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楊琳被胡睿兒拖累「落魄0收入險得憂鬱症」 仍義氣拒打隊友:沒什麼好怨!

記者蔡琛儀/專訪

「只希望你會記住,不會失望,起立鼓掌,再次注目」,嘻哈團體「Under Lover」成員楊琳,先前推出新歌《Under Lover》,顧名思義,歌曲就是以團體為主題,連MV都是他自拍、自製、自演,他近日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透露這首歌曲其實早就寫好半年多,直到他學會影片剪輯才終於推出,「我會去看以前我們表演的影片,是真的蠻懷念以前那種能跟歌迷互動的生活,所以一個晚上我就把歌曲寫好了。」藉由歌曲喚醒歌迷對他們的情感,「也等於我終於有勇氣可以繼續往前。」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楊琳以本名「賴以琳」,重新再出發。(圖/記者黃克翔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Under Lover曾以《癡情的男子漢》、《癡情玫瑰花》在網路大紅,因成員胡睿兒接連爆出呼麻、夜店撿屍性侵等醜聞,團體如今進入休團狀態,不過楊琳仍相當積極在音樂路上努力,使用本名「賴以琳」回歸,以新人身份重新開始,在網路上發表歌曲,12月5日也將推出個人專輯。

在團體被一連串醜聞打擊後,楊琳坦言,當時只覺得做好分內工作,應該不至於影響生活,直到工作開始被陸續取消,某天攤開通告表發現工作量變少,才警覺事情的嚴重性,光廣告代言收入就少了千萬元,連走在路上都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讓他開始疑神疑鬼,只要有人在他身後講悄悄話,他都會豎起耳朵想知道對方是不是在說他壞話。

▲▼UNDER LOVER。(圖/上多利娛樂提供)

▲由楊琳和胡睿兒組成的「Under Lover」曾紅極一時。(圖/上多利娛樂提供)

不斷的猜測,讓他逐漸害怕與人群接觸,直接把自己關在家裡,最長曾一個月足不出戶,想吃東西就在家煮,因此吃了一個月的泡麵;討厭白天燦爛的陽光,因為睜開眼就要面對無事可做的窘境,到了夜晚也不想開燈,彷彿將自己藏在無邊的黑暗之中,才能得到安全感,「那時的我根本是神經病,看什麼都不爽,看到一個杯子也覺得:『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幾乎走在憂鬱症邊緣。

家人、朋友打電話關心他、想約他出來走走散心,都被他婉拒,習慣將負面情緒自我消化的他苦笑:「明明那時候都沒事做,卻還是硬要跟他們說:『我明天有工作』、『我等下要幫人家寫歌。』盡量裝忙你知道嗎?」當時的他一個月最多只有1萬元,最慘則是0收入,也有以前天天相約出門玩的朋友就此疏遠他,讓他嚐盡人情冷暖的現實。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楊琳從事發後一直沒有對外說過胡睿兒的壞話。(圖/記者黃克翔攝)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曾因此埋怨胡睿兒嗎?這個問題他肯定被問了上千遍,但楊琳始終不落井下石,「我覺得我們已經當朋友這麼久,沒有什麼好怨不怨,也不用說什麼(對我)道不道歉,給予鼓勵比任何事情好多了,人都要去面對正視自己的錯誤。遇到了,還是要往前走過生活。」

胡睿兒現在也在網路上發表新歌,主題幾乎圍繞著「家庭」,兩人至今沒有聊過當時發生的種種,僅用交流歌曲傳達彼此的心情,「看他現在都在陪小孩,他也在朝自己的方向努力,顧小孩、做音樂,所以就互相鼓勵。」楊琳強調團體絕對不會解散,也可能會有再合體的機會,「等到我們的狀態都調整到最好吧,一定會有讓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