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是本惡亦或本善?《魷魚遊戲》寫巨大成功背後有隱藏寓意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오징어 게임 // 魷魚遊戲

主演:李政宰、朴海秀

**以下含有《魷魚遊戲》劇雷,不想被暴雷的大家請自行跳過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人性,是「本善」,還是「本惡」的呢?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男主角李政宰。(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給我們的男主角,是一個與社會垃圾能畫上等號的魯蛇,因為李政宰飾演的成奇勳不只是個到處喊著「媽媽」、等著媽媽給零用錢,甚至不惜斷了母親的保險,還過分地偷取母親銀行血汗錢去賭博的壞兒子。欠債還錢就好,但是成奇勳卻是希望用賽馬翻盤的那個笨蛋,要不是飾演者是李政宰,為了他我眼裡裝了濾鏡,我早就罵慘他了,可是諷刺的是在這場生存遊戲中,這名垃圾竟然是最符合「善」的一個人。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鮮豔色彩。(圖/Netflix提供)

15日當天搶先看了第一集後的我,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劇中強烈的色彩對比及令人耳熟能詳的配樂。在進入了遊戲島嶼後,不分男女,參賽者們都換上了深綠色的運動服,而綠色象徵了生命和平等,卻同時暗示了被動感覺,與他們相反的管理者們,不分階級都換上了桃紅色的連身服,而桃紅色代表了溫順一點的權威及壓迫,沒有令人窒息卻也讓參賽者感到緊張。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顏色對比。(圖/Netflix提供)

除了服裝上的強烈對比,遊戲場所內的休息處只用了白色和黑框架床來裝飾,反之外邊的階梯和遊戲地點則充滿了彩色的設計,一個沈悶壓抑、另一邊廂亮彩童真,延續了對比感。此外,整個生存遊戲的6項遊戲選擇都是以兒童遊戲出發,卻找已長大成人的大人為參賽者;遊戲的配樂,就像第一個「一二三木頭人」使用了你我都會哼的《Fly Me to The Moon》搭配血腥的場面;餐點平等地分配、有秩序地移動、制定好的睡眠時間就像教導小孩「規矩」的大人濃縮版...

在整部影集中,「對比」是非常有存在感的一個元素,而以上提及的所有,於我看來便是襯托《魷魚遊戲》想要帶出的訊息:不管貧或富,「人性」的本質會在生死威迫瞬間盡現。

▲▼ ▲▼▲▼《魷魚遊戲》朴海秀。(圖/Netflix提供)

▲從小一起長大的朴海秀、李政宰一起參與了生存遊戲。(圖/Netflix提供)

曾和朋友討論過到底人出世的那刻是善良或是惡狠的,而意外的,總是抱著人性本善這想法的我,卻在朋友告知他認為人性是本惡的時候,感到無比地震驚,因為他認為每個人都是從淤泥出來,慢慢摸索潔淨的善,一步步學會放下私慾、自私,而成為好人。雖然到了最後,我依舊秉持人性「本善」的想法,但無疑這也開拓了我的視野。

而《魷魚遊戲》中的人們,卻讓我開始對於本善或本惡有了分歧。

▲▼ ▲▼▲▼《魷魚遊戲》朴海秀。(圖/Netflix提供)

▲朴海秀飾演尚佑。(圖/Netflix提供)

尚佑(朴海秀 飾演)來自平凡家庭,靠著自己力量考上首爾大,甚至也有一位很愛他的母親疼愛著。本來一帆風順進入了大企業工作的他,可以過上與母親無憂無慮的生活,殊不知卻犯下了掏空公款的壞事。

債台高築的他只好進入生存遊戲,而在那裡他的「惡」也逐漸顯現,為了還完債務的己慾,不把知道的第二遊戲告知好友奇勳還可原諒,糾結於自私的點,但是第四項遊戲利用阿里(Anupam Tripathi 飾演)信任而害死對方、第五個遊戲把前面第13位參賽者推向普通玻璃致死,甚至最後還了結了姜曉(鄭好娟 飾演)。尚佑是本惡的,用盡了努力和智慧來平衡自己的「惡」,但被剝奪名利和慾望的那刻,本性盡現。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許城泰飾演張德秀。(圖/Netflix提供)

101號張德秀(許城泰 飾演)除了好賭,也給予了上頭的錢財,本想來到這場遊戲試探情況,再把獎金偷走,卻遭遇了下屬的背叛,成為了獨剩的那位。遊戲中發起暴動的人是他、嚐了好處後拋棄別人的也是他,裝腔作勢是他的強項、暴力是他的能力,全劇惡得徹底的就是他!德秀是本惡的,用盡了暴戾妝扮自己,原性不用說已盡現。

▲▼ ▲▼《魷魚遊戲》姜曉鄭浩妍是誰?交往6年李東輝 甜蜜遊日「放閃情侶視角」。(圖/Netflix提供

▲鄭好娟飾演姜曉。(圖/Netflix提供)

067姜曉是脫北者,前期偷走奇勳的錢為的只是要一家人能在南韓團圓,卻被騙走錢財,只能豎起強硬的面貌才能保護自己,保護弟弟。參與遊戲也是一樣的原因,不過在被迫用智英(李瑜美 飾演)的生命換自己存活時卻幾近崩潰,內疚不捨。姜曉是本善的,用盡了外在強加的虛勢保護自己,但在面臨犧牲他人成全自己的一刻,痛苦的內疚是原性的善。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Anupam Tripathi飾演阿里。(圖/Netflix提供)

199阿里,是個為他人著想的人,不只在開頭遊戲救了奇勳,也在後續的拔河遊戲成為強大助攻。雖然因為討還欠薪不小心讓主管的手被截斷,但是那時刻的恐慌看得出他對自己犯的錯所感到的罪惡感。阿里是本善的,用盡了努力和汗水只想讓一家能安好,但在命運的作弄下成為了加害者,自責的罪惡是原性的善。

▲《魷魚遊戲》魏嘏雋(魏河俊)。(圖/Netflix提供)

▲魏嘏雋飾演俊昊。(圖/Netflix提供)

化身為桃紅色管理者的俊昊(魏嘏雋 飾演),是個想要找到失去蹤影哥哥的弟弟。以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無法對抗集團般的遊戲掌權者,所以他做了紀錄也在生死剎那想盡辦法把證據傳送出去,卻發現自己的哥哥是掌管一切遊戲、地位僅次於Host的第一交椅。俊昊是本善的,為了哥哥身陷危險也沒關係,但在可笑的秘密中自己成了矛盾的正義人士,模糊的最終去向成了最令人擔憂的角色。

▲▼《魷魚遊戲》拿到10億獎金?李政宰霸氣:全部捐出去。(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飾演成奇勳。(圖/Netflix提供)

而主角奇勳,其實是個設定有點模糊的男人,不過在我看來,他也是本善的一位。是個不孝子,更是一個賽馬成癮的男人,不過在看到母親病倒的時候,還是喚起了自己的責任心,因此回到了遊戲裡頭。

儘管在彈珠遊戲關卡顯示了自己的自私,但是為了不再失去最親近的人,大家是否也會做出那樣的選擇呢?他欺騙老人家的時候,雖然口氣非常不耐煩,但是眼裡的歉意、糾結與愧疚,我認為那便是因為「善」才能感到的負罪感。奇勳本性是善的,雖然做過許多錯事,卻用盡一切想用自己不靈敏的腦袋想找到最佳辦法,就算自己終生背負罪責也沒關係,這便是他原性的善。

▲▼《魷魚遊戲》拿到10億獎金?李政宰霸氣:全部捐出去。(圖/Netflix提供)

▲參加「遊戲」就能拿到巨額獎金。(圖/Netflix提供)

兒童遊戲是純粹、童真的,但試著回想的話,我們不也在小時候玩這些遊戲時做了犯規的舉動嗎?你我可能曾在「一二三木頭人」為了作弄他人,在暫停的一刻推了朋友,使他出局;或可能在拔河遊戲中,因為不想聽隊員的意見導致輸掉了比賽;再不然可能曾在彈珠遊戲中,毫不顧忌拿走了別人的彈珠;更可能也在與選玻璃相似的跳格子遊戲中,因為朋友把石子丟出格子而激動了一下...

這些童言童語的舉動,在孩子時期被看成是成長的過程、人性的琢磨、沉澱和奠定,但換一個想法,「魷魚遊戲」只是換了對象,加強了當中對於犯規的懲戒,放大了檢視,到頭來,還不是在遊戲中找尋和發掘一個人的人性嗎?

我認為是人,都有慾望,就像我雖然沒說出口,但也非常在乎文章的點閱和點讚數,所以對於「贏」這個字,我認為是人,就算只有一丁點,也會因為想贏而去鬥爭。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以童真時期的遊戲對比了人性的善惡。(圖/Netflix提供)

劇中的人物,有錢人因為有選擇權,能輕易得到而成為了永遠無法滿足慾望的生物;反觀拮据的人因為沒有選擇權,總是無法得到而成為了永遠無法填滿慾望的生物。所以有錢人出了錢,獲得了觀看人類生存遊戲這現實世界不能存在的慾望;貧困的人參與了遊戲,獲得了能贏取金錢解決困難,像慾望般的機會。兩者的碰撞,一個付、一個拿,才會產生如此有火花,引人反思的故事。

黃東赫導演自編也自導,完全就是最強的說故事者,而我認為他的此部作品更是打開了韓劇的新篇章,走出了新式風格的特色。影集中除了強烈顏色調配對比,和熟悉配樂的衝突感,令我很驚艷的還有在參賽者睡覺的大房間中互相殘殺,燈光一閃一黑,及第五個遊戲最後玻璃全數爆裂的慢動作拍攝方式更是吸睛。

▲《魷魚遊戲》黃東赫導演。(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黃東赫導演。(圖/Netflix提供)

前者利用燈光造就的可見與不可見即視感,加上暴力的熏陶,除了緊湊,一下黑暗、一下亮光挑戰了大家眼睛,更是把不知誰是敵人、誰是隊友的感覺強勢輸出。後者在壓線的最後一秒,奇勳安全通過後,快速炸裂了玻璃橋,但鏡頭拉到三名通關者時卻放慢,拍出了角色震驚感及破碎玻璃造成的傷口代表的分割,非常有創意。

雖然不少人認為結尾收得不好,但我想說說我的看法。整部影集非常強調色彩和對比,時間快轉到一年後的奇勳完全沒有變化,但是當他意識到了自己的愧疚感並不完全成立,因為001吳一男(吳永壽 飾演)竟是幕後策劃者時,那刻的背叛成為了他轉變的契機。

▲▼《魷魚遊戲》拿到10億獎金?李政宰霸氣:全部捐出去。(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在全球創話題。(圖/Netflix提供)

奇勳不再穿舒適的衣服而是換上了西裝、不再留著長髮而是改成了紅色的短髮、不再懦弱小笨而是勇於跑向阻止他人參與遊戲,更重要的是他發覺與其見女兒做一次好爸爸,他更想以能抬起頭,不再因為愧疚而自責的模樣見女兒,所以他回頭,想要用自己也知道的不足智力對抗遊戲,以卵擊石在所不惜。

我以為孔劉和李政宰同框已經是最難辦到的事,但沒想到更甚的是,我竟然能在這部影集看到李政宰和李炳憲睽違20幾年的世紀同框。假如有第二季,可以預想李政宰和李炳憲絕對會是必須回歸的重要角色。

人性到底是「本善」或「本惡」,我認為取決於你的解讀。影集中有著令人相信是本善,也有相信是本惡的角色,但到頭來我依舊相信人,是「本善」的,而「惡」是被環境的剝奪而形成的。

因為李政宰而看的《魷魚遊戲》,卻變成了超乎期待的一部作品,也印證了Netflix創意自由得到了超大成功。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小隻馬「隱乳正妹」爆紅! 神奇肚臍衩泳裝...5萬人驚呆朝聖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