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霧花園》「愛」的不同詮釋 也是「恨」的重新定義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 夕霧花園 (2019)

主演:李心潔、阿部寬、張艾嘉

「借景」是這部電影很重要的一個元素,除了牽扯電影裡的男女主角之外,也適用於觀影的觀眾們,因為長達兩小時的時間,我們也借著張雲林這個角色為「景」,拼湊我們對《夕霧花園》的理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夕霧花園》劇照。ㄏ

(圖/甲上提供,以下皆同)

有雷,還未看的大家,請別越過這條線!

滿是燈火的小溪,雲林(李心潔 飾演)看見妹妹雲紅(林宣妤 飾演)從遠處向著自己走來。雲紅帶著一絲微笑,伸出手彷彿觸及了雲林的臉蛋;同樣的,雲林也舉起自己的手,想要撫摸妹妹漂亮的臉頰,但是自己的淚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充滿了自責與不捨,無助與悲憤。

因為她們倆最後一次看到對方時,雲紅即使如何希望自己能奔向姐姐,一起逃離如地獄般的惡夢,也用含淚的眼睛,命令了雲林趕快離開。雲林轉身拔腿就跑,想要重新回去救出妹妹時,才驚覺為時已晚。自此,妹妹成為了雲林心中拔不出的一根刺。

▲▼《夕霧花園》阿部寬飾演園藝師中村有朋。(圖/甲上提供)

雖然成為日軍戰俘,雲紅還是喜歡日式的花園,因為她說「我喜歡的是他們的花園,又不是人」。帶著妹妹的夢想,集結了自己對妹妹的追憶,雲林到了金馬崙高原向一名神秘的日本園藝師拜師學藝。從開始時的憎恨、到半途時的放下,後期的愛戀,甚至橫跨到幾十年後的理解,這部電影是「愛」的不同詮釋,也是「恨」的重新定義。

▲▼《夕霧花園》阿部寬飾演園藝師中村有朋。(圖/甲上提供)

我好喜歡這部電影的燈光,給人陳舊但溫暖的感覺。導演林書宇有幾幕把聚焦放在了演員的眼睛,以我自己的分析,我喜歡把那些鏡頭解釋為「框架」,眼睛成了你看到的景色框框,映入眼簾的則是你選擇的景色。你看到的,未必是景色的全部,但是你有權利去移動想要看見的景物,呈現出當中的微妙。

李心潔和張艾嘉兩人分飾於不同時期的主角張雲林,各自都有屬於當代的特色 — 年輕時的剛烈憤怒,及年紀大時的沈穩內斂,也因前者把日軍寫成書信的遺書敵不過氣地想要毀掉;後者看透了一切,想要委託寄出遲來幾十年的信件而生的強烈對比,更添隨時間成長的角色完整性。

▲▼《夕霧花園》劇照。(圖/甲上提供)

阿部寬好(高,也好)神秘,說話的含意絕對不只表面上的簡單,就如雲林一直詢問他「說話非得那樣嗎?」也沈默不語,可見這番高級的思想層次是多麼地需要時間歷練來滲透啊!最聰慧的一個人,才會想盡辦法用「借景」來表現出他對她的愛。

▲▼《夕霧花園》劇照。(圖/甲上提供)

飾演雲紅的林宣妤,是選美冠軍,也是觀眾票選出的「全民女神」,我也是自她參賽以來就很喜歡她了。目前為香港無線電視台女藝人,沒想到在那麼多演技前輩面前也表現得不錯,真的可以認真期待未來的她喲!

▲▼《夕霧花園》劇照。(圖/甲上提供)

我看這部電影時覺得五味雜陳。時代與身分的禁忌,無法促成紅線的相連。雲林說過,就算知道中村有朋(阿部寬 飾演)為日本政府做事也能接受這樣的他,但是後者覺得自己不能用這樣的身分去愛她。也許最終雲林選擇幫他洗脫罪名,是以愛之名最後的答覆吧。

在夕霧花園開啟的情,也該於夕霧花園結束,最好的緬懷就是曾經的回憶。


本來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糊塗人夫拍水龍頭邀功!正宮一看竟抓到「全裸小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