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適合角色,去跟製片請辭!」 許瑋甯「當場給難看」證明自己:我可以做到

記者洪文/專訪

「我是那種越高壓的情況下,長得更好的植物。」

女神許瑋甯經歷《紅衣小女孩》、《目擊者》之後,近日又以影集《誰是被害者》社會線記者徐海茵深植人心,擁有混血五官的她大可演出愛情片的漂亮角色就好,而她一直以來不斷在演技表現上挑戰自我,其實跟她私底下的「反骨」個性有關。她在《ETtoday》專訪透露,過去曾有位導演告訴她:「妳不適合這個角色,去跟製片請辭!」讓她立刻被激起來,當下哭出來證明自己的實力,讓對方無話可說。

▲▼許瑋甯。(圖/艾玩天地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許瑋甯不斷在演技表現上挑戰自我,被人懷疑無法辦到時,她會逼自己做出來證明自己。(圖/艾玩天地提供)

許瑋甯坦言,一直以來自己都不是所謂「青春型」的女生,而一般人眼中17、18歲的女生形象有些美好的幻想,可能是話很多、很天真的模樣,「我就是特別安靜、不多話,可能大家跟我相處會有壓力的。」高中時有劇組來學校海選演員,製片、導演一排人坐在禮堂講台上,當時還不太會演戲的她被指定表演「任性的狀態」,硬逼著自己完成「很彆扭」的表演之後,結果獲選通過了。

沒想到許瑋甯拍一半被導演告知:「妳不適合這個角色,要不要去跟製片人請辭?」讓她氣不過:「當自己被懷疑沒辦法做到什麼事時,我反而會被激起來,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出來給別人看。」剛好第一天有場哭戲,她當下告訴自己:「我就哭給她看!」當眼淚掉下來後,導演走過去跟她點頭說:「很好!很好!」她至今難忘當時的心情,「我就覺得我贏了,你看吧!我是可以做到的!」

▲▼許瑋甯。(圖/艾玩天地提供)

▲許瑋甯難得挑戰「東方不敗」圓了古裝夢,相當開心。(圖/艾玩天地提供)

雖然不斷在演技表現突破自我,許瑋甯仍以時裝戲居多,私下的她其實很嚮往古裝戲,可惜很多導演坦白告訴她:「妳的臉不適合古裝。」她不為自己設限,還換個角度去想,其實自己很適合詮釋乾隆皇帝的愛妃—香妃,「她剛好是異族,我可以演個《香妃傳》。」她認為香妃有很多內心衝突,「她是草原性民族,平常騎馬,被帶回宮中要學習很多禮教,我覺得心中衝突的一面,應該是蠻好玩的,尤其乾隆對她很寵愛,應該會有自我、愛情或是自由之間的糾結。」

前一陣子,許瑋甯代言遊戲廣告扮演東方不敗,剛好圓了她的古裝夢,「當成為女性時,千嬌百媚的狀態,比女生更柔情似水,而變為陽剛一點時,刀劍一出沒有收回,很果決、果斷。」她坦言,這個角色很鮮明,「王祖賢、林青霞、陳喬恩各有各的狀態,我就是想辦法綜合他們的優點,放入這個角色當中。」除此之外,遊戲廠商還邀請她在廣告中獻聲跟八三夭合唱,難得挑戰搖滾的曲風,家人聽了Demo都聽不出她的聲音,讓她拍得相當過癮,廣告出來果然受到不少迴響。

▲▼許瑋甯。(圖/艾玩天地提供)

▲許瑋甯除了影集《誰是被害者》、舞台劇《我是大老婆》,還有一部電影《秘密訪客》與天王郭富城合作。(圖/艾玩天地提供)

除了遊戲廣告以外,許瑋甯近日連續交出《誰是被害者》、舞台劇《我的大老婆》等新的作品,相較2019年幾乎消失在觀眾面前,許多粉絲相當開心。她說:「我基本上沒有在休息,很奇怪,我一直都在拍戲,時常因為檔期或是後製的關係,可能停了一年,再下一年就會好幾部作品出來,就像是之前一下子有《紅衣小女孩》、《16個夏天》,今年也是一樣,一共有三部作品接連出來。」

換個角度去想,許瑋甯又覺得「稍微消失一年」或許還不錯,「對我來說是一直都在忙碌著,對觀眾來說是一年沒有作品見面,或許太頻繁見面會失去一種期待性,當我再出來時候,可以給大家一點期待,去發現我的表現有突破,或是耳目一新的感覺。如果太常出現,不管是力量夠不夠飽滿,觀眾可能看到我已經麻木了,所以這段時間的休息,或許是件好事情。」

▲許瑋甯角色有幽閉恐懼症。(圖/Netflix提供)

▲許瑋甯近日以影集《誰是被害者》社會線記者徐海茵,再度受到觀眾注目。(圖/Netflix提供)

外界關心許瑋甯何時與攝影師男友劉又年結婚,她笑說:「不急啦!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一直擔心我結婚這件事,可能是擔心我嫁不出去,還是怎樣。」談到兩人對於婚姻的看法,她表示:「我覺得現在一切是順其自然,我們倆其實有共同的目標,因為我們都是工作狂,很希望拚工作,現階段對我們來講,兩個人很幸福、生活很自在,可以一起努力工作,不會太擔心下一步。」

幫你超渡前女友!情趣娃娃葬禮 從入殮到舉辦追思會一條龍服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