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貞菱披婚紗!嘉義民眾以為熱鬧嫁娶 趕來才知是「冥婚」

2017年12月06日 18:00

記者洪文/綜合報導

温貞菱披上婚紗,當時不少嘉義地區民眾被找來參加,還以為是熱鬧迎娶,趕到了現場才知道是「冥婚」,而她也整場婚禮卻躲在二樓偷看,「怕嚇到大家!」原來是夯片《血觀音》她的角色往生後的「冥婚」拍攝,找了嘉義地區居民當成群眾演員,而她體質原本就較為敏感,拍攝時也有不同的感應。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為了《血觀音》披婚紗參加冥婚大典。(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被問到演出《血觀音》冥婚這場戲,心理關卡會不會很大?温貞菱說:「我小時候看到地上的紅包完全不可能去撿,怕是來抓交替或是冥婚的,才說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拿,連想都不行!」但為了電影,她還是穿起婚紗完成這個橋段。

其實當地群眾演員被找來參演《血觀音》時,只知道要來演出「熱鬧嫁娶」的場面,根本不知道是冥婚。當天穿著一身白色婚紗等待拍攝的温貞菱回顧拍攝過程,「回到現場發現拿著我大大的道具遺照,大家在迎接『我』進場準備冥婚,我就默默的溜到旁邊去躲起來,怕會嚇到現場其他來參與但不知道的演員。」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在《血觀音》冥婚大典由陳珮騏、王月主婚。(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在拍攝《一把青》已經穿過婚紗,再次披上婚紗上戲心態上很不同,「畢竟是來自不同世界的⋯⋯婚禮。」至於這場「不在場的婚禮」,她幽默地表示:「一個躲在二樓偷看著大家的新娘,也算是在高處仰望守候著大家啦!」

說起靈異的經歷,温貞菱透露,跟文淇一起拍攝醫院她昏迷的戲時,反而有比較靈異的經歷,「就是要拍攝昏迷戲的那天早上,在拍醫院場景的時候我見到很多好兄弟。」該場戲在廢棄療養院取景,讓體質比較敏感的她有些感應。

不過,温貞菱補充表示:「其實靈體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貪念與慾望,」呼應《血觀音》裡最可怕的仍舊是險惡人心。她拍攝時開心地與儀式上的「雙生子」娃娃開心合照,不過她也表示自己拍攝期間常去廟裡走走。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在《血觀音》和文淇待在醫院拍攝撞鬼。(圖/双喜提供)

此外,「冥婚大典」除了找來陳珮騏、王月主婚,也趁機保存捕捉臺灣的民俗祭典儀式,找來以頭頂三太子頭飾流利演唱《灌籃高手》日文主題曲爆紅的藝人「台灣雅典娜」在冥婚典禮的花車上演唱《但是又何奈》成為電影意外的亮點。

台灣雅典娜表示,一開始還以為是微電影拍攝,直到收到特映邀請,才知道原來自己現身在大銀幕上,還被導演特別點名請觀眾鼓掌感謝她的參與,「一開始就知道是冥婚的戲,特別有印象被指定要戴三太子頭飾,很妙。」本身具有陰陽眼的她拍攝時沒有遇到比較靈異的事情,「可能戴上了三太子的帽子,它們會躲吧。」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血觀音》冥婚大典找來台灣雅典娜演唱。(圖/双喜提供)

▲▼温貞菱《血觀音》冥婚大典劇照。(圖/双喜提供)

為克服心理恐懼的超噁實驗! 菜市場抓50隻蟑螂「全撒身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