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意外》丟出窗外「一鏡到底」內幕曝光 小紅是關鍵!

記者洪文/綜合報導

電影《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是外界預期奧斯卡呼聲最高的電影,半年前已先在多倫多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近期也在金球獎、英國奧斯卡拿下最佳影片等多項大獎。雖然不是奧斯卡提名數最多的電影,不過光是入圍6個項目最佳影片、女主角、雙料男配角、原著劇本、音樂、剪輯當中,就有可能至少抱走一半的獎項,到底為什麼這麼強?

►看更多【2018第90屆奧斯卡】新聞

▲▼法蘭西斯麥多曼、山姆洛克威爾、伍迪哈里森《意外》劇照 。(圖/福斯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意外》劇照 。(圖/福斯提供,以下同)

《意外》故事從「三塊廣告牌」開始展開,斗大文字控訴警方辦案不力,矗立在小鎮最醒目的位置。這是女兒遭姦殺、被逼至絕境的母親一個憤怒的出口,用盡一切只為了早日把兇手繩之以法,然而警長威洛比受到小鎮人民景仰,他的副手狄克森又是媽寶警官,最後演變成她與整個小鎮戰爭的悲劇故事。

除了剛好切合好萊塢Time’s Up、Me Too女性自覺運動,其實曾執導《殺手沒有假期》的導演兼編劇馬丁麥可唐納(Martin McDonagh)率著強大的幕後團隊以及演技派卡司,還做到了4個事,使得《意外》跟其他電影與眾不同。

▲▼法蘭西斯麥多曼、山姆洛克威爾、伍迪哈里森《意外》劇照 。(圖/福斯提供)

1. 與眾不同的劇本:悲劇中帶有黑色喜劇成分
《意外》故事的核心便是蜜兒芮德與艾比鎮警長之間的衝突,而她成為導演馬丁麥可唐納筆下第一位女性主角角色,也是他寫過的角色中最冷血無情的,片中沒有清楚區分誰是正派、反派,導演強調:「這故事是關於某個程度上都沒有做錯任何事的兩人之間的戰爭,這也是為什麼整部片充滿著緊張氣氛與戲劇張力。」

或許對導演馬丁麥可唐納來說,《意外》劇本最大的挑戰,便是在故事帶著的黑色喜劇成分,與蜜兒芮德強大意志主導的任務中找到平衡。他相信幽默仍在,黑色或嘲諷的部分都是,即便他讓他的角色們沈浸在沈重的痛苦、不公不義及面對改變這件事頑強抵抗的環境中。

其實《意外》電影的主題就是艾比鎮存在著的一顆未爆彈,導演馬丁麥可唐納非常努力呵護其中的憂傷元素,讓這電影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他堅持灰暗中的一道光輝,不管大或小都是有其份量的存在,「我認為不管是蜜兒芮德直接堅定的怒意,與威洛比的寬大仁慈,都讓這部電影充滿希望,法蘭西絲飾演的蜜兒芮德絕對會讓人悸動,我希望觀眾會被她感動,但也會會心一笑,甚至偶爾會被激怒。」

▲▼法蘭西斯麥多曼、山姆洛克威爾、伍迪哈里森《意外》劇照 。(圖/福斯提供)

2. 高難度攝影:魔幻時刻、兩場大火、一鏡到底
《意外》攝影師戴維斯不僅考究了美國70年代電影的拍攝方式,特別鎖定在清晨或傍晚短暫的「魔幻時刻」捕捉畫面,導演必須和所有的演員不斷的彩排,搶在時間內拍攝完成,片中還有兩場大火的戲,而且火都燒得非常大,劇組選擇儘可能地實拍,以捕捉演員最真實的反應。

然而《意外》最難拍的便是「一鏡到底」把廣告公司老闆小紅從辦公室的窗被丟出的戲,不僅把警局和廣告公司這兩個世界綁在一起,也因為其中有樓梯、有打鬥、有人被丟出窗戶、更多樓梯、街頭鬥毆、然後回到警局,其實鏡頭超級複雜,而且小紅的卡賴伯是最辛苦的,必須在極短下樓梯的時間內,換上破爛且佈滿血跡的服裝,躺在地上。

對此,攝影師戴維斯強調「一鏡到底」的目的絕對不是為了炫技,「要拍一鏡到底絕對要在對說故事上有極大的幫助、提升其戲劇性才去執行,因為中間不能剪,所以更讓人身歷其境,讓我們跟著狄克森這個角色從頭到尾走了一遭。更殘酷的現實是,這更能讓人信服,正因為沒有剪接點,人們會忘了我們正在看電影。」

▲▼法蘭西斯麥多曼、山姆洛克威爾、伍迪哈里森《意外》劇照 。(圖/福斯提供)

3. 重新打造虛構的艾比鎮:而且要真實!
艾比鎮是虛構的,導演馬丁麥可唐納卻非常深刻地描繪這個城鎮,這是一個迷人但卻也處處充滿幽閉恐懼的地方,一個充滿八卦的小鎮,大家彼此認識,以及知曉所有人的家務事,劇組尋遍美國各地,最後選擇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的席維亞鎮,而美術組扛下重責大任將席維亞鎮,轉變成60、70年代的艾比鎮。

對導演馬丁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讓一切看起來再真實不過,而選擇席維亞鎮作為拍攝場景,不只是因為它有條經典的主要大街道,而是剛好有個可以被改造成廣告公司的地方恰巧就在警察局對面,完全就像劇本中所寫的,「在這樣的小鎮中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人們之間的連結度超高,而馬丁非常希望這種感覺能在銀幕上表現出來。」

而租下的三塊看板的道路,導演馬丁麥可唐納希望蜜兒芮德的家就在看板附近,所以當從她家拍攝時,三塊看板會隱隱約約地出現在背景中。劇組找了無數條道路,結果導演選了他們找到的第一條路,「這條路有種集合美麗與孤單的特質,」他回憶道。「接著我們開始設計蜜兒芮德的看板們。」

至於看板上的文字、顏色也有考究,劇組試了不同的字體、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句型位置,最後導演馬丁麥可唐納提了一個大膽的建議,「用鮮紅色的背景讓字更明顯地跳出來。」劇組做了測試,結果大家都愛極了,「這不單是個超棒的點子,也讓紅色成為整部電影非常意象式的隱喻。」不過看板超級大又非常難搬動,劇組每天晚上都還要把看板用帆布遮起來,以免當地的居民嚇壞。

此外,美術組的設計包山包海,整個艾比鎮大大小小的細節她都照顧到了,包括蜜兒芮德的房子一直保持混亂不整,打造成處在悲慟中母親的房子;艾比鎮的警察局則是一間舊式貨運中心大改造,而且還要有防火的設計呈現出守舊的感覺;小紅的辦公室選擇較為流行的路線,佈滿傳統符號的物品,甚至為這個不存在的小鎮設計了車廂貼紙和高中校園吉祥物。

▲▼法蘭西斯麥多曼、山姆洛克威爾、伍迪哈里森《意外》劇照 。(圖/福斯提供)

4. 電影配樂跟內心走,以民俗音樂為基底
導演馬丁麥可唐納的御用配樂卡特布爾維爾,曾憑著《因為愛你》入圍奧斯卡獎,也時常與柯恩兄弟及史派克瓊斯合作,此次再度合作《意外》電影配樂。他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讓觀眾跟著蜜兒芮德的內心走,「觀眾必須站在她這邊。所以整部片有三個音樂主題:蜜兒芮德的內心世界、蜜兒芮德的戰爭、以及死亡,這不僅圍繞在她失去女兒這件事上,同時也發生在伍迪哈里遜飾演的角色身上。」

《意外》電影音樂以美國傳統民俗音樂為基底,混合原聲吉他,當蜜兒芮德踏上戰爭一途又非常的軍事感,又加入了鼓聲、節拍及重音。而看板被燒的當下是音樂上最大的轉折點,音樂搭配這個戲劇性的轉變來呈現主角的內心。卡特布爾維爾透露,為這場戲配樂花了不少時間,「那場戲有一種急迫感,但也暗藏暴力,以及很深的絕望,我使用曼陀林加鼓加弦樂,最後配上演員的演出我非常滿意。」

布爾維爾對於如何與麥可唐納合作,有一套自己的方法,那就是把兩個人關起來完全與世界隔絕,「我們從頭到尾一對一的工作,通常在電影圈不是這樣執行的,我們一步一步地解決所有問題,沒有任何人來打攪我們,某個程度上還挺親密的。對我們兩個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專注在蜜兒芮德的憤怒、人性及失去。」

►看更多【2018第90屆奧斯卡】新聞

22位「高潮女孩」的對比照 自慰過後露出閃亮自信笑容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