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分鐘一鏡到底!導演許智彥VR新片《舊家》超催淚 高雄電影節首映

記者洪文/綜合報導

2019高雄電影節20日公布影展首波片單「高雄VR FILM LAB」,包括導演徐漢強《星際大騙局 之 登月計畫》、導演蕭雅全《那年夏天,我被FIRED五次》、導演何蔚庭《看著我》、導演許智彥的《舊家》、導演高逸軍《落難神像》與導演吳柏泓《我的敘利亞鄰居》6部作品,故事涵括登陸月球、高空洗窗、家族離散、大家樂、敘利亞難民等,創造出多樣繽紛的台灣VR風景。

《誰先愛上他的》導演之一許智彥,首部VR電影《舊家》回溯家族故事,帶領觀眾來到祖父母位於新營的舊家,重現過年團聚的熱鬧氣氛、以及現今的家族離散。全片15分鐘一鏡到底、導演透過祖母的觀點,邀請家族成員一同演出,跨越在實驗與紀錄之間,充滿溫暖的想像力。許智彥表示成為父親之後,對於家族成員的變化、成長、衰老和新生有深刻感觸,他也透過這部作品的製作過程,重新連繫家人之間的關係,是一部絕對令人落淚的作品。

▲▼導演許智彥的《舊家》。(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許智彥的《舊家》。(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在2017「台灣VR創作元年」,以《全能元神宮改造王》享譽國際各VR影展的導演徐漢強,今年再與高雄電影節合作,推出最新諷刺喜劇《星際大騙局 之 登月計畫》,帶領觀眾踩上那一小步,卻被媒體放大成「一大步」誕生的造神時刻。徐漢強不改幽默本色,透過人機互動模式,讓觀眾親自體驗登月時刻、揭穿世紀大謎團「人類是否曾經登陸月球?」,反思當今社會的假新聞風暴,已有多個國際影展引頸邀請,並入選2019威尼斯影展的VR創投項目。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徐漢強《星際大騙局 之 登月計畫》。(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徐漢強《星際大騙局 之 登月計畫》。(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在《范保德》裡凝視父子關係的導演蕭雅全,在首部VR電影《那年夏天,我被FIRED五次》,逼視台灣的底層工作環境,讓觀眾親臨高空洗窗、養蜂養雞等工作現場,透視高度危險的工作環境與勞動狀況。蕭雅全表示「人家都問我VR拍攝現場長怎樣,我也不知道是長怎樣,因為我一直被趕走」。《那年夏天,我被FIRED五次》的臨場效果之好,導演說自己有懼高症,不管是拍攝或是剪輯高空洗窗的片段時,都讓他忍不住全身冒冷汗。

▲▼導演蕭雅全《那年夏天,我被FIRED五次》。(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蕭雅全《那年夏天,我被FIRED五次》。(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何蔚庭導演的首部VR電影《看著我》,有如延續《幸福城市》裡的人際疏離主題,何蔚庭有感於人手一機的社會,人與人之間減少了凝視,「不論科技有多發達,我們還是要看著對方,情感才能交流」。本片亦是黃河首度演出VR電影,他所飾演的小張想要找回人與人的連結,因此有如電影《鬥陣俱樂部》和人們近身搏鬥,企圖感受最真實的痛覺與觸覺。黃河表示VR演出經驗很特別,開拍時現場完全淨空,只剩下機器和演員,可以完全不受干擾、真實演出,讓他覺得很過癮。

▲▼導演何蔚庭《看著我》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何蔚庭《看著我》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以《抓周》獲金穗獎最佳學生作品獎的高逸軍,籌備兩年終於完成的VR電影《落難神像》,全片以動態捕捉技術結合CG動畫,藉著青年與神像工藝的情感連結,重現80年代台灣風靡大家樂、報明牌、買神像的荒謬氛圍,由金鐘影后黃采儀、蔡明修、新生代男星石知田共同演出。高逸軍表示小時候很多叔叔阿姨會找他報明牌,當年的神像崇拜彷彿都是過去式,但想透過VR的獨特敘事手法,讓觀眾以神像視角換位思考,沉浸瘋狂信眾的時代氛圍。

▲▼導演高逸軍《落難神像》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高逸軍《落難神像》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獨立影像工作者吳柏泓擔任紀錄片工作者多年,長期關注社會議題,以紀錄片《救命人》獲新北市紀錄片獎優選與多項紀錄片大獎,本次VR新作《我的敘利亞鄰居》跟隨台灣媽媽鄧馨庭遠赴土耳其,紀錄鄧馨庭為淪落當地的敘利亞難民奔走,帶領兒童重返學校的故事。《我的敘利亞鄰居》是台灣少數的VR紀錄片創作,導演吳柏泓還原電影中的難民場景,帶領觀眾直接進入現場、流露最自然的同理與共鳴,相隔千里之遙的台灣和土耳其,在這部作品達到完整的同理與共鳴。
 
2019高雄電影節將於10月10日至27日舉辦。

▲▼導演吳柏泓《我的敘利亞鄰居》。(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吳柏泓《我的敘利亞鄰居》。(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