表演,還有很多其他的事要面對,其實我是個有點怕生的人,到現在我還是不太知道...要怎麼跟劇組相處,就會像現在這樣...有點緊張。」

也或許是因為把每次演出都當成最後一次,她的表演總能那麼到位,但10年間,她卻從期待、失望走到遺忘,突然又被看見的瞬間,除了感動之外,她第一個想法竟是,「我才產後三個半月!」就要開始控制飲食恢復身材,太殘忍了。

▲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入圍,徐麗雯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徐麗雯相隔10年再次入圍金鐘獎。(圖/記者林敬旻攝)

徐麗雯第一部戲是《幸福派出所》,和溫昇豪、莊凱勛等人在台東拍攝4個月,「我第一次演戲,也不知道演戲是什麼,當夏令營那樣,但是拍完結束,要回去各自生活,我就很不適應,為什麼要分開?因為導演一直說,只要我做自己就好,剛好那角色跟我滿像,所以我就會覺得,要回到自己的生活有點難。」

於是,她買了一把推刀,把自己的頭髮剃成平頭,徐麗雯調皮說,「因為不知道怎麼回到自己的生活裡,想說做一個大改變好了!我記得我那時候剛好要去考駕照,那個人就說,『妳確定要考嗎?』他們以為我得癌症。」

▲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入圍,徐麗雯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徐麗雯演過許多悲情角色。(圖/記者林敬旻攝)

演藝路上她演過大大小小悲傷的角色,每次都要掉好多眼淚,本來以為《菜頭梗》不用哭是一件很棒的事,但真的演了才發現,「當你在角色情境裡的時候,不哭才是最難。」她在劇中飾演龍劭華的小老婆,本來是洗頭小妹,跟著大哥後成為賭場大姐大,在老公被槍擊身亡後,她得一肩扛起家人的情緒和老公的事業。

徐麗雯分享其中一場戲,她要對著空蕩蕩的房子喊,「我說我受不了自己住在這,所以我要搬走,但是我會定期回來看,你的東西我也會收好,如果你有回來不要亂跑,才找得到我。」這段演出她哭到不行,但是劇本寫的是她不能哭,只要她一掉眼淚,就要馬上重新補妝,所有人等她整理好情緒後再來一次,哭紅的雙眼也得點防紅藥水才能解決。

徐麗雯認為,張省的男孩子氣跟她滿像,生活上大剌剌,但腦袋不是,看我好像聽不太懂意思,她馬上解釋,「因為我是中文系...會想比較多。」

▲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入圍,徐麗雯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徐麗雯個性很可愛。(圖/記者林敬旻攝)

想比較多這件事,對剛開始做演員時是一種關卡,「比方說文青女生很難尖叫,我記得有一檔戲是看到老鼠要尖叫,可是我就覺得為什麼要,那不是看起來很白癡嗎。」

徐麗雯自嘲包袱很重,難以突破,但也或許是她第一部戲就被導演要求「做自己」,所以她以為表演就是做自己,「但演了很多戲才發現,其實要進入角色,自己是不是被看見,不是那麼重要,應該是透過角色去看這個世界。」她的語氣漸緩,甚至還帶有點無奈。

▲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入圍,徐麗雯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徐麗雯曾哭倒在捷運站廁所。(圖/記者林敬旻攝)

「有一段時間我真的是,沒辦法過自己的生活,我的全部都讓給了角色,角色喜歡種花我就去種花。」還曾經因為下不了戲,在捷運站的廁所哭到睡著,還是打掃阿姨把她從裡面拉出來,徐麗雯醒來後想,「這就是演員的生活嗎?我真的要這樣嗎?我再也不要演戲了,好痛苦。」

但為什麼還是一路演了過來?徐麗雯傻傻一笑,「因為我自己導了一齣戲叫《黑貓大旅社》,那時候就是...欠了一些錢,我必須要還。」

也是因為這樣,她真的演了很多角色,3、40部戲跑不掉,每段經歷都精彩到不行。現在再回想起來,徐麗雯說,「這可能也是一個契機,10年前我入圍的時候,覺得虛虛的,只覺得好像有點開心,有點像是,『ok妳在演戲,我們都看到了』,可是現在,我可以欣然接受這個肯定了!」

▲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入圍,徐麗雯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徐麗雯大方分享她出道以來的心路歷程。(圖/記者林敬旻攝)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