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計程車司機》德籍記者還有其他人!冒險入光州記錄殘酷屠城真相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文/鍾樂偉

透過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我們都認識了那名叫「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的德國籍記者,本著公開真相的崇高精神,曾經冒著生命危險,從日本親身飛抵南韓光州,實地拍攝並記錄了那場最終演變成血腥屠城的民眾起義真相。而透過他鏡頭下的影像,不但保存了歷史,那些片段,後來更成了指控獨裁者殺人事實的最有力證據,最後讓事件得以平反。

狂吸金25億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角逐奧斯卡外語片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講述一名南韓司機偷載德國記者進入光州拍攝。(圖/翻攝自Naver Movie)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電影中,礙於篇幅所限,當然沒能完全呈現出所有有關當年光州「5.18民主運動」的各種細節內容。其實,除了辛茲彼得以外,當時也有不少跟他一樣,無懼軍人以槍阻嚇,敢於隻身從首爾南下到光州報導事件真相的外國新聞記者。有英國的、美國的、日本的、法國的,而其中一位讓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當年美聯社的記者-「Terry Anderson」。

外人熟悉Terry Anderson,大多是因為他曾於1985年在美聯社擔當駐貝魯特主管期間,在黎巴嫩遭綁架,被真主黨好戰分子挾持長達2000多天。但對他而言,迄今為止,他曾經在1980年5月於南韓光州經歷生死之間的體驗,同樣也叫他畢生難忘。

▲Terry Anderson。(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Terry Anderson曾被長時間挾持於黎巴嫩,圖為1992年他獲釋返鄉。(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辛茲彼得當年能夠進入光州,如他在後來撰寫的文章也指出,絕對是有賴於那名叫「金四福」的計程車司機,不怕軍人阻擋,奮不顧身地駕車進入光州市,他才能成功。而為美聯社工作的Terry Anderson,則沒有像辛茲彼得那樣好運,當他到達全羅南道附近時,他的計程車司機疑似聽聞市內已有軍人開槍事件發生,在擔心人身安全之下,並沒有送他抵達光州,只在附近城市丟下他,使他最終只能跟同事徒步進入光州,再開始報導工作。

另外,Terry Anderson在後來的訪問也澄清,當時光州市內不全然百分百被封城、與外界截斷來往,尤其是在軍隊第一次屠城的5月22日後,軍人稍微退出市郊,那時他們作為記者,也能多次出入光州市內。只是,由於主要幹道已被軍人封鎖,他們這些文字記者,為了把訊息透過電話匯報給首爾的同事,只好踏上單車,來回20多公里距離,途經山區與農田,到鄰近城市致電回首爾,後來再騎單車回到光州繼續工作。

▲Terry Anderson。(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Terry Anderson在擔任美聯社記者生涯,也曾親眼目睹南韓光州鎮壓事件。(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據他所說,他也曾經在光州經歷過2次險遭槍擊的生死關頭。第一次是當他從附近城市回到光州,正準備入城時,守在光州市邊圍的市民軍,曾經誤以為他是美軍軍人,曾經舉槍恐嚇他,幸好他懂得一句韓語說:「我是記者!」才倖免於難。

另外一次,則是當戒嚴軍再次入城後,進攻市民軍留守的全羅南道道廳時,由於他身在的飯店(大多外媒記者都住在那裡),正好與道廳相隔不遠,當時他決定拿起相機朝對面的道廳拍照時,一名在道廳前的軍人正好察覺他正想拍照,便立刻向他所在方向開槍,幸好他及時閃避,才能逃過一劫。

無論是辛茲彼得,或是Terry Anderson,我們幸運地有他們這類敢於追尋並記錄真相的記者,光州「5.18」才能保存那麼多具體證據,最後正是憑著他們留下的貢獻,這場運動才能夠獲得正名與平反。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由鍾樂偉【記錄光州 5.18 民運的另一勇敢記者 — Terry Anderson】授權提供►看更多鍾樂偉專欄文章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東森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林志穎在岳父前承認「跟前任聯絡過」 媽媽一聽是林心如:以為是謠言!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