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相信王子會來救她!違背自己救了金秀賢 解析徐睿知內心世界

臺灣歐妮哈韓誌 臺灣歐妮

臺灣的歐妮迷上韓國的韓國⇋台灣大小事

文/臺灣歐妮

奧地利作家褚威格說過:「童話一生可以讀兩次,一次在孩提時代,那時天真無邪,對充滿生機、五彩繽紛的童話世界信以為真;一次在後來,很久很久以後,那時對童話的虛構已經了然於胸。」而《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高文英(徐睿知飾演)說:「童話是將現實世界的殘酷和暴力,悖理違情描寫而成的殘忍幻想,童話不是承載夢想的迷幻劑,而是喚醒現實的清醒劑。」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金秀賢,徐睿知,吳政世。(圖/Netflix提供)

▲徐睿知飾演童書作家,但卻認為童話只是殘忍幻想。(圖/Netflix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文英理解這些以前,是否也相信過五彩繽粉裡的童話呢?但可以確認的,在她對虛構的童話了然於胸時,離開了城津巿,可是她為了文鋼太卻願意再回到充滿詛咒的城堡,面對揮之不去的恐懼,這時的她,在心底不知道的那個深處是否也是相信童話的存在?相信心中的那個王子,總有一天會來到城堡裡解救她?

▲郭東延,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圖/Netflix提供)

▲郭東延飾演精神病患者。(圖/Netflix提供)

精神病院裡的權起道(郭東延飾演),就像家庭中那個想被父母關愛、卻又覺得不被看見的孩子,只好用強烈的行為來引起大人們的注意。

被高文英載到造勢會場上的權起道,那瘋狂行動的當下,也激起鋼太(金秀賢飾演)想釋放自己的心,雖然只有那一下下,他又拉回了自己;權起道的病發是顯性,而鋼太是壓抑。權起道雖然被母親用言語傷害,被打的那一巴掌,他感受到的不是責罵、不是被討厭,而是被看見。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金秀賢。(圖/翻攝自tvN)

▲金秀賢有一度把患者代換成自己。(圖/翻攝自tvN)

鋼太想起了與母親的相處,他的回憶裡,母親的眼裡都是哥哥,總是說著鋼太的存在是因為尚泰,「我也想被媽媽這麼疼愛著啊」小鋼太沒說出口在心裡這麼想著,可是當鋼太讀完《喪屍小孩》,鋼太的回憶裡又多出了在雨中媽媽輕喚小鋼太也要跟上的記憶,還有深夜裡靠著母親才能睡著的鋼太。

母親其實不是不在意他,「喪屍小孩」要的不是食物,而是媽媽的溫暖,這時的他也突然地懂了文英在高冷的外表下,那顆需要被溫暖的心。

▲金秀賢對決情敵超Man回應!緊抱徐睿知「我不走」劇迷看哭。(圖/翻攝自Netflix)

▲金秀賢幼年曾因為要照顧哥哥被迫放棄夢想。(圖/翻攝自Netflix)

高文英看到鋼太在大雨中出現,心裡是歡喜的,但是習慣性的掩飾,就像是怕被鋼太看穿一般。當鋼太握住她的手,要他感受手背的溫度,傷得透徹的心又回補了些溫暖,卻還是得裝著冷酷,其實她知道鋼太離不開她的,她知道怎麼樣才能抓得住鋼太,只是他還在抗拒中。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徐睿知。(圖/翻攝自tvN)

▲金秀賢握著徐睿知的手要她感受溫度。(圖/翻攝自tvN)

而高文英又是從何時開始認定文鋼太的呢?記憶回到鋼太開心的回到家,想跟母親分享得奬的那天,卻因為放尚泰獨自回家,鋼太換來責罵,他的心又受傷了。「我討厭哥哥,我希望哥哥早點離開世界!」小鋼太這麼說著,但是當尚泰落水,想起了剛剛對母親說的話,「是不是自己太過份了?他是哥哥啊~要不要救尚泰?」這一幕被小文英看到了,「不要救,直接離開!」文英這樣想著,在她的世界裡,鋼太就應該像媽媽教她的那樣冷酷。

但是鋼太回頭了,鋼太救起了哥哥,自己卻溺水,這一切,文英都看在眼裡。嘴裡雖然說著無趣,卻激起文英心中的善,偽善者對她來說並不是真的偽善,而是她想要證明人都是偽善,偏偏鋼太卻是那麼的真。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金秀賢,徐睿知。(圖/Netflix提供)

▲金秀賢與徐睿知小時候就有一段姻緣。(圖/Netflix提供)

那花瓣最後選擇不救,小文英內心的善選擇了救。雖然她酷酷的離開,也在心中留下了記憶,那踩著小鋼太送來的花說著叫他不要再來,其實不是真心的,而是為了保護!就像惡夢中驚醒的文英,說著「快逃」,卻緊抓著鋼太不放的手一樣,她也渴望著鋼太的保護,但又不想她的王子被消失。

到了第6集可以很清楚了解,為何設定文鋼太這角色的職業是精神病院裡的護工,可以照顧哥哥是其中之一,也因為是護工的身份,才能更快的了解文英的內心。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金秀賢,徐睿知。(圖/Netflix提供)

▲金秀賢的角色是看護。(圖/Netflix提供)

劇中因為文英外放的個性,觀眾可以自然很快速的注意且了解高文英這個角色所承受的過去,相對的,鋼太這個角色是相當內歛的,他也會有情緒控制不了的時候,對可能快要失控的哥哥大吼,平靜下來後再用尚泰懂的方式和好。

自閉症的尚泰善於看臉部表情判斷人的心情,所以鋼太學會控制臉上的情緒,叫文英要多學著點的表情情緒圖,也是鋼太用來教尚泰的,而鋼太被說是小丑般的微笑,也可以算是職業傷害了。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金秀賢,徐睿知。(圖/Netflix提供)

▲金秀賢拒絕成為別人的必需品。(圖/Netflix提供)

雖然身為護工,總是要安慰他人的心,但鋼太內心的傷痛不小於任何一個人,他不是不在乎高文英,相對的高文英太讓他在意了,但是他放不下哥哥,尚泰已經讓他夠忙了,他不想再一個高文英來增加他的痛苦。當他甩開文英的手,說著他不想再成為任何一個人的必需品,是因為他不想再為他人而活,像小鋼太說的,他要做自己的主人,他的人生也想要由自己決定。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金秀賢,徐睿知。(圖/Netflix提供)

▲金秀賢與徐睿知曖昧模糊的關係即將展開。(圖/Netflix提供)

鋼太想忘記的那個小女孩,那個不一定是有著美好回憶的小女孩,其實在從救了他的那天起,就知道小女孩離不開他的人生,又或者有沒有可能劇情還沒表現出的內容中,藏著小鋼太逃離城堡後,從旁得知小文英家庭的情況?鋼太母親的死,會不會也跟文英的父母有關?

鋼太身邊的人都看出他很在意文英、喜歡文英,鋼太卻還在抗拒著,對著從惡夢中醒來的文英說著「不會離開」的鋼太是否要跨出那一步了呢?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臺灣歐妮,看更多臺灣歐妮專欄文章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