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李帝勳擱置《信號》 發現他「細膩變化」再次打開!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某年某月的曾幾何時,我點開了韓劇《Signal信號》。一直從朋友間聽到對這部劇的讚頌,甚至自己也上網找了很多劇評來讀,但是點開的那刻還是怯懼的,因為那個時間點的我,並不喜歡李帝勳。

▲《信號》由趙震雄、金慧秀與李帝勳主演。(圖/翻攝自《信號》官網)

▲李帝勳主演《信號》聞名。(圖/翻攝自《信號》官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記得我看了第一集差不多一半,便按下暫停鍵,然後心想我這一生應該會就此錯過此神劇,不管任何人如何說都好,我也無法再點開。而那個原因,歸根究底還是李帝勳。

然而過了幾年後,前陣子電視劇《模範計程車》開播前的幾天,本來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追這部,畢竟拋開對李帝勳的無感,我很喜歡的反派專門戶金義聖這次不演反派讓我超驚喜,加上播出前換角爭議,又讓我很想支持,而且表藝珍一直給我很好的印象。發狠下定決心來搏一次命運轉盤,竟然變成了承載我感恩之心的一次不回頭跨境之旅。

因為李帝勳只用了《模範計程車》第一集,便讓我拋開對他直至現在的厭惡感,讓我狠狠地打臉了自己。

▲模範計程車,李帝勳,金義聖,李絮。(圖/friDay影音提供)

▲剛播畢的《模範計程車》由李帝勳主演。(圖/friDay影音提供)

和朋友聊天時,意外發現原來不只我一人因為李帝勳而沒把《信號》追完,所以在持續討論之下,我們最後同意了這件事最根本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李帝勳在《信號》的嗓音。

我認真地研究了李帝勳的聲色,而我發覺還真的有這一回事。在《模範計程車》裡,李帝勳壓低了嗓子,但是他沒有刻意地去強調那種沈穩,而在搭配起他整部劇的造型及性格,這樣平穩不做作的冷靜音色,確確實實與我們對他角色「金道奇」的想像非常符合。這樣不浮誇的聲音運用加上很好的角色詮釋,高完成度的一次演出恰恰地讓我以前地偏見馬上被說服,消失不見。

▲▼《我是遺物整理師》李帝勳、陳俊翔列出台灣美食「珍奶、擔擔麵」:希望疫情快結束!。(圖/Netflix提供)

▲李帝勳剛推出新作《我是遺物整理師》。(圖/Netflix提供)

而後,我在戲劇《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裡也發現,李帝勳在該劇裡用了比較慵懶、不羈的聲音來表現角色「曹尚久」對世界的厭惡及對自己不敢承認的失望。因為偶然發現了這樣的聲音處理方式,所以我也用了此方式往回追溯了李帝勳的其他作品。

像是2011年的電影《建築學概論》,為了表現出歡樂又青春的大學純情男生,李帝勳的語調比起金道奇時使用的,明顯地高出了一點,因為那種快樂與無懼,便是那樣的聲色能明確表達的。

▲▼男性聲音(圖/《建築學概論》劇照,翻攝自Naver Movie)

▲夯片《建築學概論》李帝勳飾演男主角年輕時候。(圖/翻攝自Naver Movie)

再往前一年,則是李帝勳首度擔任長篇電影主角的《那一夜,青春褪色》。這一部電影裡,他的嗓音是相互切換的,較高聲量時來代表內心的不安,因為無法用自己的角度來理解對方的想法;較低的聲量時則表示他強裝的鎮定,因為他想要主導整件事不想讓看似完好的一切崩盤。

而除了這樣的嗓音運用,這部電影所探討的主題甚至也成為了李帝勳作品裡,我最喜歡的一部。

**以下兩個段落有《那一夜,青春褪色》雷,請小心!

▲《那一夜,青春褪色》李帝勳。(圖/翻攝自Daum Movie)

▲李帝勳2011年電影《那一夜,青春褪色》。(圖/翻攝自Daum Movie)

李帝勳飾演的基泰,一直用暴力來把人帶來他身邊。他以為這樣做便是在交朋友,卻不知道他身邊環繞著的每個人是因為害怕被暴力對待才留下的。只有父親的他,卻鮮少能和父親見面,在沒有任何人能教他如何去與人相處、如何用愛來溝通時,他只是用著自己找到、理解到的方式來實現「交朋友」的夢。對於別人來說是超級簡單的事,在他面前卻變成了最大的人生難題。

所以當他連續失去了身邊他當成摯友的兩人之後,他的世界重新回到了孤獨。他不知道自己用著的方法是錯的,或許其實他連錯誤是什麼都沒法理解,所以當他坐在昏暗教室裡,只有側影入鏡,抑或是站在陽台的那一刻,便是最能表現被壓到最後一根稻草的慘狀。基泰錯了嗎?也許是的,但他的認知是他最能依靠的意志而已。

看完了這部電影,我頓時納悶,假如當時的那個某年某月,我能有機會看到《那一夜,青春褪色》的話,也許我也不會把對李帝勳的偏見與誤會拖拉到今年吧。

▲李帝勳。(圖/翻攝自李帝勳IG)

▲李帝勳常被說是老人或是無趣。(圖/翻攝自李帝勳IG)

看了電影、研究了聲音,接著我便找回李帝勳的幾個訪談來看,以彌補無知的自己毫無理由的討厭。訪談中,他多次提到自己常被說與「老爺爺(할배)」及「無趣(노잼)」兩字很有關連,因為粉絲覺得他每次回答問題都太過真摯、長氣。

可是,對於這樣的說法,我卻有另一種感觸。不管主持人要求李帝勳做什麼,他其實都會去做,而被問問題時也會想好了再給予答案。就像他被問自己酒量時,坦言不好,自己有喝了酒第二天頭疼宿醉的問題,所以這樣第二天就會毀了;抑或是被問及休閒沒拍攝時會做什麼事,他也誠實地回答了,如果可以就會去旅行,但由於這兩年因為疫情不能去,所以他閒時回到了上電影院看電影的日常。

喜歡看電影的李帝勳,也覺得電影能帶給他很大的動力,因為想要休息透氣時,只要被優秀電影的養分感染,便能再次提起奮鬥的精神。也因為如此,這樣有點純情的大男孩理想型,便是個與他擁有相同電影、音樂感知的soulmate(靈魂伴侶)。

▲李帝勳、柳俊烈2019年實境節目《Traveler》。(圖/翻攝自JTBC官網)

▲李帝勳、柳俊烈2019年實境節目《Traveler》。(圖/翻攝自JTBC官網)

最近的一次,他還被問及了離世之後想留下什麼樣的物品在這個世界,而李帝勳則回答,他想留下自己能讓人重溫的作品。為了拋開嚴肅感,他也開啟了賣萌之路,而他這樣做的一切其實也是為了粉絲。真實、可愛又呆萌(請參考綜藝《Traveler》中他忘了拿找零的片段),現在的我只在無限懊悔為什麼會討厭這樣的李帝勳呢?

曾經因為李帝勳而擱置的《信號》,再次因為李帝勳而打開的《信號》。雖然該劇中他的嗓音依舊讓我出戲,但是這次帶有滿滿愛意光環的我,已經走在神劇於bucket list打勾的路上。

最後,鄭重向你道歉。對不起,李帝勳,我錯了。祈願大家能在契機中用自己的努力發光,從別人眼中的無感之人成為現在於我而言很有重要性的「李帝勳」~*

PS:因為李帝勳超愛撒嬌,然後做完後又一直向觀眾道歉,所以引用朋友的話:「如果可愛是罪,李帝勳一定是無期徒刑!」「여심 방화죄(女心縱火罪)」及「심장 폭행죄(心臟暴行罪)」的罪犯李帝勳,請繼續犯罪吧~*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陪化療妻剃髮!下秒一舉動超暖 一起頂著「大光頭」陪伴對抗病魔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