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劇本抄襲爭議大翻盤! 第一版編劇「就是導演柳廣輝」

記者蕭采薇/台北報導

導演瞿友寧擔任監製的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成為台灣第一部票房破億的同志片,近來卻樹大招風,捲入劇本「抄襲」爭議。《ETtoday星光雲》先前曾披露,《刻在》前後曾有三個版本的劇本,前兩版是編劇鄭心媚所寫,但事件似乎再次逆轉,導演柳廣輝披露,其實最原始的版本,就是他的創作。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圖/劇照)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本也爆出爭議。(圖/氧氣提供)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導演柳廣輝是瞿友寧的高中同學,該片也是根據他性向啟蒙和初戀的故事改編。面對近日紛爭,柳廣輝在私人臉書,再次還原事件始末。他透露:「2014年,我入選了文化部劇本開發補助,劇名是《心天堂樂園》。在報名的大綱裡我就偷渡了自己高中念天主教學校跟同志啟蒙的經驗,放在一個遙遠的台東的60年代,還是個原住民男孩『阿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ETtoday星光雲》獨家取得《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鄭心媚版本的兩版劇本大綱,爆料者指出,最初鄭心媚寫了《心天堂樂園》,也是最一開始的版本。後來修改為《擁擠的樂園》。(圖/讀者提供)

▲《ETtoday星光雲》獨家取得《心天堂樂園》大綱。(圖/讀者提供)

《ETtoday星光雲》先前所取得的《心天堂樂園》,故事大綱確實就如柳廣輝所言,是原住民男孩和神父的故事。柳廣輝表示:「後來我請心媚跟我合作完成這個劇本,得到的補助金被報名公司東扣西扣後,我就跟心媚均分了剩餘的獎金。這個劇本寫好之後就擺了兩年。」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慶功,導演柳廣輝。(圖/記者林敬旻攝)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導演柳廣輝。(圖/記者林敬旻攝)

言下之意,就是《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最早發想的版本,其實就是柳廣輝的創作,而並非鄭心媚一人完成。柳廣輝表示,2016年,他第一次和瞿友寧談合作,當時對方問他手上「有沒有什麼故事」,於是柳廣輝把《心天堂樂園》拿了出來,當時還興奮的告訴鄭心媚要與瞿友寧合作,並且申請輔導金的消息。

▲▼導演鄭文堂、導演李權洋、編劇鄭心媚、演員楊謹華、姚淳耀、瑭霏出席民視《鏡子森林》金鐘入圍餐敘。(圖/記者張一中攝)

▲柳廣輝表示,當初是自己邀鄭心媚合作,最後也讓她「單掛了編劇」。(圖/記者張一中攝)

柳廣輝表示:「當時因為時間有限,所以瞿導給了一些修改意見,心媚也改了,我們就用《往天堂的路上》送了件,我也讓心媚單掛了編劇,把當初她幫我合寫《心天堂樂園》的Credit還給她。」他更強調:「你們不會懂我交給瞿導的是什麼樣的信任,我不知道誰能抄襲我那段生命經驗。」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圖/氧氣提供)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改編自導演柳廣輝高中時的故事。(圖/氧氣提供)

柳廣輝也對鄭心媚喊話:「我也要對心媚說聲抱歉,但《天堂》與《刻你》真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如果『顧問』兩個字讓你不舒服,請接受我的歉意,我希望在未來,我們仍能對彼此的生涯抱持善念與祝福。」

先前《刻在》曾遭質疑,鄭心媚的第二版劇本《擁擠的樂園》,主角名字就和電影中一樣是「阿漢」和「Birdy」,因此被質疑:「這怎麼會是一個字都沒用上?」不過柳廣輝也給出解答,「阿漢」是他的一個原住民朋友,因此他套用在第一版劇本中的名字。

▲▼瞿友寧翻出《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導演柳廣輝高中時的信,證實「Birdy」並非是鄭心媚創作出來的名字。(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瞿友寧翻出柳廣輝高中時的信,證實「Birdy」是從那時就有的名字。(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至於「Birdy」,瞿友寧則在臉書表示:「高中的我因為看了Birdy這部電影從二樓跳到一樓,於是後來就有了『Birdy』這個綽號⋯⋯」後來被柳廣輝「借用」,成為了他當年對象在故事中的代稱,柳廣輝說:「瞿導是我30多年的高中同學,也是很早知道我喜歡他們班上一個男生的人。」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慶功,監製瞿友寧。(圖/記者林敬旻攝)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監製瞿友寧。(圖/記者林敬旻攝)

事實上雖然爆料中稱《刻在》劇本是抄襲,但就連原編劇鄭心媚,都沒有說過這是「抄襲」。鄭心媚再次於個人臉書發聲:「本來是想讓事情落幕了,可是既然編劇的權益被提起,好像是個可以好好談的機會。」她透露,確實編劇名字被抹去、劇本被買斷,都是現在業界常出現的情況,「我現在的做法是,把寫劇本這件事分為原創和委託。」認為「編劇著作權」的概念,必須慢慢帶進業界。

分享給朋友:

大媽便意來...開腿直接解放! 路過滑手機民眾差點跌屎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