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澀會美眉」標準低險遭換角 小薰變國民媽媽:我才幾歲!

記者李欣容/專訪

小薰憑《大債時代》入圍第56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配角,自稱是「佛系」入圍者,她幾乎不抱期待,也沒有想好得獎感言,但為了穿漂亮的禮服,減肥環節還是必不可少。曾是「黑澀會美眉」的小薰,已蛻變成實力派演員,但她也曾經面臨差點被換角,或是哭戲要點眼藥水的階段。

▲小薰黃瀞怡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飾演單親媽媽又負債,入圍金鐘獎。(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第三次入圍金鐘獎,這次放下名為「得失心」的包袱,整個人從容又自在,距離她第一次入圍,是2013年《我租了一個情人》,劇中她被許瑋甯雇用測試另一半宥勝的忠誠度,算是小三角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入圍的興奮感仍歷歷在目,小薰雀躍說,「第一次的感覺是百分之百的興奮!也會希望是我可以得到,可是又覺得不可能,第一次的期望一定是最高的,之後就開始慢慢下降。」甚至她還跟經紀人互相放話,得獎了經紀人就會懷孕,她則說,「不是,是妳懷了我才會得!」好感情展露無遺。

▲小薰黃瀞怡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為金鐘獎開始積極瘦身。(圖/記者林敬旻攝)

雖然入圍即是肯定,但為了參加典禮,瘦身還是必須的,小薰苦嘆,「頭很痛啊,沒辦法好好吃好好睡,全身痠痛,我現在就是一天吃一餐,吃到飽就好了。」如果真的得獎,她笑說,「我放空的程度可能會非常高,但我不會淚崩啦,還是會想把想感謝的人講完哈哈哈。」

不像優柔寡斷的雙魚座,小薰非常理性也非常ㄍㄧㄥ,如同她在《大債》中飾演的純珊,負債千萬老公又輕生,還得獨自扶養小孩,眼淚梗在喉嚨,就是不想向命運低頭。

小薰說,「這狀況跟我前兩年,我媽媽走掉的心態是一樣的,再加上我本身很喜歡小孩,我就把母愛再放大一點,把人生不順遂的經驗集合起來就會變成她。」素顏上鏡對她而言不是難事,之前還曾為了其他角色整夜沒睡,只為營造角色很累的心理狀態,但其實黑眼圈可以用化妝的,怎麼不化就好?她喊著,「狀態是真的有差!化妝萬一流汗還要補妝,愛看戲的絕對看得出來。」

而在《大債》中,對她來說最挑戰的是,除了第一天之外,每天上工都在哭,「就是廖士涵導演!真的很謝、謝、他。」咬牙切齒的語氣,聽起來像抱怨,但其實是滿滿的感謝。

▲小薰黃瀞怡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哭功」了得。(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坦言,過去在拍《我的寶貝四千金》時因為哭戲在很冷的環境下拍,一邊被風吹,一邊落淚實在太難受,到最後她主動說要點眼藥水,「我是可以接受點眼藥水的。」但廖士涵導演沒讓她點眼藥水,她也很爭氣都有做到導演的要求,「因為我想趕快哭完回家!真的好累。」

從美眉到演員,這一路上最困難的,不外乎就是轉型的過程,小薰也聊到,「當妳要被大家接受是可以演戲的,那是最難,在片場還是有人認定妳是美眉,妳的戲可能只有這樣,有把詞講完就好,他們並沒講明白,但看眼神就懂。我也會想再試試看,但也怕萬一試了真的沒辦法哭怎麼辦,就算了哈哈哈。」

▲小薰黃瀞怡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說小薰是實力派演員當之無愧。(圖/記者林敬旻攝)

直到入圍金鐘後,演員的身分才稍稍被大家認可,不過她當初卻差點被換掉,「我的眼神太利了,他們說要我清純無害,有場戲我跟宥勝重拍了4、5次,製作人就叫我去看片,他說『薰,你明明可以演得很好,可以再試試看嗎,真的沒辦法的話我們就換掉』。」

聽到重話,小薰燃起鬥志,「我沒哭,我這個人很不容易哭,我很逞強。我當初拍《翻滾吧蛋炒飯》我是從開鏡第一顆鏡頭,被罵到殺青,只要喊卡,不管誰錯開罵就是罵我,因為我是最小的,從那時刻起我會想說,哭了也沒意義,還要補妝,大家都要等,不如好好演好,演不好就再演。」

「我就是默默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從美眉時期,她就是這樣,一直到現在都是,小薰從不怕被定型,反而戲路越來越廣,私下她還是個有趣的人,自嘲很怕以後都要演媽媽,「我才幾歲國民媽媽,謝謝你們啊!」

▲小薰黃瀞怡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黃瀞怡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小薰可愛又風趣。(圖/記者林敬旻攝)

分享給朋友:

黃子韜直播「咆嘯懟酸民」吼:有什麼本事 「你再酸,也永遠無法超越我!」氣到泛淚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