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直播就是紅包場,網紅就是街頭藝人

2017年05月17日 14:21

文/陳樂融

朋友去大陸接案,發現劇組裡很多年輕人達不到任何傳統定義下的藝人標準,卻能靠網路直播維生。不但每月底薪勝過他許多,甚至:「昨天有個人打扮成孫悟空唱歌,他今年已經賺60萬人民幣了。」

今年過不到一半,拆帳後個人收入能達60萬人民幣,比我賺得多多了,佩服。

▲日素人咖啡店員,直播2月賺300萬。(圖/東森新聞)

早說了,許多新科技都找得出傳統模式的影子。當紅的影音直播平台其實就是「數位時代紅包場」,一批批「主播」、「網紅」,就是「網路街頭藝人」。

記得古早的紅包場或歌廳,大牌出場,迷哥迷姐塞紅包、送花外,有的甚至丟一綑綑鈔票、金飾、珠寶上台。這跟現在直播平台先付費再送虛擬禮物的模式,本質都是「打賞」。

只是平台容納觀眾數量更大,示愛表達更明確,交易更迅速,還能多人即時傳達訊息給主角知道,主角也可視情況直呼超級大戶名字做人情,增加黏著。

曾經,捧傳統角兒或影歌星,會被罵「火山孝子」,現在通都稱粉絲,看來可愛又正面,但情感與金錢的交易如出一轍。過去很多被捧的人真得賣「身」,現在網紅只用賣「色相」。

▲短髮大眼妹「Ruby Shie」成功反串網美直播的秘密,徹底笑翻一票人。(圖/翻攝自Ruby Shie臉書)

網路直播世界,受歡迎的一呼百諾,跟臉書微博時代偶像發個「早安」也有成千上萬甜蜜響應;剛起步或不受歡迎的,則苦等觀眾上線,不斷跟幾隻小貓哈拉或撥頭髮,說不好聽一點,不跟性工作者在路邊苦等顧客差不多?至少得有人上門才有後續成交可能。

「有錢就是大爺(娘)」,「打扮成孫悟空唱歌」有人買帳就是才藝。網路世界裡的「才藝」標準已大幅鬆綁,「人」的吸引力大大凌駕「表演內容」之上。觀眾喜歡你,你吐舌頭也可愛;沒人緣,唱得像帕華洛帝也未必賺得像帕華洛帝。

某些演藝人員、政治明星,和性工作者自古就有共通處,捧明星捧主播跟捧政客的人,都有某些執迷本質。若有人說當網紅、主播賣笑賣萌,不是份正當工作,未免太冬烘氣;說到這個行業有多大前途、每天的工作有多少意義、從業者是否良莠不齊、職業壽命能維持多久,則根本不勞一般人費心——畢竟,從大學老師到詞曲作者,都有這些苦惱啊。
 
●陳樂融
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