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我們與惡的距離》還有4大暖角! 揭開劇中對話隱藏含義

文/李欣容

公視、CATCHPLAY、HBO Asia《我們與惡的距離》以無差別殺人案為核心,探討被害者、加害者、政府以及醫院等相關單位之間的關係。除了因悲劇喪子的夫妻賈靜雯、溫昇豪之外,本劇其實還有許多「療癒系」角色,在這些受傷的人墜落懸崖前出手相助。

▲▼《我們與惡的距離》曾沛慈、施名帥、洪都拉斯、林予晞            。(圖/翻攝自公視+)

▲林予晞 。(圖/翻攝自公視+)

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更多《我們與惡的距離》相關新聞

林予晞-宋喬平:再怎麼樣,她也是個受傷的太太

林予晞飾演宋喬平,是一位精神科社工師,溫柔的聲音,總能在姊姊喬安(賈靜雯 飾)崩潰、酒醉時暖化她的情緒,指引她一條光明的道路,並在喬安與昭國(溫昇豪 飾)幾乎無藥可救的婚姻中,扮演接起名為愛情那條線的重要角色。

第三集中,她突破盲點,對昭國直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再怎麼樣也是受傷的太太,找個時間帶姊姊去做諮商。」她認為喬安一家人,都還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之中。

通常人在遭逢巨大壓力及創傷後,可能會發生麻木、疏離感,甚至去現實感、去自我感、解離性失憶以及對外界覺知能力減弱。如同喬安酗酒、靠工作掩飾脆弱和傷口,對身邊的人毫不關心。

所有人都認為宋喬安沒救了,像塊大冰山,失去兒子她連自己的人生也不要了。

她是,是無法從兒子離開的傷痛中走出來,但或許她逃避的,是身為一個母親,卻沒能保護好自己的兒子的事實,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因為只有埋在自責裡,她才能繼續懲罰自己。

▲▼《我們與惡的距離》曾沛慈、施名帥、洪都拉斯、林予晞            。(圖/翻攝自公視+)

▲施名帥。(圖/翻攝自公視+)

施名帥-林一駿:重點是有沒有想挽回這段婚姻?有,那就努力點

林一駿是喬平的丈夫,精神科醫師,在第二集中因幼兒園疑似有精神疾病患者闖入,部分學生和老師遲遲未脫困,被喬安召喚到電視台幫忙講解精神疾病。

雖然他不苟同喬安報新聞,搶收視率的風格,直喊,「病人被污名化,都是你們這些媒體害的,這樣一報,明天家屬都把沒什麼問題的病人,送去強制住院了。」

也常說失去兒子的喬安,心像是銅牆鐵壁,很難攻破,但在喬平勸昭國帶喬安去做諮商的時候,他也推了一把,「今天就當義診,你有沒有想挽回這段婚姻,有就努力點,沒有就算了。

在醫院裡是專業的精神科醫師,回到家褲子一脫,穿著四角褲打電動,隨口吐出的大道理,聽起來是閒話家常,但卻是喬安、昭國最缺乏的人生信念。有時候是非對錯,想或不想,人生的十字路口,非黑即白。

▲▼《我們與惡的距離》曾沛慈、施名帥、洪都拉斯、林予晞            。(圖/翻攝自公視+)

▲洪都拉斯。(圖/翻攝自公視+)

洪都拉斯-廖鈕世:老天爺要誰走,不是妳能決定的

洪都拉斯在第一集就發揮療癒功能,所有人都知道喬安的傷痛,但沒有人敢戳破,也不敢觸碰,只能摸摸鼻子盡量順從,只有他這位和喬安一起奮鬥多年的老戰友,敢在她面前提及兒子已經死掉的事實。

就因為是老戰友,他看過溫柔似水的喬安,並試圖想喚回以前的她,「妳可以關心一下妳身邊的人嗎?妳每天這樣冷冰冰的跟冷凍庫一樣,人都被妳裁光了。」也只有面對廖紐世,宋喬安才會掏出內心最深處的瘡疤,自嘲,「我還能留住誰啊?我連我兒子跟先生都留不住。」

但有時候傷口不碰,不代表就會好,不如時刻提醒它的存在,讓喬安在痛苦中學會自我療傷,也為寫實的劇情增加一些效果,讓觀眾在看戲時不會過於嚴肅、沉悶,畢竟總要有人打破僵局,不是什麼事情往自已身上攬,就能減輕罪惡感,「老天爺要誰走,不是妳能決定的。

▲▼《我們與惡的距離》曾沛慈、施名帥、洪都拉斯、林予晞            。(圖/翻攝自公視+)

▲曾沛慈 。(圖/翻攝自公視+)

曾沛慈-應思悅:笑開來,好運才會來

應思悅是本劇中希望的代表,她的與世無爭,舉手投足都充滿著待嫁新娘的幸福,本來以為她會是整齣劇中,指引這些破碎心靈的一盞明燈,沒想到劇情急轉直下,她成了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她的弟弟應思聰(林哲熹 飾)為了拍電影闖入幼兒園,被當成嫌疑犯抓進警局,經過精神鑑定確認罹患思覺失調症,而且發現這種病竟然會遺傳,屬於重性精神病,世界各地大約每100人就有1人會患上這種症狀,患者很難清楚表達自己的感受,或是太過沉醉自我的幻想之中,忘了吃飯、睡覺。

擁有這樣的遺傳基因,她的婚姻面臨破局困境,且原本的房客大芝(陳妤 飾)竟然還是殺人犯的妹妹,一屋子的人瞬間都成了社會弱勢,人生開始徹底崩壞。

想都沒想過,當初她送給大芝髮圈的時候,那句「要笑,笑開來,好運才會來」有一天也會用在自己的人生。然而這只是她必須面對的生命課題,回歸病症本身,2014年衛福部已經精神分裂正名為思覺失調症,其中「失調」二字,同時也代表著它有恢復的可能性,是否也意味著,應思悅的幸福最後還是會回到她身邊呢?

▲《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與溫昇豪詮釋受害者家屬神情悲痛。(圖/公視提供)

▲賈靜雯詮釋受害者家屬神情悲痛。(圖/公視提供)

前四集看上去沉重,但當人生悲到谷底時,也將開啟一段自我療癒的旅程,導演林君陽曾說,悲劇可以讓人更嚴肅地看待事情,悲到谷底的時候才會得到昇華,角色所受的苦,會讓看的人產生自省。

黑夜終將會過去,讓人想起郁可唯的那首《路過人間》「抹乾眼淚,看曇花多美」你的心,被療癒了嗎?

●作者李欣容,《ETtoday東森新聞雲》娛樂中心戲劇線記者。以上言論為個人立場,與公司無關。ET論壇歡迎雲友更多參與,也歡迎網友發表高見,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