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你拍戲拍瘋了! 李亦捷躲避回家…收到「媽媽親筆信」哭出來

記者傅家妤/台北報導

「如果這一次沒試上,我好像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我很害怕我又失去這個機會,在那個時候的我就有一點像角色裡面,我覺得我沒有退路了。」

李亦捷2019年以《野雀之詩》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從北影最佳新演員重返這個舞台,中間足足相隔了9年,近來她在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時透露,過去曾有一段時間,她一直處於自我否定、懷疑的狀態,是施立導演給了她一句「我相信你」,直到確定選上成為《野雀之詩》的女主角,她用盡全力準備。

▲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李亦捷。(圖/記者林敬旻攝)

▲李亦捷在2019年多下台北電影獎的最佳女主角。(圖/記者林敬旻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抱著沒有退路的心情,李亦捷在接到角色後,全心全意投入、做足準備,甚至提前一個月去適應角色,完全把自己當成「阿麗」,以阿麗的思維方式生活、思考,甚至自告奮勇地跟著大哥去酒家「見習」,就這樣她越來越像阿麗,像到連導演、同劇組演員夏騰宏也嚇到了,施立導演透露:「夏騰宏覺得李亦捷很可怕,很心疼她,一天一天看著她越來越不像自己認識的李亦捷,夏騰宏覺得很恐怖。」

▲▼《野雀之詩》女主角李亦捷、導演施立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李亦捷在殺青後刻意換掉全身打扮,從外觀上遠離角色。(圖/記者周宸亘攝)

在電影拍攝結束後,李亦捷刻意換掉自己全身上下的打扮,換了新髮型、指甲油,希望先從外觀上讓自己從角色中抽離,當時連導演都誤以為她已經走出。但其實在心理方面,李亦捷足足花了3、4個月靠著親近大自然,到山裡走走以及打電動,投入到山林以及電動的世界當中,才慢慢地順利從角色中脫離出來。

▲▼《野雀之詩》女主角李亦捷、導演施立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李亦捷每次在拍戲前後,都會刻意減少與家人聯絡。(圖/記者周宸亘攝)

每一次拍戲,李亦捷都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去建立、抽離角色,一直在家中都是乖女兒、乖妹妹,好姐姐的她,這種「瘋魔」狀態讓家人非常不適應,因此每次在拍戲前後,她都刻意不回家,不跟家人見面、減少聯絡,「其實我曾經跟家人有過爭執,他們講了一句話『我看妳是拍戲拍瘋了!』這對我來講非常痛苦,生活上我都很真實地面對你們(家人),可是你們怎麼會以為我在演戲呢?」

▲▼ 《野雀之詩》劇照。(圖/好威映象提供)

▲李亦捷在《野雀之詩》是一名單親媽媽。(圖/好威映象提供)

家人的反應讓李亦捷意識到,其實自己的狀態並不需要讓家人看見,「他們不需要面對正在角色裡面的我,他們也不需要擔心,那拍完以後,我一定是整理完自己,再讓他們看到我,不想讓他們覺得我『拍戲最大』。」

在拍完《野雀之詩》後,李亦捷也有邀請媽媽觀賞,因為片中的她飾演一名酒家女,擔心較為傳統、大男人的爸爸無法接受,因此一直沒讓爸爸看過,而深知女兒習慣把自己「包緊緊」的李媽媽,在看完以後忍不住一直哭,「因為她知道我個性很ㄍㄧㄥ,我不是一個喜歡人家看我身體的人,所以我媽那時候覺得很難過的原因就是,她知道我一定是花了很多很多的努力才去克服這件事。」說著說著,李亦捷在訪談中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野雀之詩》劇照。(圖/好威映象提供)

▲李亦捷每一次拍戲前都努力把自己變成角色,在《野雀之詩》當中也不例外。(圖/好威映象提供)

在看似堅強、大剌剌的外衣底下,李亦捷心中其實一直都有很柔軟的部分,她把家人放在裡面,而在提及與家人的關係時,情緒突然湧了上來。她透露在看完電影後,媽媽有特別親手寫了一封信給她,「反正我媽是想跟我講說,辛苦我了,就是覺得我做得很好。」

▲▼《野雀之詩》女主角李亦捷、導演施立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李亦捷在接下施立導演(右)所執導的《野雀之詩》前一直都處於否定自己的狀態中。(圖/記者周宸亘攝)

雖然拍戲的過程非常辛苦,也有許多辛酸,也曾一度迷失,為了讓別人開心而演,但後來她找到了演戲對她來說真正的意義,讓她能夠更瞭解自己,「我永遠是那個最沒主見的人,所以其實我並不瞭解我自己,也並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可是拍戲的時候我會發現,這個角色喜歡做這件事情,其實我好像也喜歡,可是我從來沒有講,其實在透過演戲的時候,某一部分我也會越來越瞭解自己,知道我喜歡什麼知道、我不喜歡什麼,我什麼時候可以是什麼情緒,所以對我來說,演戲應該是我一輩子都想做的事情。」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