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樂妍1年補辦4次身分證!被戶政事務所打槍 結局讓她「崩潰大哭」

記者張筱涵/綜合報導

藝人劉樂妍常透過臉書和微博表達政治立場,主要都在大陸活動的她常常因為懶散和房間太亂找不到台灣身分證,不過因為每次去戶政事務所申辦時手續都相單簡單,常常一不見就去辦,結果這次踢到了鐵板。

▲倒楣!身分證遺失竟被冒用作保。(圖/示意圖/記者許力方攝)

▲台灣身分證補辦身分證不到一天就可拿到手。(圖/示意圖/記者許力方攝)

劉樂妍說自己個性迷糊加上房間很亂常常弄丟身分證,但因為台灣補辦身分證容易,每次找不到就去戶政事務所,只是有一年已經補辦多達3次了,沒辦法說辦就辦,怎料在確認個人資料時,意外得知自己還有一個妹妹,活了36年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她當場嚇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且那個妹妹,就是劉樂妍小時候超討厭還慶幸對方得腸病毒有可能死掉的妹妹:「我爸爸還活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抱過那個妹妹,從來沒有仔細近看過她一眼,也從來沒有跟她玩過。我爸爸都盡量的避免了我們的接觸。我嫉妒她的存在,因為她有父有母,而且有人陪她玩。爸爸居然陪她。」

▲劉樂妍補辦身分證卡關。(圖/翻攝自劉樂妍微博)

▲劉樂妍補辦身分證卡關。(圖/翻攝自劉樂妍微博)

這件事情讓劉樂妍等高鐵的時候,眼淚就這樣不自覺流下,回過神來才發現雙頰早已被淚水浸濕,現在的她和妹妹再次取得聯繫,對爸爸的怨恨也漸漸放下:「現在看在你還留了一個家人給我的份上,我決定原諒你了……只希望,來生我們不見。今天9月17號我妹妹20歲生日了。」

▲劉樂妍補辦身分證卡關。(圖/翻攝自劉樂妍微博)

▲劉樂妍和家人對話。(圖/翻攝自劉樂妍微博)

【劉樂妍微博全文】

等高鐵的時候,眼淚一直無聲的滴。我也不知道我的眼淚為什麼一直滴一直滴。但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整個臉都濕了。

我是個迷糊的人,一年掉幾張身份證那是很正常的,其實也就是房間太亂,找不到在哪。在台灣補辦身份證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找不到就去補,找不到就去補,分分鐘搞定。

有一年,因為,我已經補辦了三次,中山戶政事務所的人開始有警覺心,櫃檯的人跟我說,劉小姐,因為今年你已經補辦三次,所以現在必須要跟你核對一下你的身份,請問一下,你的父親叫什麼名字?

我:劉XX

櫃檯:你的母親叫什麼名字?

我:諶家雯

櫃檯:請問一下,你有幾個兄弟姐妹?

我:一個弟弟。

櫃檯:你確定?

我:確定啊!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一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啊不然呢?

櫃檯:你要不要再想一下?

我:我就一個弟弟啊,不然嘞!我是劉樂妍啊,你在開玩笑吧,你不認識
我嗎?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全台灣應該連種田的都聽過我吧?難道讓我拿手機百度?)

櫃檯:你應該還有一個妹妹。
我:你確定?!(然後我突然恍然大悟ing)

櫃檯:請問一下,你妹妹叫什麼名字?

我:我……我……我……不知道!

櫃檯:你……確定?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爸死很久了(震驚的掉進回憶裡ing)

其實我爸爸還活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抱過那個妹妹,從來沒有仔細近看過她一眼,也從來沒有跟她玩過。我爸爸都儘量的避免了我們的接觸。我嫉妒她的存在,因為她有父有母,而且有人陪她玩。爸爸居然陪她。所以小時候聽說她得了腸病毒,聽說得了腸病毒小孩子會死掉的,我好開心啊,太好了,妹妹要死掉了,我看到新聞上的小孩子得了腸病毒都死了,我在心裡就幸災樂禍。

她的媽媽也不喜歡我,所有的人都不喜歡我。我就像電視裡演的那種最壞的孩子,會跟父母家裡的人大喊:我就知道你們都不愛我,然後跑出去離家出走的,就是我。

所以我討厭那個妹妹,我嫉妒她,她有父母。其實我也討厭那個跟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因為他是兒子。所有人都比較喜歡兒子。都要我讓弟弟。我不重要。

一直到我爸出殯的那一天,仇恨依然很強烈。我後母做了件非常絶的事情,錢都要我們兩個出,但訃聞上面只有她女兒的名字,寫她女兒是長女。

我跟弟弟不是她生的,所以我跟弟弟就是來觀禮的賓客,那時我跟弟弟都年輕氣盛。如果不是我爸爸躺在棺材裡,其實我們都想砸場子。隨時都想摔桌子,摔桌子的氣氛一觸即發。

當時的妹妹是個小小孩,她根本不認識我們是她哥哥姐姐,她被我後母家裡的人扶著披麻帶孝的走到我跟弟弟的面前,哭著跟我們兩個說:謝謝叔叔阿姨來參加我爸爸的喪禮。

我們兩個哭花了眼,沒有說話。

然後結果事情還沒完,我這個後母,還要拿走我爸的骨灰!我覺得這個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的可恨!我這輩子跟妳沒完!

好多年以後的有一天我看弟弟,發了條FB,他說:今天他終於原來圓了個夢。我問他:你圓了什麼夢?
他説:找到妹妹了。 我問他在哪?他說在FB,我趕緊去看。

我一看,果然還好,168公分,52公斤,大概差我18歲的時候18條街而已。

然後才發現,原來她也有給我送好友請求,只是我根本沒有通過她,我不知道她是誰。她不敢跟我說話,因為她覺得我應該比較凶。應該會討厭她。

我是蠻討厭她的。但是她也沒爸爸了,所以我們大家扯平。我就不討厭她了。很好奇她過的好不好?所以我主動發信息跟她講話。然後我們相認。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直在跟小時候的自己和解。小孩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所以我這輩子一定要做很多很多的好事,期待來世。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是給我的小孩找一個好的爸爸,找不到我就不生小孩。給他幸福的家,好的生活,讓他不用去打工。這是我的責任。

跟過去心中的仇恨和解。跟不懂事的自己和解。

我從19歲就有在網絡上寫日記的習慣,從我爺爺奶奶爸爸還活著,從我還在上學,賣酒,寫到他們一個個都不在了,寫下了我的思念,我的眼淚,我的憤怒,我的孤單,寫到後來網站都被我寫倒了…因為曾經寫過的東西太多,我不確定,我妹妹到底看到了什麼。可能也看到了我罵她媽吧。好尷尬。

我真沒想到她翻到了我的日記。

爸,其實我真的很恨你,我都覺得你偏心不愛我。你不愛惜自己身體,死那麼早。我自己也才剛長大,你丟一個未成年的弟弟給我,你怎麼好意思讓我對你說一路好走?

不過現在看在你還留了一個家人給我的份上,我決定原諒你了……只希望,來生我們不見。

今天9月17號我妹妹20歲生日了

►他奶奶的美麗小秘訣!

《與惡》得獎太high應思聰「被K一拳」 網友笑翻:為什麼是我!?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