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荀遭霸凌「想從20樓跳下去」 父母跪下哭求她活下去

2017年11月14日 15:22

記者田暐瑋/綜合報導

網路辣模周荀(DenKa)外型甜美,同時擁有傲人F罩杯,經常在社群網站上分享生活趣事,吸引許多粉絲關注,雖然給人開朗形象,但她透露也曾因為霸凌言語封閉自己,甚至想從20層樓的高處跳下去,只是不斷地流淚,最後是看到一向秉持鐵血教育的父母流下痛心的淚水,才讓她醒悟重新振作。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14日在臉書上揭露自己曾經歷過的一段傷痛,坦言2年前因為遭到旁人惡意中傷、網路酸民言語霸凌,深陷低潮夜夜失眠,因為痛苦得不知所措,一度想從20樓往下跳,只要閉上眼,腦中就會浮現那些傷害人的嘴臉和字句,當時她嘗試看心理醫生,或是投入書堆、遊戲中,個性變得冷漠。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形象開朗,但其實有一段低潮期。(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回想起最嚴重的時期,周荀將自己關進房裡,整天不說話也沒有表情,父母就算對她又打又罵、冷戰不說話,都無濟於事,直到向來鐵血的父母哭著哀求她好起來,她雖感到愧疚,卻只能無言的哭著,就在那晚徹底宣洩痛哭一場後,她下定決心要好起來,克服厭食、勇敢堅強去面對陌生人的各種言語。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愛玩CosPlay。(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看到父母滿臉淚水,「我聽到了心碎聲,我聽到了鋼鐵般心智的父母親,碎得滿地的心痛。」讓她重新振作,也找到了方法走出陰霾,是否已不在意旁人言論?她直言:「我只是學著適應,適應我選擇的生活,適應著我存在的社會,適應著這個世界生態。」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勇敢走出霸凌陰影。(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人會不自覺的貶低他人來提升自己,會不自覺的希望別人過的比自己糟。滿滿純真的惡意,從字裡行間溢出來。」周荀雖然理解這種網路生態,卻也不忘呼籲這些酸民:「你不需要貶低其他人,也能證明自己的價值。」更表示:「你很好,我們都很好。而我們的好不是比較出來的。」勇敢的態度受到網友讚賞,也讓人心疼不已。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臉書全文。(圖/翻攝自周荀臉書)


周荀臉書全文:

叔本華有幾段話我一直深深的記在心中,並且為此深深地困擾也反省著,其中一段話的大概意思如下:在所有的動物之中,僅有人類會為了單純的惡意,無其他原因的傷害他人,給予他人痛苦。


曾經我也痛苦過,曾經我也不知所措過。
曾經我也以為我會就此從二十樓的窗戶跳下去。 
曾經我每晚夜不成眠,失眠不是單純的睡不著而已,失眠的痛苦在於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四肢、自己的臉、自己的眼皮和嘴唇的開合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但卻仍然遲遲無法入睡。累到眼皮在跳動,不舒服的淚都流出來了,雙手卻無力去擦拭。累到眼睛睜不開了,闔上眼後出現的是一句句傷害的句子,是一張張嘲笑般的臉孔,是被傷害卻倔強咬著牙站著的那個,懦弱的自己。
想大哭大叫卻只能發出非常輕微的呻吟聲,連使力去發出個聲音都顯得奢侈。

好多好多的事情突然駐進我的腦海。
被人惡意傷害的事情,現實的、網路的都有。

在我還不成熟的時候,
曾經有幾段時間我過的不好,我很痛苦。
一陣一陣的,我看了很久的心理醫生,甚至自己開始研習心理哲學和社會學,我逃進書裡,逃進遊戲裡,開始拒絕與人相處。
我變得冷漠。

不管是現實還是網路,都會遇到傷害你的人。
很多事情你可以大哭、可以大罵,可以和朋友抱怨,可以尋求協助,但是要讓自己變好,還是要自己過去自己心理那關。 

最嚴重的那一年,我回台灣休養,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足不出戶。我整天不說話,沒有表情,一向對我非常嚴格教育的父母親都嚇傻了。他們從一開始的責罵重打我,到最後沒轍地不跟我對話。受到的皮肉傷讓你發現自己還有知覺,可是怎麼跟以前比起來,一點也不痛了呢,怎麼都皮開肉綻了,卻還是感受不到痛苦呢?

直到有一天,我的父母親哭著拜託我不要這樣,我的母親跪倒哭著拜託我好起來。
但是我好不起來,我只是一直哭、一直哭,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變成這樣真的好羞愧,但是我連道歉的愧疚都表達不出來。

我那天抱著自己哭了一整天,沒有聲音、嘶啞地痛哭著。突然的決定要變好,突然的決定要讓自己好起來。

我很難形容自己家庭教育有多嚴格,以及父母親多嚴厲,但是那天他們的眼淚讓我好愧疚,從小到大我和弟弟都承受很嚴格的管教,身上總是大大小小的傷口,我和弟弟有時候還會比自己身上戰利品誰比較多。
但那天我沒有接受到任何責罵,破門而入的父母親,滿臉淚水,別說打了,連一句重話都沒有,我聽到了心碎聲,我聽到了鋼鐵般心智的父母親,碎得滿地的心痛。

我開始走出房間,開始試圖進食。
厭食的過程很痛苦,聞到油煙味或食物的味道我就開始反胃。我告訴自己吐出來沒關係、沒關係、慢慢來、有吃進去就好。


然後在我開始慢慢成長,開始經營網路,開始要承受陌生人各種言語的某段時間,我也過的不好,卻是另一種痛苦。

今天網路上我被罵了什麼,
明天工作的時候我還是要挺著腰桿笑著面對所有人。
還是要開心過著自己的日子,因為有更多擔心自己愛著自己的人。不要讓人擔心,也不想讓喜歡我的人失望。 

每個人都會跟你說,不要理會那些謠言、謠言止於智者、不要去在意那些人、認真你就輸了。
但你們知道嗎,這是一個三人成虎的世界,這是一個愚者比智者多的世界,這是一個可以無中生有的世界。

我說過我一直都不喜歡認真就輸了這句話,如果對自己做的事情和說的話都不能認真負責,那你還要對什麼負責。

曾經我的朋友問過我,為什麼我要這麼努力的去解釋很多事情,為什麼我要去在意討厭我的人,故意中傷我的人,而不是去多看喜歡我的人?
但是其實如果我只看喜歡我的人、如果我都不理會一些不好的言論,那是否就會變成一個不接受批評的人?是否就會被標上公主病或是這邊是一言堂的標籤?
可能在我的心中,默默地,就覺得自己應該要做一個被人喜歡的人,被喜歡是應該的,應該要努力去被喜歡。

朋友曾經勸過我,不要去和討厭我的人解釋什麼,因為他們也不會想看我的解釋。但是其實你們知道嗎,有時候我會相信網路上很多人只是跟著湊熱鬧,很多人其實都不是真的討厭我。
我想去相信是不是只要解釋了,是不是拿出誠意拿出真誠的自己,一萬個討厭我的人之中,就會有一兩個人看到我想表達的,是不是會有那麼一個人就不討厭我了。

我也聽到過很多自己的傳言,很多很難聽的,很多很誇張的,很多說得跟真的一樣的,很多好像很多人都身歷其境的活在我生活中的,說的好像對他們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甚至是單純的一個外表下巴,都被放大、都被很誇張的編了很多不同的故事版本。

一直到現在,有我的報導、有我的轉貼文,都還是隨處可見那百般不變的下巴留言。

前幾篇的文章提到:『喜歡一個人只要一個感覺,討厭一個人也只要一個感覺。』

我找到了一個方式,可以笑著面對眾人。
我找到了一個能快樂的方法,讓自己走出來。

要說我不在意了嗎?要說我真的EQ變高了、脾氣變好了嗎?
不,並沒有。(斬釘截鐵

我只是學著適應,適應我選擇的生活,適應著我存在的社會,適應著這個世界生態。

我還是那個相信『女生穿太少走在路上被強姦,有問題的應該是強姦犯,而不是穿少的女生。』的那個自己。
相信著『女孩子可能不懂的保護自己,但該接受輿論斥責和真正犯錯的人並不在女生。』『應該要正視真正犯錯的人,女孩子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的那個周荀,那個DenKa,那個你們的殿下。

關於讓自己好好的過,關於不要隨波逐流,我們心理都知道,但是知易行難。關於和這個社會妥協,和這種網路生態達成平衡,讓自己過去。

而『自己應該要好好調適』,或是『不要太在意』,這類的話,也不該是從加害者的口中說出。
不該打別人一巴掌後,還要笑別人不能忍受痛苦,還要別人不要大聲驚叫。

人會不自覺的貶低他人來提升自己,會不自覺的希望別人過的比自己糟。滿滿純真的惡意,從字裡行間溢出來。
如果你發現你的惡意也開始如此控制不住了,請記得告訴自己,你不需要貶低其他人,也能證明自己的價值。

你很好,我們都很好。
而我們的好不是比較出來的。
by 2015年的DenKa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