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志導演旅行遭「手語性騷」 自身經歷躍上大銀幕

記者蕭采薇/綜合報導

跑遍台灣、香港與日本東京、福岡、關西等亞洲各大同志影展,並在第四屆台灣國際聾人電影節淚目好評的日本聾人電影《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改編自雙性戀女導演今井Mika的自身經歷。故事講述聽障人華(長井惠里飾演)和步(小林遥飾演),身為聾人社群中的性少數,相愛相惜的故事,但這其實也是導演的故事。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兩位女主角長井惠里與小林遥都是首次參演電影,即在有限的篇幅裡展現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亮眼演出。女主角華在經歷了家庭革命失敗之後,忍不住向心上人哭訴,而步堅定的眼神和霸氣的回應:「女生跟女生就不能交往嗎?」更堅定了華面對自己、追求幸福的決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飾演步的女主角小林遙則希望這部同志電影能走入校園,從教育著手改變:「聾人同志的困境,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但我希望更多人明白,將聾人與同志這兩個身份放在一起,要面對的正是更多困難。」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改編自雙性戀聾人導演今井Mika自身的成長故事。同為聽障性少數身分的導演Mika,不喜歡自己的漢字姓名「美香」,覺得太女性化了,於是希望使用Mika這樣中性的名字作為稱呼。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Mika向家人出櫃的過程,比劇中女主角順利許多。19歲那年,她向父親坦承自己一直與女孩子談戀愛,父親聽聞後神情自若,指著Mika房間的同志電影光碟,表示自己早已猜到,但父親還是表示希望她能找到一位男子結婚生子,共組家庭。

直到某年Mika擔任性少數攝影展模特兒的時候,父親前來觀展,並自豪地站在Mika照片前自拍,將照片傳送給她,當下她才確定父親真的接受她了,「現在爸爸每年都問我何時才會有女朋友」Mika感動地說。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女同聾人鼓起勇氣向家人坦白出櫃。(圖/記GagaOOLala提供)

在聾啞學校學習,卻看見同志遭保守環境壓迫,讓Mika只能把喜歡女生的一面深藏心底:「其他聾人都會歧視我們(同性戀者),令我有很大的壓抑,只能藏在心裏。聾人社群很小,很快所有聾人都會知道你的性向。」顯示聾人性取向的壓力,遠比健聽人壓來得大上許多。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小林遥(左)與長井惠里唯美床戲挑動視覺神經。(圖/記GagaOOLala提供)

在一次訪問中她分享了某次旅行,為了節省旅費,男女八人合租房間。她與女友躺著聊天,某男旅伴見狀上前詢問她們是否是情侶,並且好奇地問起女同志如何親吻與做愛,甚至面不改色地問:「如果喝了酒,能不能三人一起睡?」此舉令她難以接受,覺得被性騷擾。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敘述聾人的女女戀。(圖/記GagaOOLala提供)

▲除了女女戀,《直至虹色清晨降臨》也穿插了跨性別、男男戀等多元性別的角色情節。(圖/記GagaOOLala提供)

《直至虹色清晨降臨》除了女女戀,也穿插女跨男、男跨女、男男戀等多元性別的角色與情節在其中。飾演啟聰高中棒球隊投手翔的玉田宙,片中他向心儀的學長告白後,性取向成為各學校的八卦,導致他不想上學並與外界切斷聯繫。

學校老師前來家裡關心時卻對翔說:「我懂你的痛苦,但我相信你未來一定會找到適合女的女孩。」健聽人老師的這段台詞讓玉田宙很有感觸。《直至虹色清晨降臨》已在GagaOOLala平台上架。

 

分享給朋友:

40秒內擺出100個POSE 上萬網友跪了:不跳機械舞太浪費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