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伊湄千字文哭訴1年委屈 幕後人員掀底打臉

▲楊伊湄近日在PTT發表千字文,敘述黑掉1年多來的心情,未料又被指出說謊。(圖/取自楊伊湄臉書)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前主播楊伊湄曾經被封為「鄉民女神」,但自從2014年被PPT網友列舉12項罪狀指控說謊後,反而成為許多網友攻擊對象,為此患上憂鬱症並沉寂1年多,31日忽然現身PTT發表千字文,敘述當年事件真相和形象黑掉的心聲,得到不少鄉民熱烈回應鼓勵,卻再度被幕後人員指出「說謊」。

楊伊湄2014年曾在部落格和fitness版上分享瘦身心得,並放上多張火辣照片證明體態變化,之後卻被拍到去醫美診所做溶脂,遭網友質疑公然欺騙。她31日在PTT文中重提此事,解釋當時接受經紀主管介紹,決定體驗非侵入式的體外標靶震波溶脂,並用發文分享方式換取免費療程,但在fitness版上的瘦身文被搶先報導,引發主管不滿,於是她同意讓人偷拍進入診所的畫面,當做廣告補償,未料照片曝光後掀起說謊風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伊湄曾在PTT寫瘦身文,卻引發之後一連串醫美風波。(圖/資料照/翻攝PTT)

對此,楊伊湄在文中感慨:「後來拍攝完了、刊登出來了、我的人生也完了。」她後悔當時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就同意拍攝進入醫美診所的畫面,沒料到後來受到激烈譴責,「而經紀人也說她沒想到那麼嚴重,但說我會拿到幾萬還十幾萬(我忘記金額)的『紅包』當補償。」但她表示後來沒有接受紅包,也沒有接受任何等值服務,在發生此事之後就離開原先的經紀單位。

然而,一名幕後人員在楊伊湄PO文後出面爆料,直指對方「一直面無愧色的說著謊」。這名人員透露,當初因為楊伊湄非常介意身材,所以公司想辦法帶她去針灸,也幫忙談了價值6位數的瘦身療程,當時楊還開開心心的說「等不及想分享這一切」。未料,在風波爆發之後,楊反過來說是被公司設計的,也否認接受過「等值的服務」。

此外,幕後人員透露,楊伊湄當初在PTT撰寫瘦身文,附上大尺度的辣照當作證據圖,其實事前公司一直百般阻止,沒想到她還是自行曝光照片,導致引發外界爭議。對於楊伊湄近日在PTT上表示委屈,爆料人員也指出一切有合約為證,並且當初所有決定都是經過雙方討論。《娛樂星光雲》記者連繫楊伊湄,至截稿前沒有回應。

【楊伊湄全文】

(文長 不喜可左轉或END)

難以入睡,很久沒發文,或許這是最後的招呼了。

謝謝提名我的諸位評審Q Q 不過我不覺得自己黑得莫名,至少這都是有跡象可循的,是我自己把自己推到後來的局勢,加上信心瓦解後,我選擇關在K書中心半年,不願也不敢再去面對大眾,於是有些說不清楚的事,或其實早已經解釋過的事,就這麼擱在心底了。

大家說我說謊活該,應該是分兩部分,一個是醫學美容。當時我離開原本的電視台,簽給另一台的經紀部門。經紀主管說她有認識的醫美診所,問我有沒有想要整哪裡。因為我當時上健身房+飲食控制一段時間,但腰線和掰掰肉還是很悲哀。於是我就說,那不然我可以去體驗他們的體外標靶震波溶脂嗎(雖說是溶脂 但這非侵入式 做了頂多瘀血 不過效果也…………)?

當時原本談好就是去做幾次後,我發文分享,不拿任何錢。可是在我體驗後沒多久,我在自己部落格上還有fitness板先分享自己一路嘗試瘦下來心路歷程的文章和照片被媒體抄了,當時我不以為意,但該主管卻覺得我先放槍很不夠意思,希望我能趁勢替她朋友合作的這間診所打廣告。

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自己是智障。怎麼會這麼不深思熟慮,和她好好討論。她告訴我,找人來偷拍我進診所的畫面,這樣消息出來後,我們就可以說“哎呀,伊湄最近很努力,但還想更完美,所以來試試這個……”,大家就會覺得我很有決心毅力。

但後來拍攝完了、刊登出來了、我的人生也完了(至少當時我是這麼想,殊不知還有更低潮在後頭)。一堆聲浪譴責我明明是靠療程還假裝自己很努力云云,我愈解釋愈不清。後來我哭著問發偷拍稿的記者為什麼會搞成這樣,換來的,也僅是一句對不起(我還有把what's app對話截下來,但我覺得這位記者也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她應該也料想不到會這樣)。而經紀人也說她沒想到那麼嚴重,但說我會拿到幾萬還十幾萬(我忘記金額)的“紅包”當補償。

但我沒有拿紅包,也沒有接受等值的服務,一毛也沒有。就在這件事後,我離開了該經紀單位,把事實真相悶在心中。但怎知卻意外展開大家說我心機、說謊的第二篇章 ob'_'ov

在偷拍報導見稿前,一名曾當過我節目來賓、剛好被該診所體系僱用的醫生R,得知我的這個合作案時很擔心,想辦法勸阻我不要答應……但結果已經太遲了。但也因為這樣,我們彼此有了更進一步的互動,漸漸愈走愈近。


沒多久,我們的照片被拍到。第一時間告訴我的是我親弟弟。他把某報記者寄給他的“PTT站內信”傳給我看。裡頭內容是說他們有“讀者”目睹我和他(我老弟)在小巨蛋附近,要向我弟求證。我知道消息後第一反應是憤怒。我看著那些充滿侵犯挑釁的內容,又想到我弟竟也被狗仔煩,於是我很不開心地跟我弟商量:既然他們覺得是這樣,那就是這樣
吧!

幾小時後,我果真接到記者電話。其實先前我根本沒有設想遇到這件事該怎麼辦,所以當時腦筋一片空白,只覺得偏偏就是不想讓狗仔得逞,於是就敷衍地哼哼哈哈應付過去了。現在想起來,我實在是爛透了,我只想騙過狗仔,卻忽略自己的說詞會被報導出來,等於連帶地欺騙所有的人。甚至連臉書上的放閃文,都被寫成是在徵婚,難怪給人我在欺騙的形象,所以後來被黑也是活該。

那段時間,一切都變了調,原本挖我的製作團隊說好要錄政論節目,但在錄第三天後,竟然變卦成健康養生節目,並且一季就收了。當時簽的約比廢宅還廢,對我沒有任何保障,製作人覺得過意不去,介紹我去另一台當時正準備籌劃的政論節目團隊。

我記得我去見新製作人的當天,是九月的炎熱中午。我從內湖騎車去台北車站的路上還被撞倒,外套手肘部位磨破,鮮血直流,長裙刮了一個縫。可是我把車扶正,跟對方說沒關係,便匆匆忙忙地繼續趕路。還好 ,新製作人和我一拍即合,甚至鼓勵我可以在臉書上放消息說要接他們頻道的節目。結果我真的照作了,但後來就發生該台許多主播集體連署向上級呈報阻止我去的意外事件XD(我是真的很意外,因為即使是同業,但我從來沒親眼見過這些前輩)。於是,顧人怨的我又碰了一鼻子灰,直到現在,對,現在,我都還是一條魯蛇,又肥又廢的魯蛇。

後來被斷章取義的“鄉民操弄”說,其實是我接受直播節目訪問時,在解釋如果上級或是公司高層想搓掉有料的驚爆消息,我身為記者可以怎麼應對;但我這個爛貨不知道是嘴賤還是腦包,就脫口而出這句被大作文章的話。看,我真是活該。之後接受速食麵品牌的站台也是我自己不好,明明可以不要弄成這麼業配fu的,是我自己不懂進退也不會拿捏。

一直以來,許多紙媒、網媒記者都很喜歡follow我的一舉一動,打電話口氣也都說說笑笑,直到這些事接二連三爆發,有內幕者給我看資料,我才知道這些大記者都在臉書上說我活該死好,說我本來就是“海灘上的太陽”…………之類的話。我人緣太差,這個結果也是自找的。

於是啊,名聲差到不行,原本的case不是被取消就是放鳥。從小公司的主持、公部門記者會、甚至政治人物的座談活動,都使用次元刀快刀斬亂麻、頭也不回地切割我這個麻煩。我的臉書專頁人數更是一路往下滑,再也回不去了。

總之後來,我瓦解了。雖然還是有很多人安慰我鼓勵我。但我就是崩裂了。每天一直哭不停,心中充滿怨懟,甚至歇斯底里;到後來甚至出門都低著頭,和別人四目相會都覺得對方在嘲諷我。這一年多來,我去看精神科醫生、加入練跑團、參加十幾場21公里賽事、平時把自己鎖在K書中心研究室強迫自己把論文完成——最重要的,少去接觸網路輿論。而這一年多過去了,現在的我不能說自己復元了(離復元還好遠好遠),但至少,我想比較開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錯了,我正視自己的卑賤和弱點,並在反省中逐步重建自我。現在我大概就每周一次幫學長的網路直播節目主持,然後比較不去在乎賺錢的事。反而一些慈善機構的合作我會義務答應,至少知道自己還是有點用處,比較不會覺得活在世界上浪費資源。

沒有八卦補個弱爆點:
彭文正老師在辭去台大新聞所教職之前其實是我的指導教授,我跟他交情也不錯。在我最崩潰的時候,我偶爾會打電話跟他求救或是抒發心情,而他一直都以虔誠基督徒的心境勸告我不要想太多。但有一次,剛好是他兼差主持的風暴延燒時,他跟我說,他原本都覺得自己不會被影響,但他自己遇到的時候,本來從不失眠、一覺到天亮的他,竟然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才知道原來身陷其中時真的很難超脫。

還有一件很笨的事。我有一陣子看到關鍵字就會哭。去年元宵夜我在台北,在高雄的老媽突然line我,只寫一句:“有看到嗎?黑人耶”

然後我急得大哭,猜想是不是又有新聞說我黑掉了,但上網又找不到類似消息,我慌張地撥給我媽,可是她一直沒有接電話。我就這樣胡思亂想著急不已,10幾分鐘後,line的提示聲響起,我看到我媽傳了一張圖片給我,我戰戰兢兢地點開來看………………………

是一群黑人在愛河河畔舞龍舞獅。但因為元宵人太多訊號可能不好,所以相片晚了十幾分鐘才傳到o( ><)o 實在是被自己廢到笑呀,現在想想,簡直是(っ=勒鱁)っ喵喵喵喵~喵電感應

總之。謝謝曾給我批評和建言、鼓勵與關心的所有人。沒有什麼是莫名其妙的,紅也是、黑也是。但在每個步驟都不懂得收斂、檢討、修正、沉潛,就很有可能像我這樣,跨進自我毀滅的深淵。還有,我當時應該勇敢一點的,對不起。

大家晚安。

分享給朋友:

辣模被爆劈腿史「睡遍半個嘻哈圈」 崩潰痛哭割腕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