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影品/揭開《灼人秘密》裡記憶錯亂的秘密

鳴影品 鳴影品

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

文/鳴影品

演藝圈的潛規則大家應該多有所聞,過去新聞裡陪吃陪睡的傳言,甚至被逼吃逼睡的指控;如果導演趙德胤只是要描述那樣一樁案件,其實並不會多獨特。《灼人秘密》不像傳統敘事以第三人稱告訴觀眾:有一位女藝人叫妮娜,她遭遇了潛規則的故事始末。它比較接近以「女主角」這個人的自我拓展視角,呈現她意識裡私密的心理狀態。

******以下有雷******

▲▼《灼人秘密》。(圖/岸上影像提供)

▲《灼人秘密》場景。(圖/岸上影像提供,以下皆同)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以在觀影時,你會不斷試圖分辨:現在這段是真的還假的?甚至如果沒有事後解說,夏于喬演的是誰?狗到底誰殺死的?為什麼一直吃水餃?吳可熙幹嘛從頭到尾眉頭深鎖?這些,你可能看完了跟別人討論也不見得搞清楚。因為趙德胤就是要讓觀眾錯亂,才能體會吳可熙飾演的妮娜,因飽受創傷症候群以致思覺失調、記憶斷裂的精神錯亂。

▲▼《灼人秘密》場景。(圖/岸上影像提供)

電影的前半段有某種窺奇的黑色幽默。觀眾跟著妮娜去試鏡,開拍她第一部電影,含著水餃很難講台詞卻被導演罵。妮娜一直重複台詞「我實在受不住了,他們不只摧毀我的身體,他們也要摧毀我的心」,趙德胤用這一句台詞的短時間剪輯進三個時態:她去面試、她在正式試鏡、她已經開拍了。

妮娜在片中拍攝《諜戀》,有顆鏡頭照著她跟男演員一路追逐,穿梭中山樓裡不同廳堂,最後被施名帥飾演的「導演」入鏡打斷,甩她耳光逼她講髒話,逼她爆激怒氣以融入角色。

▲▼《灼人秘密》施名帥、吳可熙。(圖/岸上影像提供)

這顆5分鐘一鏡到底的戲,是我今年目前看到最精彩的一場戲。它讓吳可熙快速切換「戲中戲」和現實,情緒轉折一氣呵成,表演難度係數極高;同時也展現趙德胤聰明的場面調度,用一場戲時間告訴觀眾,導演與演員之間可以有多麼荒謬和折磨;也用同一場戲時間,讓觀眾預習好接下來《灼人秘密》這部片將會大量將真實、夢境、幻想交雜,它讓你先舖疊好心理準備。

相對趙德胤過去瞄準緬泰生活的電影的樸素單純,《灼人秘密》因為發生在都會,因為要懸疑,視聽效果很合理地激活。他運用大量飽滿色調,戲中戲《諜戀》段落的時代感復古黃綠色,以及從頭到尾不斷套用的「紅色」,紅色的洋裝、紅色地毯,3P戲是紅床單,夏于喬飾演的「3號」竄入的整型診所和醫院病房都突然映滿透紅燈光。紅色是「秘密」那夜晚的底色,已經烙印在妮娜腦海。

高幅躁動的聲響也如影隨行,滾沸的燒水聲、手機鈴聲、她家的狗叫、她飯桌上的叔叔學狗叫、還有重覆輪迴的那句台詞。視覺和聽覺其實都帶有記憶性,當一個人受到極度創傷時,當下記憶可能會在腦海裡被攪亂時序,印象邏輯會斷層,所以人會錯亂。

▲▼《灼人秘密》湯志偉、吳可熙、夏于喬。(圖/岸上影像提供)

在一系列虛實交錯的情節裡,有的是妮娜的妄想,有的是她的幻夢;有的你以為夢醒了回到現實,結果沒有,是接入另一個夢。在那「秘密」夜晚出現的印記變得零碎,它們會自律失調地閃現在創傷者無法控制的任何念想。包括吃不完的水餃。

趙德胤打從一開始就要混淆觀眾視聽,所以名為演員夢的「奧斯卡」狗,其實沒死。前半段,電影已經示範了很多「戲中戲」,所以後來也可以有「夢中夢」。因為敘事打散時序,有些部分似乎邏輯交代不清,但這所有狀態皆來自一名創傷症候群的人,她的腦子也許已喪失邏輯,傳達出來的訊息也可以沒有邏輯。這應該是趙德胤編排的邏輯,雖然好像有點自圓其說,但「感覺」的事很難用是非區分。

▲▼《灼人秘密》湯志偉、吳可熙、夏于喬。(圖/岸上影像提供)

我之所以一直寫「趙德胤」三個字,是因為片中施名帥飾演的人就叫「導演」,未免灼人混淆,所以區分。

電影其實主要不是要揭露演藝圈黑暗面,除了結局,沒有角色是真的壞人。3P床戲不帶感情卻赤裸,為了逼出情緒而示範互罵髒話,好像都呈現演藝圈裡似是而非的荒誕真實寫照,所以看了會想笑,但笑出來會覺得很殘忍。

整部電影80%的吳可熙出現時都眉頭深鎖。我一度納悶為何她一直用情緒很濃很糾結很用力的方式貫穿始終,以趙德胤調度眾演員表演水準,不致讓吳可熙如此表演過關。不過,如果像李李仁演的經紀人對妮娜講的那句「妳的感受比較重要」,如果整部片都是從妮娜已經飽受創傷症候群的緊繃「感受」在陳述,這點似乎也可被合理化。

▲▼《灼人秘密》場景。(圖/岸上影像提供)

但是,看完電影再去腦補內容的合理性,並非一般觀眾習慣的體驗模式。一般觀眾習慣在電影裡找他們類似的生命經驗而共鳴。所以,趙德胤在挑戰觀眾,其實,過去他的作品也從來不刻意討好觀眾。

尤其,這劇本是吳可熙自撰親身經驗改編。一個人的事件容易具體描述,但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很難傳真。這也使得電影後半段出現了偏離焦點的拼湊:妮娜過去的同志愛人,妮娜的母親當時重病、父親欠債、家庭親友的視角;衍生出許多枝節。

▲▼《灼人秘密》施名帥、吳可熙。(圖/岸上影像提供)

一個人想試圖回溯現在的情緒壓力可能來自過去種種累積,但那些種種思緒可能會跳躍迸現。雖然都是創作者想表達的心路歷程,但電影最終是要觀眾容易感同身受,還是希望拋出一片疑問引起討論,但討論可能會因為線索不足而離題。這是電影後端剪輯的取捨。

所幸,趙德胤選擇在最後一刻解密時,給了高壓情緒重擊。這是他向來擅長的震撼收尾。這種收尾方式也讓觀眾一度迷惘的探索有了傾全力的指向。

▲▼《灼人秘密》。(圖/岸上影像提供)

吳可熙的表演難度無庸置疑再度拉抬,因為必須一直端在極度惶恐緊繃的狀態,她必須施展很強的力度。尤其5分鐘一鏡到底挨巴掌再崩潰的戲,船隻上不知所措的反應,大量戲裡戲外的切換,以及趴在紅色地毯那場恍惚至驚惶的轉折。

夏于喬的戲分不多,但記憶度高,強悍扭曲的眼神跳脫過去印象。宋芸樺的詮釋跟其他演員的高頻率式不同,她是唯一得要細膩內斂的,在小吃店外,她一場戲流瀉角色的背景故事,觸動感高。施名帥將偏執導演的嘴臉演得牽動力強,暴躁但並非心惡,令人信服。他是吳可熙的最佳助攻員。

▲▼吳可熙、夏于喬《灼人秘密》劇照。(圖/岸上影像提供)

同時,吳可熙也編織出糾結錐心的劇本。無論趙德胤揉合程度多少。把一個女演員歷經演藝圈潛規則的私密往事赤裸解剖,需要勇氣但不夾帶義氣用事地渲洩,這是《灼人》取巧地構圖。夏于喬的對照可以是女演員最躁進求名的變形,宋芸樺又回到熱愛表演的質樸初衷,3個角色互有烘托。

《灼人秘密》是趙德胤最「華麗」的導演里程碑,也因為是第一部驚悚懸疑類型,他利用戲中戲裡的空間施展他的美術色調,運用鼓躁音效烘托敘事情緒。騷動的蟲子暗示幻視,紅色的指涉運用得很統一,雖然有點滿出來了。《1408》不只史蒂芬金的密室,還是MeToo哈維溫斯坦出品的電影。

▲▼導演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灼人秘密》試片會。(圖/岸上影像提供)

最值得玩味的是,趙德胤添加許多呼應意涵的符號,水餃是看不見包藏內裡的食物,隧道通道走道既是過去與現在的交會,也是串連現實與潛意識的血線。

最後灼人的不只是秘密,還有滾燙血色激盪的氣息。灼人的變成Nina Wu。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