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翔文/《阿莉芙》:勝在議題

文/塗翔文

在東京影展看《阿莉芙》,特別有感。眼見演職員以華麗的族服與扮裝造型走上開幕紅毯,以及這樣一部題材的作品在國際上展演競賽,足見台灣文化的多元、開明與包容。這麼多年赴東京影展看電影,這似乎是第一次坐在廳裡看台灣電影,相較於日本觀眾較為拘束、節制的觀影反應,我反而是笑的特別開心的一個,特別是在語言上的呈現,這大概只有台灣人才看得懂的趣味。

這是個很好的題材,故事主角阿利夫從故鄉到台北做美髮師,身負繼承排灣族頭目的重責大任,但他卻一心想變性成女生,於是不知該怎麼面對父親。在這條主線之外,在阿利夫身邊有幾條副線,一是酒店變性老闆娘與水電工老吳相交多年的感情;一是客串扮裝秀的的政哲白天是個正經的人夫公務員;另外還有帥T室友佩真,竟意亂情迷地愛上了阿利夫。

東京影展《阿莉芙》。(圖/塗翔文提供)

▲東京影展《阿莉芙》。(圖/塗翔文提供)

這三條線基本上是環環相扣的。三段都有自我性別認同的問題,有已經決定並承擔後果的,有不知如何面對親人的,也有還在曖昧徬徨無助的階段。看得出導演王育麟刻意把三條線交叉剪接,讓彼此的進展互為對照與映襯。但電影前半小時的剪接卻有些流於混亂,沒能迅速聚焦於敘事的重點,又無法真正讓三條敘事線碰撞出更豐富的意象或火花。

三條故事線各有其發展,但可惜都描摹的不夠深刻。舞炯恩把一個無法面對父親與家族任務的男孩,演繹的很有說服力,但他外延出來的父子關係以及最終多元成家男女關係,都少了那麼一點讓人真心感動的力道,尤其是與胡德夫飾演的父親之間,居然連一場和解戲都沒有,甚是可惜。

鄭人碩與王安琪的部份更是虎頭蛇尾,並不是兩位演員表演上的問題,而是劇本裡既沒讓男方好好地表達他為何喜歡扮裝的內在想法,又讓女方變成一個亳無理性、性格反覆的保守派,連好好跟他坐下來溫柔關懷、溝通的一場戲也沒有,這一組不但「戲」本身不討喜、不好看,對兩個本應豐富飽滿的角色,如今電影裡的安排設計,其實都不算太過公允,顯得片面而扁平。

東京影展《阿莉芙》。(圖/塗翔文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東京影展《阿莉芙》。(圖/塗翔文提供)

於是,男扮女裝的陳竹昇與水電工吳朋奉這一對,竟反客為主成為《阿莉芙》裡最好看的篇章。尤其是兩人的演技出色,一個演起中年女性來維妙維肖且風韻猶存;一個從說話都舉止都渾身是戲,讓他們的對手戲演來甚至超過劇本文本上的複雜度,而且還帶有迷人的喜感,最終又變成催淚彈。雖然金馬獎提名的是扮女生的陳竹昇,但吳朋奉相得益彰的實力亦是功不可沒。

總覺得可惜,一個鮮活熱鬧的題材,卻好像在每個環節上都有那麼點力有未逮的遺撼,就連本該華麗燦爛的變裝秀,拍起來都有點太過陽春。這是看完《阿莉芙》最直接的感慨。從《父後七日》、《龍飛鳳舞》到這部《阿莉芙》,看得出導演王育麟的野心與突破,《阿莉芙》勝在議題,誠意滿分,但他始終都得克服提高創作規模與質感,以強化電影整體能量的本質問題。繼續期待他的下一次。

●塗翔文: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電影工作者,並為〈聯合報〉、〈財訊〉、〈明周〉、〈ELLE〉等撰寫專欄。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金馬獎原著劇本獎。

高雄情侶房內「肉搏」直播! 激戰液體亂潑...竟是為了韓國瑜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