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尹馨性感寫真遭誤解18年!首刷出版全家傻眼

2017年11月12日 07:01

記者洪文/專訪

「不是因為我想要走演藝圈,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尹馨1999年還在師大當學生時,出版性感寫真《懺悔錄》一夕爆紅,多年來常被大家認定為「豔星」,如今她以《川流之島》先後奪下國內兩個大獎影后,首度提名本屆金馬獎影后,用演技證明自己的定位。她接受《ETtoday看電影》專訪首度還原當時拍攝過程,原本根本不是拍攝一個人的寫真集,結果首刷出版全家看到都傻眼。

►第54屆金馬獎相關報導,請鎖定ETtoday新聞雲

▲▼尹馨(金馬獎女主角入圍者)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尹馨專訪首度還原18年前性感寫真拍攝真相。(圖/記者張一中攝)

小時候考第二名就不敢回家的尹馨,從小到大都是高材生,北上讀北一女,又考上師大心理系。她在1999年就讀師大心理系時,出版台灣首本在學學生性感寫真集《懺悔書》一夕爆紅,卻飽受別人爭議,撐到大四受不了休學,一度得了憂鬱症。進入演藝圈之後,她嘗試主持、演戲多方面發展,2007年又在蔡明亮、李康生電影《幫幫我愛神》一脫演出「站立69的性愛體位」再度掀起討論。

多年來,尹馨始終難以擺脫「豔星」的形象,直到2013年演出《權力過程》獲頒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隔年再以《回家的女人》榮獲第49屆金鐘獎迷你劇女主角獎,外界終於看見她的演技。她如今演技更上一層樓,演出《川流之島》連續在金鐘獎、台北電影節獲頒影后,剛好在她出道18年、象徵成年的這一年,首度拿到金馬獎的門票,與舒淇、張艾嘉等影后級女星共同角逐最佳女主角。

《川流之島》劇照。(圖/中視提供)

▲▼尹馨在《川流之島》演出國道收費員單親媽媽。(圖/中視提供)

《川流之島》劇照。(圖/中視提供)

在《川流之島》當中,尹馨演出擔任國道收費員的母親,面對叛逆兒子闖禍賣身換錢,精準演出外在為母歇斯底里、內心焦慮脆弱的一面。沒當過母親的她坦言,角色多半是從自己的媽媽身上取材,而媽媽在她心中從來不是電視中的典型慈母,而是陰晴不定的百變女郎,「白天是個樣子,過十分鐘又是個樣子,母親在我的印象裡是非常多樣的,不是只有一個樣子,我的歇斯底里都是取材於她的。」

尹馨坦言,自己從小就是個叛逆小孩,很有自己的想法、不好溝通,早在2歲開始有叛逆因子。她不像同齡的小孩習慣午睡,而是跑到電視機前面看京劇津津有味,媽媽被她的舉動嚇到,還問她:「看得懂嗎?」但她堅持自己是看得懂的,還當場解釋了電視中上演的故事,讓媽媽一直無法理解,現在把這件事拿來應證她現在喜歡演戲,她笑說:「想太多,我以前根本沒有想過會做演員。」

到了學生時期,尹馨為了交朋友常跟爸媽吵架,或是離家出走幾個小時不回家,冷戰更是常有的事,「我們家沒有那麼注重表面的和諧,任何情緒或意見直接表達,該吵架就吵架,該冷戰就冷戰,不會憋在心裡不說。」她以前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常常瞞著父母先發制人,「我就覺得憑什麼跟我判斷好不好,我乾脆不講,就去做,做了兩邊再來吵。」

▲▼尹馨(金馬獎女主角入圍者)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尹馨專訪自認從小就是叛逆的小孩。(圖/記者張一中攝)

出版性感寫真書《懺悔錄》就是先發制人的例子,尹馨表示,家人的確是看到雜誌出來之後才知道,「在家中算是半革命吧,因為木已成舟,他們也不能怎麼樣。」還好還沒複印,媽媽後來親自坐鎮挑照,每張都是媽媽挑過的。事後爸媽從沒怪罪她,「知女莫若父母,他們其實知道我的努力和認真。」她沒有留下寫真書收藏,媽媽倒是一直收藏在櫥櫃中,「再怎樣都是我們家值得珍藏的一本書。」

倒是18年來外界誤解拍性感寫真是想紅,尹馨坦言:「我那時候這麼做,也不是因為我想要走演藝圈,這是非常誠實地回答,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對她來說,拍攝寫真集完全是個陰錯陽差,「照我的成長經驗跟學習經驗,就是該念書就是唸書,念師大心理就是以後出來當個輔導老師。雖然不少18歲年輕人可能有這樣的想法,但我根本沒有想過以後會變成一個演員!」

還原性感寫真的拍攝真相,尹馨透露,並非自己報名、也不是朋友推坑,「朋友不會把這種東西介紹給我,因為知道我不是這種人!」當時電視節目到學校找人錄製校花單元,她抱著好玩的心態參加錄影,出版社看到節目找上門拍攝寫真集。她答應拍攝前很猶豫,聽到對方要找各校校花拍攝集結成冊才欣然答應,結果雜誌首刷出來,她才發現只有自己被印成寫真集,「算幸運嗎?命運的捉弄吧!」

▲▼尹馨(金馬獎女主角入圍者)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尹馨專訪坦言,進入演藝圈完全是無心插柳。(圖/記者張一中攝)

進入演藝圈、到現在變成準影后,尹馨認為是性感寫真集的陰錯陽差,然後慢慢地就走出了這樣的路,「在入行的時候真的是無心插柳,真的入行之後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後來到了《幫幫我愛神》,她真的脫了,「倒立69性愛姿勢」再度成為話題,爸媽看完之後什麼也沒說,「我做很多事情,可能別人會誤以為我做這些決定的原因可能是很功利的,實際上並不是,我自己知道我自己選擇的真實原因。」

不管外界怎麼看待《幫幫我愛神》的大尺度,尹馨個性不喜歡跟別人解釋清楚,「我不需要跟別人交代,也沒有辦法跟別人解釋為什麼我會去接這個角色、而不去接這個東西。很多人認為我這樣做可能是很方便,但實際上常常不是,我常常選擇最不方便的,我只知道那個時候的我在表演上最需要什麼樣,有東西會吸引我,那是因為我需要。」

《川流之島》劇照(圖/中視提供)

▲▼尹馨在《川流之島》與鄭人碩有不少床戲。(圖/中視提供)

《川流之島》劇照。(圖/中視提供)

以為擺脫了豔星的名聲,尹馨未料到演了《川流之島》之後,出來的話題依舊圍繞在她與鄭人碩的床戲,「你說尺度很大嗎?在我的尺度裡是很小的,《幫幫我愛神》才是最大的。」她看待這件事相當樂觀,「每部戲總要找他自己的宣傳點,其實我也很厭倦這些點,既然身為演員就要配合大家這個戲去宣傳。」

其實尹馨每次拍攝床戲之前,都會跟導演、編劇充分溝通內容,直到自己理解角色的動機為止。拍攝《川流之島》之前,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腦海中建構角色,曾經問導演詹京霖:「這個女人沒有別的方式可以籌錢,一定要賣身嗎?」後來她找到了原因,女主角生活封閉,又急需用錢,剛好又有個一直撩撥的男人,促成了這個女人在極大的壓力下做成了這個決定。

連續兩次分別在金鐘獎、台北電影節拿下后座,尹馨看待金馬獎反而沒有壓力,還說對手張艾嘉、舒淇、惠英紅更該得獎,「自己是女演員,相比他們我是資淺的、最小的,他們走過什麼樣的辛苦、消化過的東西都比我多,比我應該得獎。」她認為提名就是評審給的很大鼓勵,「每個獎項都是來自不同的評審,又有另外一群評審願意給你這個鼓勵、願意推動你的演員生涯往另外一個更好的地方走,我其實每一次都很感動,又一群我不認識的人,願意用這種方式來給我一點支撐。」

第54屆金馬獎頒獎典禮friday影音指定媒體《ETtoday》11月25日同步轉播,敬請鎖定。

►第54屆金馬獎相關報導,請鎖定ETtoday新聞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