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蔡小潔「我呼吸都惹人厭」憂鬱症復發5次 遇2至親輕生...哽咽:我救不了!

記者林彥君/專訪

蔡允潔(蔡小潔)出道7年,是各大綜藝節目的常客,個性傻大姐的她其實患有憂鬱症10年,蔡小潔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表示10年來發病4、5次,至今仍需要服藥及定期到醫院複診,努力將自己抽離陰暗面,她揭開過去那些沒和人說的痛苦經歷,希望藉由自身分享,讓同樣患有憂鬱症的人也有勇氣面對人生。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允潔10年來受憂鬱症所苦。(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小潔從小在家被要求課業外,也被教育不能有過大的情緒,「不能頂嘴,即使哭,也不能哭出聲音。」蔡小潔的父母在她國中時離婚,過去爸媽爭吵的景象,讓她無形中在內心積了許多負能量,她回想自己在小學時就出現自殘行為,會無意間拿筆弄傷自己的手,戳到都流血了,「我們家的問題不是在爸媽離婚後,我爸媽之前會打來打去,電視砸來砸去,菜刀飛來飛去,我媽曾拿菜刀丟我,刀還卡在牆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允潔曾因憂鬱症陷入低潮。(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小潔在高中將畢業時突然沒到學校上課,當時整天將自己縮在房間裡的陰暗角落,連燈都不開,並未察覺自己生病了,後來是輔導老師強制帶著她就醫,才確診憂鬱症。蔡小潔說在服藥後,身體不太舒服,也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從情緒大起大落,吃完藥後像整個人沉在泥沼中。」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允潔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高中畢業後她暫停升學,給自己2年時間先踏入社會,因為忙碌她擅自停藥,也漸漸出現抗藥性。蔡小潔出道前曾是模特兒,當時的男友條件好,是她認為「有頭有臉」的人,相處後讓她越來越自卑,造成憂鬱症復發再度就醫,那次是她2次發病。

回想起3年前同樣患有憂鬱症的阿姨離世,蔡小潔哽咽表示:「當時的男友拉不住我,無法救的時候,他會打給我的阿姨,阿姨幫助我很多,可是她卻死於憂鬱症,我外婆是自殺過世,她一心一意要追隨外婆腳步,我是個憂鬱症患者能夠感同身受,但很遺憾沒有幫到阿姨。」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阿姨離世是蔡允潔心中遺憾。(圖/記者黃克翔攝)

後來她又復發,曾在腦海閃過無數次想離開的念頭,甚至還曾恍惚地躺在馬路中央,「真的很可怕,當下都是沒有意識的,是股衝動,我躺在馬路上沒有死,用了很多方式想結束生命,當我腦袋清醒有意識時,我是真的想要救自己!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想找精神科醫生幫忙。」

蔡小潔提醒,憂鬱症患者要布好自己的安全網,她舉例自己的租屋處的窗戶無法全開,以防自己在衝動下做不了難以挽回的事,「好害怕,憂鬱症的情緒來了,是千匹馬都拖不住的。」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允潔以自身經歷鼓勵憂鬱症患者。(圖/記者黃克翔攝)

她看了很多精神科門診,也接觸過催眠,「醫生不是越有名就越能治癒,要找到一個真正懂你的人,讓自己能夠安心分享,不要因為看了一次精神科就覺得醫生不懂,我看了10年的精神科,近4年才找到能夠理解我的醫生,開的藥也讓我服用後比較舒服,所以不要輕易放棄!」

出道後除克服內心聲音,也要面對網友評論,蔡小潔自認當藝人多了一份社會責任,在自我調適後決定說出傷痛,現在的她越來越堅強,不但可以將自己拉出泥沼,未來也想用笑容照亮他人,「我連呼吸對酸民來說都是一種討厭,被罵當然會有不甘心,酸民就是找人宣洩,就當作是做功德,即使被酸也要好好活下去,我面對無數的酸民罵都可以挺過來了,沒有什麼事過不去的。」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允潔挺過憂鬱症低潮。(圖/記者黃克翔攝)

▲▼蔡允潔過年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美女作家腹痛「下體飄異味」 手一摸傻了:差點死在自己手裡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