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48歲搖滾樂手!王瞳何豪傑「戲劇咖搞band」熱血還被嗆

記者盧薇淩/專訪

228連假第一天,一個天氣濕冷的下午,台北東區一家熱鬧的咖啡廳裡,5個穿著有些搖滾、有些龐克的人走進店內,他們身上沒有年輕Rocker的狂妄,卻能嗅出點歲月的故事。訪問當天,王瞳向熱播中的鄉土劇《大時代》劇組請假,何豪傑、艾成、大雄、樂咖陸續到齊,5個看似「不搭嘎」的人聚在一起,用搖滾樂圓了年少時的夢,說著走過的低潮、嘲諷,「87樂團」熱血又霸氣。

▲▼87樂團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大雄(左起)、艾成、王瞳、何豪傑、樂咖組成87樂團。(圖/記者湯興漢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不年輕了!不是10幾歲小孩子能揮霍了,我已經半百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何豪傑大學開始玩樂團,當年留著及腰長髮、戴金屬耳環,穿皮衣皮褲,帥氣地走在校園,彷彿怕人看不出他的渾身搖滾魂。當時替劉文正、鄧麗君、陳淑樺等A咖寫歌的知名音樂人陳揚,看到他的才氣,還找他進錄音室試唱,何豪傑笑說:「我應該老實說我是打鼓的,演戲也在行,但唱歌需要天賦,我連水準都沒到。」可想而知,試唱後果然沒了下文。

當時還是女友的老婆和家馨說,何豪傑是「會亂換檔的鼓手」,暗指他的節拍不穩,要他放棄搖滾,專心走戲劇圈。如今,他演的多檔戲劇家喻戶曉,站穩戲劇圈,不過6年前卻和艾成、王瞳等人組成「87樂團」,還是想圓個搖滾夢,他說:「重拾鼓棒,原本無法戴耳機跟著節拍器打鼓,全都要從頭學,強迫自己練習。」

▲▼87樂團專訪-王瞳。(圖/記者湯興漢攝)

▲王瞳曾被劉德華公司老闆找去試唱。(圖/記者湯興漢攝)

王瞳從小學鋼琴,憑著大眼、甜美酒窩的出眾外貌進演藝圈,19歲時,被劉德華公司的老闆找去KTV試唱,企圖將她塑造成新一代「玉女歌手」,王瞳笑說:「我當時唱劉若英《很愛很愛你》,唱完也沒下文了!我媽從小就說我唱歌不行。」因此當她靠戲劇紅透半邊天,突然組團上節目彈keyboard,胡瓜、吳宗憲等主持人全跌破眼鏡,還虧她「假彈」,沒想到藏了許久的音樂才華,遇到知音大雄才爆發。

剛成軍時,團員時常意見不合,發行首張專輯前一天,王瞳發現何豪傑將亞麻綠髮染回黑色,她氣到抓狂,怨他未經討論就擅自改變髮色,不符合專輯造型更辜負造型師的用心,「我氣的是為什麼不先講,我們可以一起討論對策啊!」而何豪傑也不甘示弱,直說:「會不會太小孩子氣了?我演的是忠厚老實的角色,全部人等我把頭髮噴黑,面對劇組的人是我,難道黑髮就不能打鼓、不能發片?」

▲▼87樂團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87樂團剛成軍時有不少磨合。(圖/記者湯興漢攝)

為了髮色吵架,非專業音樂人出身的他們,從最基本的唱歌、練團開始培養默契,不同個性的人組團,多得是磨合,第一張專輯從寫歌、收歌、填詞、編曲、錄音到混音製作、包裝行銷等,出錢、出力全一手包辦。何豪傑有感而發說:「當然很多意見啊!玩團就是玩人,順不順跟『人和』很重要,一定有摩擦,就是在磨我們的個性,我們唇齒相依,像夫妻一樣。」

87樂團剛成軍時叫「北七樂團」,大多人認為他們是玩票性質,酸言酸語更不嫌少,曾到Lamigo動滋趴擔任開場表演,大批球迷看了直喊退票,毫不留情大罵:「哪來的北七,把我們當白痴!」沒想到,87樂團一玩就是6年,近期還推出新專輯《霸氣》,他們對於負評很坦然,「因為這樣才能檢視演出,是不是真的被嫌棄,我們表演被嫌棄就改進。」

▲▼87樂團專訪-艾成,王瞳。(圖/記者湯興漢攝)

▲王瞳和艾成交往7年。(圖/記者湯興漢攝)

後來他們把「北七」改成「87」,代表玩團是「玩真的」,不再用戲謔的團名,而是帶著「霸氣」出場,何豪傑說:「我們不年輕了!不是十幾歲小孩能揮霍,我已經半百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也是種霸氣。」專輯找來知名製作人司徒松合作,他們很感謝,笑說有熱情的音樂人「踢倒街」(台:滿街都有),「連戴愛玲、蕭煌奇聽到司徒松做87樂團,都很驚訝。」

團長大雄48歲、何豪傑47歲、貝斯手樂咖38歲,艾成與王瞳分別是36及32歲,這一組人很「超齡」,超出一般年輕樂團的組團年齡,但幸好骨子裡的血還是熱的。87說,玩樂團是他們的霸氣,其實演戲收入絕對比玩樂團高又穩定,當褪下演員光環,拿起樂器、麥克風,就從階層回歸平等,只是音樂裡的其中一角,唱唱邦喬飛的經典歌曲《It’s my life》,完成年輕時未能做的夢,不讓生命留遺憾罷了。

▲▼87樂團專訪--艾成。(圖/記者湯興漢攝)

▲艾成曾有過憂鬱爆肥期。(圖/記者湯興漢攝)

耳中夾出1公分巨型粉刺 毛孔瞬間變身「芝麻黑洞」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