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伊湄PTT千字文曝黑掉心聲 「一年多來每天哭...」

▲楊伊湄凌晨在PTT發千字文。(圖/翻攝自楊伊湄臉書)

記者李玟儀/綜合報導

前主播楊伊湄過去曾被封「鄉民女神」,但2014年起她被PTT網友列舉12項罪狀指控說謊不老實,包含約會卻稱對方是弟弟、運動瘦身卻被發現到診所溶脂,導致形象一落千丈,曾自曝飽受憂鬱症所苦。PTT八卦版31日凌晨出現「黑的最莫名的名人是誰」討論串,其中有網友提到楊伊湄,而她本尊也親自現身回文。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伊湄回文時先感謝提名她的網友,但她自認不算黑得莫名,「至少這都是有跡象可循的」,她提起種種過去發生的事件,坦言很多時候考慮沒有那麼周詳,她回想起醫美事件,再次強調自己沒有收錢,也沒有接受等值的服務,卻因為當時經紀公司的安排,被眾人狠批心機,聲勢也就此開始走下坡。

當楊伊湄因為溶脂事件和醫美男友越走越近後,某天被狗仔捕捉到2人一起的畫面,當時她對外宣稱對方是她的弟弟,她表示那個時候「我只想騙過狗仔,卻忽略自己的說詞會被報導出來」,之後一連串的風波越演越烈,她失去了許多工作機會,此外,她也解釋「鄉民操弄」的說法其實是被斷章取義,在沒有仔細思考就脫口而出這句話,結果被大作文章,「看,我真是活該」

▲公視主播黃明明曾提到前主播學妹楊伊湄,她坦言「很可惜」。(圖/公視提供、翻攝自楊伊湄臉書)

此外,楊伊湄提到在經歷許多難受的事之後,還是有很多人給予安慰及鼓勵,但她仍然每天哭不停、心中充滿怨懟,出門時害怕與他人四目交接,直到看了精神科醫生、參加了練跑團、少接觸網路輿論,生活才逐漸地露出曙光,她坦言雖然距離復元還好遠好遠,但透過這些負面的事情,「我正視自己的卑賤和弱點」,並逐步反省中,她謝謝所有曾給過批評、建言、關心和鼓勵的人,也致上歉意,「我當時應該勇敢一點的,對不起」,不少網友紛紛推文為她加油打氣,「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加油,未來會更好」

楊伊湄PTT全文:

(文長 不喜可左轉或END)

難以入睡,很久沒發文,或許這是最後的招呼了。

謝謝提名我的諸位評審Q Q 不過我不覺得自己黑得莫名,至少這都是有跡象可循的,是我
自己把自己推到後來的局勢,加上信心瓦解後,我選擇關在K書中心半年,不願也不敢再
去面對大眾,於是有些說不清楚的事,或其實早已經解釋過的事,就這麼擱在心底了。

大家說我說謊活該,應該是分兩部分,一個是醫學美容。當時我離開原本的電視台,簽給
另一台的經紀部門。經紀主管說她有認識的醫美診所,問我有沒有想要整哪裡。因為我當
時上健身房+飲食控制一段時間,但腰線和掰掰肉還是很悲哀。於是我就說,那不然我可
以去體驗他們的體外標靶震波溶脂嗎(雖說是溶脂 但這非侵入式 做了頂多瘀血 不過效
果也…………)?

當時原本談好就是去做幾次後,我發文分享,不拿任何錢。可是在我體驗後沒多久,我在
自己部落格上還有fitness板先分享自己一路嘗試瘦下來心路歷程的文章和照片被媒體抄
了,當時我不以為意,但該主管卻覺得我先放槍很不夠意思,希望我能趁勢替她朋友合作
的這間診所打廣告。

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自己是智障。怎麼會這麼不深思熟慮,和她好好討論。她告訴我,找
人來偷拍我進診所的畫面,這樣消息出來後,我們就可以說“哎呀,伊湄最近很努力,但
還想更完美,所以來試試這個……”,大家就會覺得我很有決心毅力。

但後來拍攝完了、刊登出來了、我的人生也完了(至少當時我是這麼想,殊不知還有更低
潮在後頭)。一堆聲浪譴責我明明是靠療程還假裝自己很努力云云,我愈解釋愈不清。後
來我哭著問發偷拍稿的記者為什麼會搞成這樣,換來的,也僅是一句對不起(我還有把wh
at's app對話截下來,但我覺得這位記者也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她應該也料想不到會這
樣)。而經紀人也說她沒想到那麼嚴重,但說我會拿到幾萬還十幾萬(我忘記金額)的“
紅包”當補償。

但我沒有拿紅包,也沒有接受等值的服務,一毛也沒有。就在這件事後,我離開了該經紀
單位,把事實真相悶在心中。但怎知卻意外展開大家說我心機、說謊的第二篇章 ob'_'ov

在偷拍報導見稿前,一名曾當過我節目來賓、剛好被該診所體系僱用的醫生R,得知我的
這個合作案時很擔心,想辦法勸阻我不要答應……但結果已經太遲了。但也因為這樣,我
們彼此有了更進一步的互動,漸漸愈走愈近。


沒多久,我們的照片被拍到。第一時間告訴我的是我親弟弟。他把某報記者寄給他的“PT
T站內信”傳給我看。裡頭內容是說他們有“讀者”目睹我和他(我老弟)在小巨蛋附近
,要向我弟求證。我知道消息後第一反應是憤怒。我看著那些充滿侵犯挑釁的內容,又想
到我弟竟也被狗仔煩,於是我很不開心地跟我弟商量:既然他們覺得是這樣,那就是這樣
吧!

幾小時後,我果真接到記者電話。其實先前我根本沒有設想遇到這件事該怎麼辦,所以當
時腦筋一片空白,只覺得偏偏就是不想讓狗仔得逞,於是就敷衍地哼哼哈哈應付過去了。
現在想起來,我實在是爛透了,我只想騙過狗仔,卻忽略自己的說詞會被報導出來,等於
連帶地欺騙所有的人。甚至連臉書上的放閃文,都被寫成是在徵婚,難怪給人我在欺騙的
形象,所以後來被黑也是活該。

那段時間,一切都變了調,原本挖我的製作團隊說好要錄政論節目,但在錄第三天後,竟
然變卦成健康養生節目,並且一季就收了。當時簽的約比廢宅還廢,對我沒有任何保障,
製作人覺得過意不去,介紹我去另一台當時正準備籌劃的政論節目團隊。

我記得我去見新製作人的當天,是九月的炎熱中午。我從內湖騎車去台北車站的路上還被
撞倒,外套手肘部位磨破,鮮血直流,長裙刮了一個縫。可是我把車扶正,跟對方說沒關
係,便匆匆忙忙地繼續趕路。還好 ,新製作人和我一拍即合,甚至鼓勵我可以在臉書上
放消息說要接他們頻道的節目。結果我真的照作了,但後來就發生該台許多主播集體連署
向上級呈報阻止我去的意外事件XD(我是真的很意外,因為即使是同業,但我從來沒親眼
見過這些前輩)。於是,顧人怨的我又碰了一鼻子灰,直到現在,對,現在,我都還是一
條魯蛇,又肥又廢的魯蛇。

後來被斷章取義的“鄉民操弄”說,其實是我接受直播節目訪問時,在解釋如果上級或是
公司高層想搓掉有料的驚爆消息,我身為記者可以怎麼應對;但我這個爛貨不知道是嘴賤
還是腦包,就脫口而出這句被大作文章的話。看,我真是活該。之後接受速食麵品牌的站
台也是我自己不好,明明可以不要弄成這麼業配fu的,是我自己不懂進退也不會拿捏。

一直以來,許多紙媒、網媒記者都很喜歡follow我的一舉一動,打電話口氣也都說說笑笑
,直到這些事接二連三爆發,有內幕者給我看資料,我才知道這些大記者都在臉書上說我
活該死好,說我本來就是“海灘上的太陽”…………之類的話。我人緣太差,這個結果也
是自找的。

於是啊,名聲差到不行,原本的case不是被取消就是放鳥。從小公司的主持、公部門記者
會、甚至政治人物的座談活動,都使用次元刀快刀斬亂麻、頭也不回地切割我這個麻煩。
我的臉書專頁人數更是一路往下滑,再也回不去了。

總之後來,我瓦解了。雖然還是有很多人安慰我鼓勵我。但我就是崩裂了。每天一直哭不
停,心中充滿怨懟,甚至歇斯底里;到後來甚至出門都低著頭,和別人四目相會都覺得對
方在嘲諷我。這一年多來,我去看精神科醫生、加入練跑團、參加十幾場21公里賽事、平
時把自己鎖在K書中心研究室強迫自己把論文完成——最重要的,少去接觸網路輿論。而
這一年多過去了,現在的我不能說自己復元了(離復元還好遠好遠),但至少,我想比較
開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錯了,我正視自己的卑賤和弱點,並在反省中逐步重建自
我。現在我大概就每周一次幫學長的網路直播節目主持,然後比較不去在乎賺錢的事。反
而一些慈善機構的合作我會義務答應,至少知道自己還是有點用處,比較不會覺得活在世
界上浪費資源。

沒有八卦補個弱爆點:
彭文正老師在辭去台大新聞所教職之前其實是我的指導教授,我跟他交情也不錯。在我最
崩潰的時候,我偶爾會打電話跟他求救或是抒發心情,而他一直都以虔誠基督徒的心境勸
告我不要想太多。但有一次,剛好是他兼差主持的風暴延燒時,他跟我說,他原本都覺得
自己不會被影響,但他自己遇到的時候,本來從不失眠、一覺到天亮的他,竟然輾轉反側
難以入眠,他才知道原來身陷其中時真的很難超脫。

還有一件很笨的事。我有一陣子看到關鍵字就會哭。去年元宵夜我在台北,在高雄的老媽
突然line我,只寫一句:“有看到嗎?黑人耶”

然後我急得大哭,猜想是不是又有新聞說我黑掉了,但上網又找不到類似消息,我慌張地
撥給我媽,可是她一直沒有接電話。我就這樣胡思亂想著急不已,10幾分鐘後,line的提
示聲響起,我看到我媽傳了一張圖片給我,我戰戰兢兢地點開來看………………………

是一群黑人在愛河河畔舞龍舞獅。但因為元宵人太多訊號可能不好,所以相片晚了十幾分
鐘才傳到o( ><)o 實在是被自己廢到笑呀,現在想想,簡直是
(っ=勒鱁)っ喵喵喵喵~喵電感應

總之。謝謝曾給我批評和建言、鼓勵與關心的所有人。沒有什麼是莫名其妙的,紅也是、
黑也是。但在每個步驟都不懂得收斂、檢討、修正、沉潛,就很有可能像我這樣,跨進自
我毀滅的深淵。還有,我當時應該勇敢一點的,對不起。

大家晚安。

手機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分享給朋友:

22歲女星《AV帝王》桌下挑逗男同學 大露腋毛裸身激戰山田孝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