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54/《與惡》5大經典場面起雞皮 導演鬆口最上心王赦

記者林奕如/台北報導

《我們與惡的距離》金鐘54狂入圍14項,又勾起許多粉絲追劇回憶,製作團隊專業、完整劇本,以及沒有不會演的演員,創造出無數金句以及畫面,《ETtoday星光雲》整理出「5大名場面」,倒數期待10月5日金鐘頒獎典禮到來。

►看更多第54屆金鐘獎相關新聞

▲《我們與惡的距離》。(圖/與惡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飆演技。(圖/與惡臉書)

一、賈靜雯戲院淚崩「我過不去」

賈靜雯睽違15年回歸台劇,狂飆演技,飾演喪子之痛的母親宋喬安,利用濃妝以及工作麻痺自己,和老公感情失和,甚至疏遠了小女兒,她努力跨越那道過不去的坎,老公帶她到兒子被槍殺的戲院,想要讓她面對,這樣才能重新開始。
她隱藏已久的自責情緒終於得到釋放,回憶當年和兒子最後相處的經過,她崩潰大哭的對丈夫表示:「我過不去...我過不去。」這一幕絕對讓觀眾也跟著落淚。

▲▼《我們與惡的距離》。(圖/公視提供)

▲吳慷仁飾演人權律師。(圖/公視提供)

二、吳慷仁堅持人權律師理想

吳慷仁飾演法扶律師王赦,替殺人犯辯解,甚至被封「魔鬼代言人」,但他堅持的理想不被老婆認可,懷孕老婆跑回娘家,他醉酒大鬧,流淚表示自己對死刑的立場:「一個民主法治國家要靠殺人才可以撫慰人心,太荒謬了。」

為了這場重頭戲,吳慷仁在拍戲時跟導演報備,喝了酒再演出,自然說出角色信念,「就算真正該死的人,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保護這些人的權利是我的工作,是我想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工作。」這一刻,觀眾真的覺得他就是王赦。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導演林君陽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導演林君陽接受專訪時笑坦言,他對王赦角色「上心」,可能是因為自己跟王赦狀況「很類似」,「我的工作要長時間拍戲,要割捨家庭小孩,常讓老婆處在偽單親狀況去照顧女兒,老婆也是無怨無悔付出,全力支持我的裡念。」

▲《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劇中兒子被無差別殺人意外而死,溫昇豪飾演先生,吳慷仁法扶律師。(圖/公視提供)

▲謝瓊煖演出一鏡到底飆金句。(圖/公視提供)

三、兒子殺人,母親一輩子擔罪

駭人聽聞的無差別殺人案,媒體關注被害者家屬,鮮少有人去看到加害者家屬立場,《與惡》不帶偏見的去呈現殺人犯家屬的生活,李媽為了躲避大眾目光,在小漁村當流動攤販,當人權律師找上門,她終於忍不住情緒:「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一個20年去養一個殺人犯。」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謝瓊煖飆出驚人演技。

▲《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結局  。(圖/公視提供)

▲聖光台詞讓這一幕成經典畫面。(圖/公視提供)

四、應思聰罹患思覺失調症「為什麼是我」

林哲熹飾演罹患思覺失調症應思聰,接受治療後,一度回歸家庭,但病情又再度復發,他失控亂摔家具,和社工師宋喬平(林予晞 飾)單獨談話,他崩潰自問:「為什麼是我?」逼哭許多人眼淚,宋喬平給了他一個答案:「可能因為你比較勇敢吧。」播出後,林予晞透露這原本不在劇本裡,也感謝大家都很喜歡。

▲《與惡》撕掉標籤,展開對話。(圖/翻攝公視與惡的臉書)

▲《與惡》也呈現媒體現況。(圖/公視提供)

五、李大芝怒吼「你們在無形之中也殺了人」

該劇很重要的一環,也呈現媒體的狀況,李大芝(陳妤 飾)是殺人犯妹妹,努力想要逃脫一切,找到電視台工作,她不滿主管宋喬安利用職權之便曝光了父母的住處,對他們造成傷害,「我哥是殺了很多人,但我跟我的家人就沒有活下去的權力嗎?」她更是積壓許久的委屈,被激怒後的大吼:「你們可以隨便貼別人標籤,你們有沒有想過,在無形之中也殺了人。」一番話也顯現了媒體的現象。

►修圖修到厭世!這款CP值很可以

背心男捷運上「挺一根」…她PO影片怒轟噁心 網酸:女生激凸也算變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