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莞允列4點強調:鮪魚說男友道歉是誤解! 事隔8月還清白「只求高抬貴手」

記者張筱涵/綜合報導

藝人Nono(辜莞允)和鮪魚(徐瑋吟)因照片事件鬧上法庭後,最後以不起訴處分作為結束,事發8個月她都待在家裡,僅靠著IG平台和粉絲互動,也沒有再接演藝工作,18日第一次公開接受訪問,一次說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辜莞允和鮪魚一起去帛琉錄影後友情破裂。(圖/翻攝自辜莞允IG)

▲辜莞允和鮪魚一起去帛琉錄影後友情破裂。(圖/翻攝自辜莞允IG)

Nono接受林裕豐專訪透露這8個月都待在家裡,是休息也是沉澱,談到在帛琉發生的事情時,她解釋:「因為我們要經營社群網站的關係,所以我一定是會拍很多照片,其中有幾張是拍到鮪魚在房間內的照片,但是是衣著完整的,只是是在她沒有、她可能沒有在看鏡頭這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頭看相簿發現有鮪魚被拍到的照片時,Nono說第一時間就刪除了,事情會發生主要是對方手機壞掉:「那我就想說她看起來很苦惱,所以我就借了我的平板給她,我主動借給她,但她翻閱了我的相簿跟翻閱了垃圾回收桶,她看到那些照片可能就覺得『欸妳怎麼可以拍我』這樣,所以她就去找了鐘哥。」

▲小鐘是當時的調解人,但Nono說小鐘也沒看過照片。(圖/翻攝自小鐘IG)

▲小鐘是當時的調解人,但Nono說小鐘也沒看過照片。(圖/翻攝自小鐘IG)

Nono看到鮪魚的大反應嚇了很大一跳,但因為其他的私人照片也已經在被看的狀況下想趕快解決,就在小鐘擔任調解人的情形下在帛琉和解。整段影片Nono強調並澄清4個重點:

一、鮪魚的確有在不知情狀況下被拍,但絕對不是洗澡中的裸露照片

Nono強調拍照過程中的確有拍到鮪魚,可是沒有裸照也沒有出浴照,對於未經同意拍到鮪魚這點感到非常抱歉。

二、所謂的「傳鮪魚裸露照給男友」是誤會

Nono提到傳給男友照片純粹想報備當下在做什麼,是一個正常情侶交往的互動:「絕對沒有傳徐瑋吟的裸照給他。」

三、鮪魚曾提Nono男友有寫道歉信,但也是誤解

Nono解釋:「那時候是我們在帛琉,我還沒把完整事情告知男友,我男友只聽到我跟鮪魚好像有一些糾紛,所以他急著想替我說話,他想讓我們兩個不要吵架,所以他有寫一個所謂就是替我說『這真的是個誤會』給徐瑋吟,並不是道歉因為我有拍照或男友要我拍照的這類事情,這些東西都是完全沒有的事情。」

四、不起訴書上寫的是檢察官和Nono查遍所有事證都沒有「這樣的」照片,兩位證人(包含小鐘)都沒看過照片

說到這點Nono表示:「其實我覺得有個重點是,我們到台灣之後我有把我的電子設備給徐瑋吟小姐檢查,她甚至也扣了我的電腦一整天。」

▲辜莞允和鮪魚一起去帛琉錄影後友情破裂。(圖/翻攝自辜莞允IG)

▲辜莞允以專訪和判決結果強調自身清白。(圖/翻攝自辜莞允IG)

最後,Nono坦承這8個月來過得很辛苦,看著網友的謾罵都心想「我到底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明明當時連所謂的判決都還沒下來,明明當時我有替自己講話,我是發了一個聲明的,但這個聲明跟我今天跟裕豐哥講的聲明其實完全一樣,但那個時候沒有人要報導,就是我沒有為自己發聲的管道。」

►Nono於2019年4月19日聲明報導:快訊/辜莞允神隱2天首發聲! 連列8點強調「絕對沒有露點照」

Nono繼續說:「另外一方他們是有媒體的管道,可以去這樣讓他們一直受採訪,一直有工作還,甚至到現在我好像看到新聞說鮪魚也買了房子在台北置產,我覺得很厲害但我沒辦法做到這一些,因為我沒有辦法為自己發聲。」工作完全停擺又陷入負面風波,爸媽也都勸離演藝圈,但她還是很熱愛演藝工作,希望還是能有機會上節目跟繼續做下去。

若未來有機會在節目上同台鮪魚,Nono說:「我其實真的不太知道要跟她說什麼,尤其是看到她對我講了這麼多話,因為我頂多看到採訪,就是有很多她跟我呼喊說什麼心疼我之類的,我其實真的沒有要跟她說什麼,我只是希望她可以高抬貴手。」

這次會受訪也純粹想把事情講清楚而不是引起另一個戰爭,Nono說現在判決也已經出來了,希望大家都搞清楚事情真相再做判斷:「真相就是這樣,我真的沒有做。」

▲辜莞允和鮪魚一起去帛琉錄影後友情破裂。(圖/翻攝自辜莞允IG)

▲辜莞允很喜歡演藝工作,希望風波過了還是有機會能繼續。(圖/翻攝自辜莞允IG)

►滑新聞還能亮起來,偷偷分享皮膚發光秘密!

陸網瘋傳「Angelababy車震鄧倫」 他曬私訊截圖嗆:這就是證據!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