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知識網友取名揶揄女性!《金智英》揭開韓國陳腐思想

文/彭紹宇

第一次聽到《82年生的金智英》,是在某個韓國新聞中,有位女偶像因為閱讀這本書,而遭到網民一陣撻伐,指責她為女性主義者,當時我不禁疑惑,原來「女性主義者」這個詞,在韓國竟帶有負面意涵?許多西方歌手、好萊塢演員常以女性主義者自居,當她們如此自稱時,絕對想不到同樣身為已開發國家的韓國,對於女權的認知是這樣截然不同。

▲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不過讀了這本書,男粉盛怒焚燒她照片。(圖/翻攝自韓網)

小說描述一位名為金智英的家庭主婦,某天突然用不同人的語氣說話,嚇壞身邊的丈夫,也因為口無遮攔而得罪了公婆,正當我們一頭霧水時,作者將她從出生、成長、就業、步入婚姻等不同時期的遭遇,一一娓娓道來,而這些過程的共通點,便是社會以雙重標準對待男女,就像是個被刻入基因深處的觀念,沒有任何人能夠逃脫。

作者趙南柱(조남주)曾獲得不少文學獎項,但特別的是,她同時擔任許多時事節目的編劇,其中也包含了最著名的MBC電視台老牌調查採訪節目《PD手冊(PD수첩)》也許是因為這樣的經驗和社會接觸,使她行文風格的文學性質並非特別強烈,透過淺白的敘事和對白描繪,輔以真實歷史資料的數據,使大宗讀者更易於接納並吸收這樣的沉重故事。小說筆觸與我原先的想像有很大差異,但在閱讀過程當中,卻也不知不覺被她的文字所吸引,期待這位金智英慢慢向世界袒露,是什麼樣的遭遇使她成為現在的自己。

請繼續往下閱讀...

▲《82年生的金智英》在韓是暢銷小說。(圖/翻攝自博客來)

與其稱之為一本小說,不如說是每位女性遭遇的集大成,現實和創作幾乎沒有模糊地帶,因為你完全可以相信這樣一個金智英,就出現在自己身邊,或甚至就是你自己。

即便這本書的目標客群明顯針對女性,身為一個男性而言,我能藉由閱讀切身了解一位女孩的成長,是將經過多少外加社會結構的塑造,我想到自己的母親同樣為了教育小孩而辭了穩定工作,想到朋友和我分享她的母親,是如何在維持生計和照料子女之間努力維持平衡,既偉大又令人嘆息。

許多人濫用女權主義或將其無限上綱,導致女權主義有時備受懷疑與爭議,但其實女權並不與「仇男」畫上等號,而是實現人權的一條必經之路,這是我們絕對要有的正確認知。「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形成的
(One is not born, but rather becomes, a woman.)」,我絕對贊同西蒙波娃這句話,回顧我的成長過程,自己所目睹的性別刻板也是說不清的,皆源於社會對男女的期待過於平面,因此追求平權不分性別,任何人都可能被壓迫,也都可能成為那個壓迫別人的共犯,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這句話應修改成──「人不是生成的,而是形成的。」

▲女團Apink娜恩使用的手機殼標語,被貼上女權主義標籤。(圖/翻攝自IG)

韓國是個仇女情結出了名的國家,由於大男人主義至上,獨立女性對傳統男性而言是個無法掌控的威脅,許多電視劇都曾上演這樣的情節,權力不對等造成性騷擾領域模糊,或因為性別而受到不可理喻的歧視,好幾次和朋友討論到韓國的厭女現象,總震驚這樣一個凡事要求上進的國家,竟可以容許自己對性別平權的思想如此過時陳腐,絲毫
像是二十一世紀人們該有的頭腦。

在韓國有個論壇「Ilbe(일베)」便是仇女文化發展至極的表徵,裡頭內容除了歧視女性之外,更充斥著恐同、排外和反韓國進步陣營的極右派言論,衍生出包括泡菜女(김치녀,愛慕虛榮、將男性當作工具人對待的勢力女)、大醬女(된장녀,仰賴父母或丈夫金錢以追求奢侈生活的拜金女)、醬油女(간장녀,打扮樸素、生活務實的小資女)等網路流行語,更令我驚訝的是,這些發表嘲諷言論的人,事實上許多都是受過教育的知識分子,且歧視女性的主體有很高比例也是女性,這就讓人更摸不著頭緒了。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演出韓國職場性騷女性的慣常。(圖/翻攝自JTBC官網)

金智英這個人放大來看,不就是這個時代被性別刻板束縛的男性女性,她的遭遇即是我們的遭遇,我們將會如何,取決於自己怎麼樣對待別人,對於性別的想像過於稀薄,能否有被解放的一天?絕非仰賴什麼法律通過就能一蹴可幾。

好比書中提到的例子,就算韓國開放了從母姓、從母籍,每年受理的案件依然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還是從父姓,要是選擇從母姓,別人還以為有什麼隱情呢,到時候可能還要解釋一堆、申請更改等,一定很麻煩。」(頁143)
什麼多先進的法案通過都是幌子,因為人的觀念同樣保守僵硬,如同全社會一起獵巫,好窒息。

▲AOA雪炫最近也陷入是否為女權主義的爭議。(圖/翻攝自Triplenine IG)

或許你很幸運,沒有遇上金智英般的遭遇,但如果什麼都不做,便是繼續造就千千萬萬個金智英的幫凶,金智英是否會痊癒?作者並沒有告訴我們結局,因為這個故事正繼續書寫,我們的思考與作為都將影響著那些存在或尚未誕生的「金智英們」,換個角度想,我們想要給未來的子女怎樣的社會──是一個應徵工作時會因性別而落選,或是為了相夫教子而犧牲自己真正想走的路,還是只因喝了杯咖啡就被取笑羞辱,答案我想再清楚不過,但這些改變都不會無中生有,該由自己動手創造。

▲《LIVE》演出職場對於女性性別歧視。(圖/翻攝自YouTube tvN DRAMA)

書本最後反倒埋下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伏筆,縱然再了解大環境對女性的不友善,卻不是試著打破這樣的循環,而是得出下次招聘新人「應該要找未婚單身才行」的結論,固有觀念與不願設身處地的惡性循環,不斷複製再複製,在這樣的處境下,金智英又怎能痊癒呢?

▼《LIVE》鄭有美求職卻充滿女性歧視。(影片來源:YouTube tvN DRAMA)

彭紹宇

1997年出生,政大外交系學生,從娛樂、戲劇、社會與各種觀察視角,與你們分享任何不該錯過的韓國大小事,現自學韓文中,致力守護心中的小行星。看更多請至部落格【彭紹宇】

想成為韓星爆爆特約寫手嗎?歡迎投稿報名!►看更多專欄作家請光臨【韓粉圈圈】