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姚淳耀屈服道德底線 「暗巷抬腳SM」屁股抽筋

記者羅凌筠/專訪

35歲姚淳耀在改編BDSM小說的金穗獎入圍短片《軍犬》,化身徹底臣服的受虐忠犬,突破從影尺度,在台北大學深夜巷內裸體抬腳尿尿。姚淳耀事前看劇本就已經震撼不已,「我覺得身體尺度、心理尺度是很大挑戰,當演員一輩子一定要拍一次。」

▲▼姚淳耀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重返《一頁台北》場景。(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拍這場戲只穿丁字褲,披著浴袍走進片場再脫,30人的劇組為他清場,「印象最深的是我要學狗尿尿,腳要抬起來,有顆鏡頭從上面拍到下面,導演說『看不到你腳抬起來』,人正常只能45度,我可能抬到90度。」拍完4次他的腿部臀部已經抽筋,防護措施也全掉,燈光師和攝影師都看到他袒逞相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姚淳耀。(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在《軍犬》噴「清水調和嬰兒油」,營造汗珠閃耀感。(圖/記者張一中攝)

最難啟齒的台詞是?姚淳耀說:「叫主人吧,屈服的感覺很挑戰道德那條線。」影片最後一幕他要表演害怕失去主人,渴望再次被奴役的感覺,導演王品文要他對著手機螢幕幻想最想要的東西,從沒放棄演員夢想的他笑說,當時想的就是金馬獎和金鐘獎。

▲▼姚淳耀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收同志粉絲露骨私訊,「某一部分情慾被挑起來,那就是導演拍這個戲很成功」。(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第1部電影就演男主角,2010年在《一頁台北》對戲郭采潔,這部片讓他參加了8國影展,站上柏林影展舞台用英文致詞,連南非德班都征戰過,「對一個剛畢業的戲劇系大學生,是很美好的回憶,可是在《一頁台北》播完3年,沒有再拍任何一部電視、電影」,從雲端墜落的感覺非常難受。

▲▼姚淳耀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北藝大同學都很瘋狂,「我算是最正常」。(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那3年自己上網找演員招募,投了4個履歷都石沉大海,「朋友問說劇場幕後你要不要來,我就去做幕後道具、去當導演助理、表演老師」,劇場按場次算酬勞,姚淳耀最苦時3個月只領2萬元,期間也接過零星短片演出,曾經在片場走位走錯,遭工作人員冷酸「男主角?你想當男主角慢慢等吧,還差得遠」,讓他一度質疑,自己是不是很難得到肯定?

▲▼姚淳耀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姚淳耀高中參加現代詩社,喜歡上表演。(圖/記者張一中攝)

靠著打滾劇場累積人脈,姚淳耀接觸到偶像劇《我的自由年代》的演出機會;之後又挑戰行腳節目,2016年以《在台灣的故事》獲得金鐘獎主持人肯定,內心依舊渴望演戲的他毅然離職,反而陷入沒戲拍的空窗低潮,「得完金鐘,很多人覺得你是主持人,沒有人想找你再去演戲,半年沒有戲演會很著急,到了一個年齡階段,工作快10年,怎麼還是會遇到沒有工作的時候?」

等了又等終於貴人出現,「鄭文堂導演找我演《奇蹟的女兒》,像在沙漠很渴,終於喝到一杯水,從那一次後,漸漸大家又找你演戲,當你沒有戲的時候,好像也不會像以前那麼慌。」姚淳耀坦言,試鏡落選時時有,但他換個心態,把等戲期間當作格鬥選手賽季中間的充電,「不是沒工作,而是在準備」。

▲▼姚淳耀演出大尺度BDSM《軍犬》。(圖/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姚淳耀演出大尺度BDSM《軍犬》。(圖/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姚淳耀在演藝圈打拚,身邊始終有9年女友相伴,他暱稱對方「文青女神」,感情裡他是偏向S還是M?他笑說:「我一直都以為我是S,但後來發現可能有點M。」為了潔癖女友,姚淳耀化身家政男,擦地板、洗碗、刮乾浴室水漬,把家裡整理乾淨,「我應該是比較奴隸那邊」,愛情長跑9年他還沒「婚」頭,「我們對婚姻的認知並沒有一定要結婚」。

服裝品牌:cavalli CLASS

「女老師只穿內褲」房東3人狂盯 2年偷看破萬次!私生活全曝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