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5生在校看到彩虹旗..媽痛哭 吳慷仁「是否太遲?」悔揭慚愧童年

記者李玟儀/綜合報導

教育部12日召開「性別平等教育施行細則第13條修正草案諮詢會議」,下一代幸福聯盟及相關家長團體率眾到場抗議,有位家長聲淚俱下控訴:「我不懂美術課為什麼要上性別平等!」不滿在學校出現彩虹旗,這段畫面在網路上傳開後,網友各自表達看法,吳慷仁也用自身的經歷來探討,性別教育的必要性。

吳慷仁在臉書寫下:「看見在鏡頭面前流下眼淚的家長,我就想著,我自己可能更不想見到一些孩子在不久的未來,被『性別歧視』霸凌後留下的眼淚。」

▲▼吳慷仁。(圖/翻攝自吳慷仁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媽媽淚灑教育部,不解:「為什麼要上性別教育?」(圖/翻攝自吳慷仁、劉宇臉書)

看到影片中的家長表示自己小5的孩子在校看到彩虹旗,不解問:「小5學生有必要上這種課程嗎?」吳慷仁認為現在這個世代,小學5年級的年紀早就懂很多事了,如果家長、校方選擇「避而不談」,等到孩子開始對同性、異性產生好奇時才做判斷,「是否已經太遲了呢?」他認為應該給孩子「知的權利」。

吳慷仁以自身為例,國小時曾傷害過其他同學,拉女同學裙子、和朋友欺負比較女性化的男同學,笑對方是娘娘腔,這些幼稚的舉動,如今長大後再回想起來,其實非常不妥,「當時我不知道那些動作是侵犯女生的自由,我不知道會讓她感到不舒服,我不知道我們的譏笑會傷害那個男同學,我也不知道他其實跟我們一樣,只是他很勇敢的說出了自己是喜歡男孩子的性向。」

▲▼吳慷仁。(圖/翻攝自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發表看法。(圖/翻攝自吳慷仁臉書)

每當想起小時候的事,吳慷仁就為自己的惡作劇感到慚愧、懊悔,擔心是否為自己的行為,導致被欺負的同學們在成長過程中留下陰影,也因此他不敢想像如果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如法炮製,或是被欺負,那孩子留下的淚水除了傷痛之外,是否也包含了埋怨大人沒有事先提醒過他們。

讓每個孩子都能被呵護、被愛,這份責任大人們責無旁貸,「但愛著他們的我們不應該把孩子養在楚門的世界,您覺得呢?」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