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還記得她的笑容嗎? 喬喬:想和妙麗一樣,打敗討厭的人!

文/李欣容

童星喬喬(于卉喬)近來因家務事頻上新聞版面,不少網友心疼她小小年紀要面對大人的恩怨,《我們與惡的距離》真實上演,格外諷刺,獨自出席公益活動、冷靜出席母親公祭,她被迫一夕成長,但她真的小到無法承擔,或是不懂事情的真相嗎?

▲▼   于卉喬          。(圖/翻攝自Facebook/于卉喬)

▲喬喬不喜歡用手機,但書本不離身。(圖/翻攝自Facebook/于卉喬)

爭執對錯有何用,傷的是孩子的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喬媽過世消息傳出時,喬喬人在學校上課,是同學用手機看到新聞,拿給她看,她才知道自己的媽媽癌症過世了,老師才打電話請喬爸到學校,11歲的喬喬對大人的世界充滿憤怒、不解,「為什麼媽媽死掉不是先告訴我?」

而喬媽的粉絲專頁,也是在她過世後才被開啟的,為什麼喬喬沒有看過,是因為根本沒公開,裡面許多文字是她們母女見面後,喬媽寫下的感想。

喬媽的親友說喬爸作秀,喬爸事後又接受專訪,曝光手寫信,控訴喬媽親友對他的抹黑,這麼一來一往,出發點都是愛護喬喬,希望喬喬能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

但為什麼都沒人想過,在這場殺得你死我活的爭辯中,孩子的心早已被傷透。

▲▼喬喬(于卉喬)出席公益活動。(圖/記者張一中攝)

▲喬喬出席公益活動。(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喬喬為什麼自己出席公益活動?

喬媽過世後,當週喬喬有一場公益活動,「與惡」的距離真實上演,沒有人想拿麥克風堵著一個孩子,問她「媽媽過世有什麼感覺」這種問題,但是公開的記者會,記者到場是職責所在,無論今天是喬喬,或任何一位成年的藝人,只要是公開記者會,記者都會到場參加。

最終的問題是,為什麼喬爸沒有出現「保護」他的女兒?

經紀人無奈說,那是場公益活動,不是親子活動,過去是因為沒有經紀人,所以喬爸會同行,但現在有了,喬爸自然可以選擇不必到場,「行前有跟喬喬說明,當天一定會有很多媒體來拍妳,但是我們沒有做錯事,而且公益活動是做好事。」

在喬喬的同意之下,活動照常舉行,只是我們都不知道,爸爸沒有陪著,她害不害怕?在這風口浪尖上,她是否曾想拒絕出席活動?但善於察言觀色的她一定知道,只有照常出席活動「對大家才最好」。

▲▼   于卉喬          。(圖/翻攝自Facebook/于卉喬)

▲喬喬笑起來甜甜的,相當可愛 。(圖/翻攝自Facebook/于卉喬)

被大人折騰不休,喬喬沒了笑容

喬媽告別式當天,喬喬是孝女,在前面做滿該有的儀式,不斷回神望向爸爸,整個人被不安全感籠罩著,家祭完,她被現場的大陣仗嚇哭,趴在爸爸身上離開。

進場的時候她神情凝重,但沒有哭,走的時候卻是被嚇哭的,外界開始揣測她的內心世界,大家想知道的,無非是喬媽如何受了委屈,喬爸如何教育喬喬,她跟媽媽的感情到底好不好。

但有人發現嗎,喬喬除了不哭之外,她也不再笑了。

▲▼《我們與惡的距離》于卉喬 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喬喬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想像「妙麗」一樣,打敗討厭的人

還記得當初為了《我們與惡的距離》約了喬喬專訪,她說平常看很多課外讀物,要了解那些超齡台詞並不難,我問她都看哪些課外書,她說,「一些西方的經典文學,珍奧斯汀的書,傲慢與偏見,簡愛那一類型。」

她看的書,比很多懂事的大人都還要深奧,她對自己要求很高,為了跟爸爸出國玩,或是拍戲,她會犧牲平常玩樂的時間把功課寫完,甚至超前。

▲▼《我們與惡的距離》于卉喬 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喬喬最喜歡「妙麗」,希望能跟她一樣打敗討厭的人。(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班上男生拿假蜘蛛嚇她,她很生氣,卻也不會罵回去,問她為什麼不反擊,她說:「因為我覺得那樣不太好。」她的偶像是艾瑪華森,因為她覺得《哈利波特》裡的妙麗(艾瑪華森 飾)很「恰北北」,都可以打敗那些討厭的人,直喊著:「我一定也可以!」

當時她的笑聲,單純又響亮,這麼珍貴的歲月,很快就會隨著年紀增長消失不見,只是為什麼大人要這麼快剝奪她的童年呢。這週是小學期末考,考完試、放完暑假,待鳳凰花開之時,她就是一位國中生了。

●作者李欣容,現為《ETtoday星光雲》娛樂中心戲劇線記者。以上言論為個人立場,與公司無關。ET論壇歡迎雲友更多參與,也歡迎網友發表高見,投稿請寄 editor@ettoday.net

三寶妹逆向超車轉角「臉撞臉」 1秒擊落重機哥!網笑:戀愛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