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31/差點以為是長髮萌妹! 持修爆被張惠妹打槍:不要叫我老師

記者蔡琛儀/專訪

有著一頭及胸黑長直髮,齊眉妹妹頭,配上一張白淨精緻的臉,儼然是個正妹的長相,一開口才知道是個男兒身,他自稱是個超級宅男,放假幾乎不出門,嫌捷運站人多很麻煩,喜歡看卡通、收集玩具,他是去年推出首張專輯《房間裡的大象》,並在今年金曲獎和高爾宣、9m88、告五人、莫宰羊、楊士弘、JADE將共同競爭最佳新人獎的持修。

▲▼ 金曲入圍專訪-新人獎持修(阿妹愛徒)。(圖/記者黃克翔攝)

▲持修有著一頭及胸黑長直髮,齊眉妹妹頭,配上一張白淨精緻的臉。(圖/記者黃克翔攝)

持修長期在幕後,很少面對媒體,拍照姿勢顯得僵硬,還緊張地頻搓手,訪問時更是目光大多停留在桌面上,而他中性的長相,也常常被誤認成女孩子,「我每次出門,一定被人家叫『小姐』,去男廁也會有點尷尬。」還有一次去日本參加員工旅遊,在滑雪場更衣室換衣服,被當成女生趕出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24歲的持修,在高二就讀師大附中時就決定要進入音樂圈,高三完全沒在念書,也不打算要考大學,放棄可以直升台大的機會,在「閒閒沒事」的心情下去參加考試,竟讓他考上了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特教系,唸了一學期發現工作和學業無法兼顧,後來被退學,父母替他覺得可惜,但也沒有強烈反對他的志向。

▲▼ 金曲入圍專訪-新人獎持修(阿妹愛徒)。(圖/記者黃克翔攝)

▲持修的招牌比讚手勢,還喜歡配上一句「讚哦!」(圖/記者黃克翔攝)

他並非音樂奇才,也不是從小就在音樂薰陶中長大,因此單刀闖音樂圈,除了爸媽,身邊的人都反對,也讓持修有段日子吃足了苦頭,他同時在幕後當助理,晚上還要駐唱、寫歌,飲食、作息不正常導致胃食道逆流,嚴重到聲帶受傷啞嗓,足足一年讓他不敢開口說話,也不能唱歌,當兵時也得向長官報告自己不能躺下睡覺,憶起那段日子,持修說:「很多時候掙扎跟瓶頸,只為了那一點點成果,假如前面沒有做好足夠的練習,靈感來了,也無法做成好的作品,所以不管是不好或失敗的經驗都是必須的。」

惜才的天后張惠妹(阿妹),則是某次透過同事介紹,在2017年挖掘並簽下這個寶藏男孩,持修談到當年兩人的相遇過程,「我蠻緊張的,因為覺得她像神話人物,我不知道叫她什麼 ,就說老師好,她說不要叫我老師,也沒有問我有的沒的,反而是先問我星座。」他被阿妹的熱情所感染,「見到她之後,發現她不只是歌手,而是藝術家,有隨性、狂野的個人魅力。」第一次見面,阿妹就霸氣對他說:「我的錄音室、製作人都可以給你用!」

▲▼ 金曲入圍專訪-新人獎持修(阿妹愛徒)。(圖/記者黃克翔攝)

▲▼持修談到被阿妹挖掘的過程,仍覺得不可思議。(圖/記者黃克翔攝)

▲▼ 金曲入圍專訪-新人獎持修(阿妹愛徒)。(圖/記者黃克翔攝)

阿妹對於持修的創作也沒有太大干涉,他想要寫什麼歌就寫什麼,也會去聽聽他的錄音,歌曲MV拍完還會問他意見,「她對我要求就是技術再提升,也不會很嚴厲。」對於欣賞,也會毫無保留的讚美,「她完全沒有前輩的架子,不會吝嗇地展現出她想幫你的感覺。」

他這次入圍每個歌手一生只有一次機會的新人獎,偏偏強敵環伺,堪稱是「死亡之組」,他表示以前對於獎項很看重,把金曲視為最大的目標,「但越接近反而越沒有什麼感覺,就是覺得順其自然,沒得會很難過,有得就會很爽!」阿妹也叮嚀他得失心不要太重;問到服裝,他害羞笑說想穿得比較man一點,或許會是西裝,但絕對不會動到那一頭飄逸長髮。

▲▼ 金曲入圍專訪-新人獎持修(阿妹愛徒)。(圖/記者黃克翔攝)

▲持修透露今年金曲服裝想穿得「man」一點。(圖/記者黃克翔攝)

持修常常在IG提到「結婚」,好奇他是否很想要結婚?他笑說結婚對他來說還很遙遠,「但是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因為太遙遠,所以可以拿來開玩笑,我自己是一個人就可以過得很好。」單身一年的他,前女友大多都是網友,但他猜測可能因生活習慣和作息不同才分開,理想對象則希望能夠有共同興趣,喜歡看卡通更是重要。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最新新聞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