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遠把爸爸刺在身上! 走跳演藝圈…黃仲崑「1句叮嚀」影響他到現在

記者羅凌筠/專訪

28歲黃遠在屏東拍攝時代大戲《傀儡花》,趕回台北接受專訪那天,他說:「回來台北,不習慣整個空氣味道。」擁有一半原住民血統的他天性愛好自然,沒事就愛往爸爸黃仲崑山上的家跑,他說:「我是一個很嬉皮的人,活在當下比較重要,以前發生的事情過去了,只能當作經驗累積,也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遠求學嘗試過台北一般體制的中學,那時爸爸名氣大,「學校路上有一家麵攤可以簽名賒帳,同學就會用我名字吃飯,全班都來吃,一個月花快2000塊,我的個性不懂拒絕,但(被佔便宜)感覺很差。」學長看到老師、主任對黃仲崑態度不一樣,也故意找黃遠麻煩、撞他肩膀挑釁,他說:「那個時候我很小,沒有一個方向感,學長約我做奇怪的事我就做,爬廢墟、撿球、要女生聯絡方式,但也在琢磨,我要跟他們走一樣的路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仲崑發現校園環境不適合黃遠,念完1學期就改送到森林中學就讀,黃遠說:「到森林中學有練團室、有木工室、有舞台,開始認識藝術,學藝術的人不會變壞,藝術都是正面。」問他做過最叛逆的事,他笑說:「偷拿零錢,我知道爸爸會修理我,體罰前還先講1個小時,所以不太會做壞事。」他說爸爸的教養方式都是言簡意賅,讓黃遠自己領悟,兩句話他記到現在,一是「先做該做的事再做想做的事」,二是進了演藝圈後,爸爸交代「演什麼像什麼」。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遠身上有6個刺青,個個意義不同,其中1個獅子刺青是代表爸爸,還有1個獻給已故編劇姑姑黃黎明,黃遠說:「我用節日紀念我姑姑生日跟忌日,我算姑姑跟阿嬤帶大,她把我當兒子照顧,會入行也是因為她。」妙的是黃遠身上面積最大的刺青,竟是希斯萊傑的小丑,他說:「《黑暗騎士》的小丑沒有背景,很像是1個靈魂,1個社會現象。」也是他很想挑戰的反派角色。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黃遠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沒想過刺青女友在身上?他搖搖頭說:「我不會做這種事,我有個女生朋友就是這樣,把3個男友刺在身上,有2個我認識,有時候聊天看到她刺青就會聊說那個誰誰誰,她後來就後悔。」黃遠喜歡上山下海,他也表示,「女朋友會找一個跟我一樣性質的人」。

信質疑小S...當場爆哭 激動:除了主持,你做到了多少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