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影品/失智症長照 《初戀的情人》和《被遺忘的幸福》同陷兩難

鳴影品 鳴影品

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

▲謝祖武《初戀的情人》失智,只記得初戀情人,讓涂善妮很無奈。(圖/TVBS提供)

▲《初戀的情人》。(圖/TVBS提供)

文/鳴影品

TVBS自製八點檔《初戀的情人》,劇名取得浪漫,講得卻是個揪心殘酷的故事。男主角謝祖武本是幽默風趣的新好男人,在廣告公司擔任業務經理,卻因突如其來的「早發性家族遺傳阿茲海默症」,他的人生,他的家庭自此起了曲折變化。

雖然這病名聽來不陌生,意即失智、早發性老人痴呆。但沒有親身經歷的親友,無法真正感受那種痛苦,無法體會一個與你相親相愛幾十年的人,突然叫不出你名字,甚至根本不認識你,不知道回家的路,甚至連自己是誰都不曉得的惶恐。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類劇情在影視作品不少見,正巧11月底才上映的好萊塢片《被遺忘的幸福》也有著相同命題。奧斯卡影后希拉蕊史旺和麥可夏儂這對兄妹的母親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病情愈來愈嚴重,一度在冰雪風霜的夜裡獨自溜出家失蹤,所幸找了回來。

《初戀的情人》中,謝祖武也常迷路失蹤,飾演他老婆的涂善妮,和演他兒女的溫哲軒和大元,幫他做了緊急聯絡卡,有姓名、電話、地址等周詳資料,讓他走失了能拿出來求救。但是,失智症的人,即便走失了也忘記口袋有這張卡。

謝祖武從事戲劇表演逾30年,也曾提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這角色上讓他有很大跨度的發揮空間。從原本正常風趣的男人,開始被告知有了阿茲海默症,他當然不願相信,硬頸男人的不承認,於是他變得暴躁,懷疑別人懷疑他,任何的勸說都變成一種對他的質疑,質疑他人生至此成功的一切。

▲謝祖武《初戀的情人》失智,只記得初戀情人,讓涂善妮很無奈。(圖/TVBS提供)

▲《初戀的情人》。(圖/TVBS提供)

當病情蔓延,劇本另一條故事線浮出,也就是《初戀的情人》片名的命題,他忘了老婆,記憶卻停在過去與初戀情人潘慧如的美好時光。這條支線,把故事拉闊。在謝祖武患病初期,大夥都還沒完全對病情明朗了解時,正宮以為老公有了小三,殊不知,潘慧如這角色接近他不再是「愛戀」,是因為自己有長期照顧病患家人的經驗,是想要協助這位「老朋友」。以戲劇架構而言,不像2小時電影能單只專注在因病而重擊的身邊親人上,戲的集數較長,每個家人的各自心態處境描寫都能將戲探得更深,「假小三」不失為一種張力的添加。

前面提到好萊塢片《被遺忘的幸福》,哥哥覺得父親也年邁,強烈建議將媽媽送到療養院,有專人照顧,再找個臨近住處,讓爸爸住,能隨時能探望;但老爸固執堅持「愛是不離不棄」,他不願相信老伴那般嚴重,兒子指著爸爸問媽媽說:「這男人是誰?」媽媽燦笑說:「我男朋友。」爸爸還驕傲得意。

其實,媽媽真的病重了,她會嚷著自己要生寶寶了,上禮拜還會偷喝教堂的聖水,像個孩子一樣。夾在中間的希拉蕊史旺心裡清楚「媽媽會忘得一乾二淨」,但她無可奈何。

這就是許多失智症、阿茲海默患者病患的家庭,面對長照問題的其中一些寫照。《被遺忘的幸福》結尾,老爸不放棄說「無論甘苦病老健康,至死不渝」不分離,哥哥無奈認為給母親全面性安全專業的照護環境更好,對於至親,都是為了愛,也都是兩難。

看戲就是體驗別人的人生,如果你身邊沒有這樣的生病的親友,是一種幸福,但不妨看看這些貼切描述的劇情裡,他們是如何面臨生命的重擊的。至於TVBS《初戀的情人》的最後,家人們會怎麼解決這道難題?本月底播出最後一集,就能知分曉。

▲▼《被遺忘的幸福》希拉蕊史旺。(圖/采昌提供)

▲《被遺忘的幸福》。(圖/采昌提供)


鳴影品
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影展。曾參與娛樂整合行銷、電影選角顧問;影評、劇評發表於臉書粉專「鳴影品」,並散見GQ、奇摩等平台。著有《如果沒有見過地獄你會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永遠》現代詩集。

楊晨熙被男友人摸大腿不反抗? 大飛幫女友說話:她有!可能做得不明顯..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